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油桐花語

【左化鵬專欄】油桐花語

by 望小風
油桐花語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五月天  五月雪

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
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

油桐花,又稱五月雪。時序進入五月,盛開的白色油桐花,像降下漫天大雪。憑窗遠眺,「層林盡染,萬山白遍」。

「走,賞花去」。內人今晨心情愉悅。我家後山清泉禪寺附近,山坡夾道,就盛開油桐花。我們決定徒步前往。拜訪這場五月的初雪。

油桐花語

油桐花語

幾隻黑色的水鴨,低低的飛掠新山水庫的水面。灰溜溜的松鼠,轉著圓圓的小眼珠,跳躍在枝椏間,向我們窺望。彩蝶在鐘萼木間翩翩飛舞。害羞的竹雞,才一現身,見到生人,就慌忙的隱身竹林中,她們匆促的腳步,驚起了灌木的叢雀。

早晨的山徑,清涼的空氣,帶著絲絲的香甜。內人在路邊的涼亭,舒緩的打了一趟太極。我大口的呼吸,吐納間盡是芬多精。一路徐徐前行,早有幾株油桐花,已在路邊迎賓,微風輕拂,隨風飄落的花朵,迷矇了我們的雙眼,撒嬌的撲向我們的懷抱。

路邊的桑樹、陰香樹、香樟樹、相思樹,都挺直了腰桿,展現精神。杜鵑花和春不老,仍緊緊抓住春天的尾巴,不捨離去。酸藤、蒲桃、桫欏、月桃和野薑花,還輪不到她們上場,正含苞待放,蓄勢待發。

轉過了山凹,聞到了淡淡的清香,目的地到了。一株株的油桐樹,捧著一團團一簇簇,紅蕊金粉雪白的油桐花,熱情奔放的迎向我們。再往深山,花開愈茂盛,白色的花朵,像皚皚白雪,舖滿了整座山崗。

春風不解風情,催促油桐花離開花枝。山徑上,飄落的花瓣,像一條白花編織成的地毯。我們輕手輕腳,不忍踩碎那一朵朵笑靨,我們摒住呼吸,靜聽那落花低低的細語。

《附記》臺灣的油桐樹,原生長在廣東。日本人將她們強行擄來,窩藏在北部的山區,砍伐她們的嬌軀,榨取她們的果實,製作桐油。用來擦拭皮帶銅環和刺刀,讓血腥的刺刀,在太陽旗下,刺目耀眼。

二戰之後,強虜敗走,臺灣光復。油桐樹重獲自由,她們無拘無束,恣意伸展腰肢,每年五月,山巔水涯盛開的雪白花朵,有如皚皚白雪,將臺灣妝點成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

油桐花語

油桐花語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