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國家主事者應正視環境優劣影響影響一個人的成長

【黃育旗開講】國家主事者應正視環境優劣影響影響一個人的成長

by 望小風
網路圖
黃育旗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上帝賜予的恩典:馮醫師的兒子~1993年7月2日,台灣剛放暑假的第二天,有一位鳳山來的中醫師走進我的辦公室,我依例禮貌性先給了對方一張我的名片,對方也給了我一張名片,從名片得知他姓馮,是一位中醫師而且是從高雄鳳山遠道而來。

依待客之道,我的助理幫他倒了茶,馮醫師第一句話告訴我,他是透過向神明擲杯,經由神明指示,特地來台北找我,因為他有一個準備上國中二年級的獨子,想把他送出國,原因是這個兒子從國中一年級就開始和同學們學騎機車,非常叛逆,一年來,前後摔斷手和小腿,讓他非常擔心,哪一天搞不好都把命摔掉了,屆時斷了香火。

聽了這一段敘述之後,我當下一頭霧水,好奇他的神明如何指示他到台北,一定是找我,內心想當然不相信會有這種事,心裡想來者是客,就讓他繼續講完他的重點,他說:他向神明擲杯,神明指示他兒子的貴人在台北,這個貴人可以幫他保住馮家的香火,我當下想到的是,這位中醫師未免也太迷信了!

不管如何,人家大老遠從高雄縣跑到台北來找我,總是得面對他想要解決的問題,於是我問他,你想把兒子送出國,你的兒子有意願嗎?他說有啊!兒子在國中一年級的時候,班上有一位同學移民到澳大利亞時,就想跟同學去,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時常聽人家說,兒子到了外國,就不會孝順父母,以後就斷了香火,所以、我不讓他去,擔心會失去孩子。

接著我又問他,既然你害怕把你兒子送出國之後,會失去孩子,為什麼現在你又想把他送出國?他說:沒辦法啦!他整天都和同學混在一起飆車,講都講不聽,如果不把他送出國,萬一哪一天把命飆掉,還是會失去這麼一個兒子。

聽得出來這位中醫師的內心充滿無奈,又前後充滿矛遁的說詞,我又問他,你希望把你兒子送去哪一個國家?他回答說,只要不會飆車的國家就可以,我隨即回覆他一句,不能飆車的國家很多,他又反問哪一國家?我說加拿大,他又問,加拿大不是很冷嗎?我說:是啊!就是因為天氣冷,才不會飆車,馮醫師又問,多冷?我說有些地方,冬天最冷的時候,可能在零下40度,他一聽突然又愣住,然後冒出一句:哇!那麼冷會不會凍死啊!我說不會啦!加拿大是一個非常先進的國家,冬天家家戶戶都有暖氣,非常舒服,當下我已意識到他面有難色。

當下我看得出來他又有點猶豫,於是我跟他說,馮醫師,你要不要先回去跟你的太太討論一下,如果確定想把兒子送出國的目的,只是希望他不再飆車,哪一天你和太太想通了,我們再來研究好嗎?他面露微笑說,好!我先回去和太太商量,如果她也同意,我再來台北找你,我說:沒關係,再說吧!

過了大約半年,台灣又準備放寒家,正是邁入冬天的時候,一個星期日的中午,只見馮醫師帶著他的太太和雙手握著拐杖的兒子出現在門口,還沒來得及問馮醫師,為什麼沒事先打個電話就跑到台北來,萬一我正好不在國內,豈不害你白跑了一趟嗎?他又說:我有事先擲杯問過神明,我知道你會在的,有些南部人就是這麼可愛,這麼純真。

接著還沒等我開口,馮醫師就開始抱怨兒子前兩天又飆車摔倒,左大腿骨折,他心想不能再浪費時間,因此、這一次北上,已經把兒子要出國所須要準備辦理學生簽證的文件和相關的資料一起帶來,同時交給我一筆訂金,我也同時交給他一張準備出國攜帶相關物品的明細表,並告訴他們大約四星期左右就要前往國外學校報到。

經過大約三個多星期,順利收到加拿大移民局所核發的學生簽證,訂妥啟程班機後,通知學校及當地事先安排好的外國寄宿家庭,以及馮姓學生抵達當地的日期,班機號碼,預定抵達的時間,以便抵達當地機場時,有人接機,完成了一整套的標準作業程序後,家長和學生都得非常放心,事後該馮姓學生也平安順利的抵達國外學校,開始了他另一里程碑的人生。

當馮姓學生到了加拿大後,大約三個月,有一天馮醫師打電話來,一再的感謝和誇讚我,他說:他萬萬沒想到短短不到三個月,他兒子居然變得非常有時間概念,我問他為什麼會知道兒子變間概念,他說,從兒子到加拿大第三天起,他每天在台灣一大早六點半(當地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半,因為時差的關係)就打電話到兒子的外國寄宿家庭,兒子都在家,不像在台灣下了課都看不到孩子,每天都提心吊膽在過日子,尤其是,兒子出國前上學,除了床頭有兩個鬧鐘以外,每天都還要他們夫妻叫他起床,時常睡過頭遲到,幾乎沒有一天會自動準時起床的。

我跟馮醫師說,是環境改變了你兒子,因為他兒子到加拿大的時候,正好是冬季,特別是他兒子去的地方是加拿大的Saskatchewan省的Saskatoon市,冬天最冷的氣溫記錄是1953年曾經到零下58度,冬季通常都在零下30度左右,學校每星期一到星期五,下午三點鐘就下課,校車一定準時在三點零五分開車,如果沒搭上校車,就必須自行走大約20分鐘的路程才能回家,在那零下20度左右的氣溫,走到家耳朵可能都會快要掉下來,有誰敢不準時?不準時的代價是很大的。

在2000年的千禧年,這位學生大學畢業,並獲得加拿大移民局給予二年的工作簽證,當他完成了二年的工作簽證以後,他又申請碩士學程,2004年完成碩士學位,並獲得美國一家科技公司以非常高薪聘請前往美國工作,2008年在美國結婚,婚後不久,這位極傳統又保守的中醫師不幸病逝,兒子就把母親接到美國和他一起生活,中醫師的太太告訴我,以前都聽說美國人很不孝,來了美國之後,才發現那都是傳言,原來是美國政府代替年青人負責照顧好所有的老年人,讓年青人無後顧之憂,事實上,比起台灣,凡事都必須自求多福,美國政府實在是非常感心,不讓年青人分心,擔心,這才是最好的拼經濟方式。

她又說,她記得1994年陳水扁選上台北市長時,就開始發給每一位老人每一個月新台幣5,000元,讓許多的老人感覺選給阿扁,比養兩個兒子都還值得,讓她很想把戶口從鳳山遷到台北市,後來阿扁的預算被在野黨杯葛,沒能力繼續發,她才打消把戶口遷到台北市,這件事讓她一直深思,選對人和選錯人,對一般人民百姓竟然差別這麼大。

這位馮太太又說,到了美國之後,更發現美國人真的很有愛心,有一次她搭地鐵,走錯了方向,隨即用很生澀的英文,拿出了她要去的地址,比手畫腳,問了一位美國人,那位美國人還親自帶她走到她要去的目的地,讓她非常感動,這在台灣一般人可能害怕碰上詐騙集團或是歹徒,不敢輕易隨便問。

所以、我每次有機會到美國東岸的紐約時,不管是公事或是私事,偶而都會抽空去看看他們,我也因此又多了一個好朋友,特別是內心總覺得非常欣慰,心想這是上帝賜予我的任務,對我的厚愛,何其有幸!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