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推動正名制憲需要民族主義的動力

【劉重義講堂】推動正名制憲需要民族主義的動力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波羅地海國家利修灣娜(lithuania)最高議院在1990年3月12上代先宣布獨立,4月初7有30萬民眾在首都示威支持脫離蘇聯獨立。(圖:擷取自為基百科)
劉重義

劉重義

文:劉重義(台灣民族同盟總召集人;曾任台灣科技大學兼任教授、台獨聯盟美國本部副主席)
(編者:請用台語讀,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蔡丁貴教授有土木工程專長,閣是街頭非暴力鬥爭的總指揮,建國工程若無具體的設計圖,伊若像著會有一點仔躊躇 。在我點出波羅地海國家「正名制憲」實例的主要步調:
1. 保存被壓迫的在地語言和文化命脈,抵抗被徹底「俄化」清洗(1940 – 1970);
2. 公開步步推動和發揚「在地化」,連帶激發民族主義信念和行動(1970 – 1985);
3. 推選堅定的民族主義者進入最高議院並且占多數(1985 – 1990);
4. 由最高議院內底的民族主義者藉公權力推動實質的「正名制憲」(1990-1991):
4.1. 議決最高議院有權否定外來殖民體制的法律;
4.2. 最高議院制定「正名制憲」進程,包括「獨立公投」日期;
4.3. 全民公投接納新憲法、國旗和民族獨立拒絕加入蘇聯;
4.4. 向國際社會正式宣布國家獨立;
4.5. 加入聯合國。

蔡教授嘛一直唸講無夠具體。事實上,台灣建國工程是一場革命,設計圖無可能有詳細規畫的步調和時程。

波羅地海國家有組織公開爭民族獨立的群眾示威抗爭,是對1985開始。我相信怹除了有堅定的獨立復國民族目標,並無具體的鬥爭設計圖,「正名制憲」的鬥爭行動,是民族主義者在1990年自由選舉結果,佔外來蘇聯設立的傀儡最高議院絕大多數席位後,勇敢一步一步推進「棄蘇聯」來成功。

就台灣的現實來講:我認為台灣民族主義者應該結合成立「台灣民族建國聯盟」,堅定高舉台灣民族主義,主導或應需要參與推動各種規模的群眾活動,突出台灣民族主義的核心理念和行動,重點目標是予民族主義者在2024佔假「之那民國」下的傀儡國會多數,進入頂面所列的第4階段。

有網友Allen反應講:波羅地海國家「正名制憲」4部曲,和台灣過去這30冬來走體制內路線求正名制憲的團体,所制定的路線圖仝款仝款,卻這寡團体到最後攏祙成功,主要原因出在台灣人的民族歹骨底(支那話:劣根性),著是後藤新平在日本時代做台灣民政長官時,所觀察著的「驚死、愛錢、重面子」。因為推動正名制憲對推動團體並無物質上的現實利益,所以團隊真容易被執政當局搓頭殼收買去。

民主運動  若無民族目標  總是失敗ㄟ

其實我看著的是:台灣過去30冬無高舉民族主義的民主運動,已經澈底背離咱的民族目標。所以,失敗的病症是:無民族主義。

是按怎台灣社會無法度堅固民族主義的理念?我無認為是「驚死、愛錢、重面子」所造成,事實上,70和80年代台灣人在民主運動勇敢的衝撞,至少否定了台灣人「驚死、愛錢」。全世界的民族解放運動攏高舉民族主義,咁哪台灣民主運動喧嚷避開民族主義,問題出在「無知」,絕對呣是「重面子」。

真濟台灣人對民族主義的無知,是出自對「民族」意義的無知或誤解。

「民族」這個用詞早在19世紀著已經有明確的定義,民族是一群在政治和經濟上形成利益共同體的人群,經由共同命運發展出建立自己國家的共同願景,或是已經擁有共同的國家,按呢所結合的人群總體。所以,民族這個概念有兩個逐重要的構成條件,著是一群人怹:共同生活區域形成政治和經濟的共同體;而且,追求或已經建立自己的獨立國家。蔣介石主謀的二二八民族屠殺的慘境,催生了追求台灣獨立的台灣民族!

在國際社會人口流動愈來愈頻繁的演變下,孫文所講的血緣、語言、風俗等,攏呣是構成民族的重要因素,是對民族定義的誤解或曲解。換一句話講,民族和種族是無仝的概念,民族呣是種族。

仝種族的人群嘛可能建立無仝的國家:早期美國人和英國人是仝種族,總是美國獨立形成另外一個民族;克羅埃西亞人和塞爾維亞人攏屬斯拉夫種族,卻形成兩個完全無仝的民族國家;新加坡原本著是支那移民佔多數,嘛是一個和支那平等的獨立國家。

台灣社會在推動正名制憲的過程,需要奮興、高舉台灣民族主義,咱著會若波羅地海國家勝利建立民族獨立的新國家!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