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旅遊 » 末代黨主席

末代黨主席

by 望小風
基隆大羅神仙府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今天,在基隆大羅神仙府,遇見一位老神仙,他今年八十七歲了,唇紅齒白,滿頭烏髮,看起來比老夫還年輕。我們一見投緣,聊了一上午,中午吃過素齋,繼續閒嗑牙,直到他瞳孔逐漸縮小,坐在椅上沉沉睡去,老夫才溜之乎也。反正住處甚近,早晚都可見面。

末代黨主席

末代黨主席

老神仙本姓黃,後改姓周,因事涉敏感,姑隱其名。「大羅神仙府」是一座宮廟,附近的鄰居,近廟欺神,都以為他只是尋常的廟公,殊不知,他還是中國三大政黨之一的中國青年黨主席。

他年齡比我大一輪多,暫且稱他為周老兄,這位老兄一生傳奇,父親是廣東中山縣人,母親是台灣嘉義人,他出生在香港,十七歲時中國大陸淪陷,他隨父母親渡海來台,因不喜國民黨而加入了青年黨,但其後卻被國民黨吸收,成了情治單位的一員,這位台灣的「零零柒」,曾潛伏日本東京、大阪、美國的舊金山,和中國大陸北京等地,從事地下工作。三十八歲時,好不容易佔少校缺,但他不想再賣命了,毅然決然以尉官退伍,解甲歸商。

提起往事,不勝唏噓。年輕時,長年工作在外,元配妻子不耐孤寒,琵琶別抱,第二任妻子天妒紅顏,胃癌去世,孤枕難眠,後又和小他十五歲的第三任妻子結縭,兩人常相廝守,住在芝山岩雨聲街的情報局宿舍。他在台灣前後育有四兒、五女,已含飴弄孫,日本未過門的妻子,也生下一兒,並為他添了好幾名孫子,子女都散居海內外。

他老兄做人成功,經商也有成。創辦過紡織廠,也當過好幾家企業的董事長。孰料,世事無常,正當他事業飛黃騰達時,遇見了青年黨主席李璜,周老兄本就是青年黨員,九十多歲的李璜和這名年輕的黨員,一見如故,十分投契,竟將青年黨的五色旗、黨印璽,以及洪門的五房旗,一股腦兒交付與他,囑其繼承衣缽。

青年黨照片

青年黨照片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聽都沒聽說過青年黨。這個黨曾經叱吒風雲,輝煌一時,和國民黨、共產黨,並列為中國三大政黨,曾號召十萬青年十萬軍,投身風起雲湧的對日抗戰。它是由曾琦、左舜生、胡國偉、李璜等先賢,創立於1923年巴黎近郊的玫瑰城,他們主張中國統一,實施憲政,曾參與制憲活動。中國大陸失守後,當時的黨主席曾琦,因誓死反共,追隨國民政府避秦來台。

青年黨來台後,積極吸收本土黨員,對台灣的政壇影響既深且遠。如省議會副議長李萬居、省參議員郭雨新、郭秋煌、省議員蘇洪月嬌、第一屆增額立委張淑真、台中市長曾文坡、嘉義縣長李茂松、台東縣長黃順興等人,都是青年黨中堅份子,八十五歲退休的基隆副市長柯水源,也曾是青年黨員,黨員們分布於中央和地方。

青年黨印章

青年黨印章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後來還出了一位立法院長游錫堃,監察院長陳菊。他們先是主張中國統一的青年黨員,後來才加入民進黨。青年黨在臺灣曾盛極一時,後來,樹大分枝鬧分裂,1990年後,中華民國全面改選,它逐漸在台灣政壇失去影響力,最終因內鬥不休,你死我活,逐漸泡沫化。

末代黨主席

末代黨主席

周老兄接任青年黨主席時,該黨已經式微,分裂成十幾個小黨,已經沒有搞頭了,但仍有人爭權奪利。他散盡家財,抱薪救火,竭盡了全力,也不能使這個黨起死回生。辜負了李璜主席對他的期望。大事已不可為,他老兄心灰意冷,長嘆一聲,攜帶黨旗、印璽和三萬多名黨員名冊,避居基隆,由空頭的黨主席,變成了實實在在的廟公,終日敲著木魚,誦經念佛。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幹什麼黨主席,黨字拆開來看是「尚黑」,不是嗎?

青年黨印章

青年黨印章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