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母語和民族主義

【劉重義講堂】母語和民族主義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雙連教會牛埔班的海報

文/劉重義
(编者:請用台語讀)

這禮拜拜六4月17,我應「雙連教會牛埔班」邀請,演講《台語佮台灣民族主義》。我真歡喜和感謝牛埔班的「台語羅馬字班」,予我這個機會去談這個關係台灣人要出頭天,真重要的題目。

這幾冬在人面冊和真濟場合,我有發現予我真感心的現象,看著祙少青年人在努力恢復咱台灣人自己的母語,講和寫咱台灣話。這種起動「解殖」的現象,在世界民族解放運動史上,所有勇敢進行民族鬥爭驅逐外來統治勢力的民族,是民族主義開始大覺醒過程的共通現象。

在外來統治體制操縱下,比如獨立前的愛爾蘭、芬蘭、克羅埃西亞、波羅地海三國等,外來強權攏會採取語言壓迫,強迫使用外來統治勢力的語言和文字,公開場合禁止使用在地民族的母語和文字。因為這種來自統治勢力的壓迫,這寡民族攏經歷一段母語幾乎被消滅的階段,和咱台灣民族今仔日拄著的危機情況真仝款。

有壓迫著有反抗,這是能當擺脫奴隸思維的人類,必然會表現的反應。頂面講著這幾個民族,在反民族壓迫過程中,攏爭得某種程度的公共事務自主權利。怹的在地政治勢力,甚至外來勢力所操控的傀儡仔政權,出自本土意識攏會出現敢掌握機會,運用有限的自主權利,去爭民族本位化或咱較熟的本土化。合法化在地語言和文字攏是初期重要的民族民主鬥爭項目,續落著是進一步爭取設立雙語教學,在外來勢力的監視下,努力恢復民族文化和教較真實的民族歷史。民族主義攏是按呢在社會加速生湠壯大,民族主義者嘛按呢漸漸進入本土的政治勢力,發揮推動民族主體性的影響力。

1918年以愛爾蘭民族主義為核心理念的新芬黨(Sinn Féin),在英國下議院的議員選舉,在105席中贏著73席的多數。新芬黨的當選者無去倫敦上任,因為有真強的民意意義,怹就去都柏林(Dublin)成立「愛爾蘭議會」,向國際社會宣示愛爾蘭獨立的決心,直接製造和英國統治當局形成雙重權力的對抗局面。

芬蘭長期受周邊強權的統治?踏(之那話:蹂躪踐踏),自己的語言和文化受壓迫來失落。代先是權瑞典的操弄,然後換俄國的糟蹋,狗去豬來!芬蘭人才看出,外來政權攏是壓迫的,攏是剝削的,芬蘭人才醒悟,著愛有屬於自己的國家,芬蘭人才可能真正有出頭天。所以,怹努力培養並堅固民族意識,在「俄國化」的政治壓力下,傀儡仔政府猶原尋藉口開放雙語教學,推動「芬蘭化」奮興自己的母語和文化,創造有利發揚民族主義和推動獨立建國的社會環境。所以,怹的傀儡仔政府能當在人民的支持下,勇敢掌握1917 年俄國十月革命內亂的機會,成功地爭得芬蘭獨立。

蘇聯併吞波羅地海三國了後,攏是透過在地的共產黨傀儡成立統治政府。起初,在地語言攏被嚴格禁止。咁哪靠地下教會和海外流亡團體,努力保存自己的母語和文化,社會自然累積的民族反抗情緒,和有潛在民族意識的傀儡仔共產黨員的配合,語言禁令才慢慢放鬆,總是,猶原維持俄語是唯一官方正式語言。

波羅地海三國利用1985年蘇聯戈巴契夫總理推動「開放、自由」的改革時機(Perestroika),提升民族獨立鬥爭的層次。1988年愛沙尼亞新的共產黨領袖眉農哇拉斯(Vaino Valas),第一擺用自己的母語向共產黨中央委員會講話,嘿是公然廢棄官方的俄語的行動,捲起三國民族主義者的激動情緒。

續落去,三國人民在美國政府行政部門呣敢介入支持的情況下,勇敢對抗超級強權蘇聯,不斷在世界民族解放運動創造光榮的歷史:在籌備1989年8月23的「600公里自由人鏈」會議中,三國代表攏使用各自的母語發言,拒絕使用共通的俄語;各國民族主義者占多數的議會,前後分別做了各種決議,採用自己的母語為官方語言取代法律上規定的俄語,降落國會建物頂高的蘇聯國旗,升上長久以來被判定非法的原共和國國旗,上尾的關鍵,各國向國際社會公開宣布獨立,並進行獨立公投。

堅定的民族主義信念和行動,予這寡民族攏會當克服困難,團結人民力量,勝利完成民族獨立建國或復國!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