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旅遊 » 三山朝聖 平溪巡禮

三山朝聖 平溪巡禮

by 望小風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文/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23期畢業)

不再年輕的自己、年過耳順的老嫗、領了老人證的家婦,拋棄市俗對老人刻板印記的認知,在今(4/7)天登山活動中用心、體力、勞力、拼搏、吶喊與山對話,向年輕學子較勁,勇踏平溪三山,拾回未曾隨歲月而稍㦸身心的自己。

清明已過,沒有時節雨紛紛,老天在週四變天前,賞我們晴空朗朗萬里無雲的好天氣。

新北市平溪孝子山,以險峻陡峭聞名山友,也是我多年心儀征服而又畏懼甚深的一座山壘。

平溪三山,概指火車站跨溪眼前能一目眺望的青翠群峰;有孝子山、慈母峰、普陀山等三座巨岩所聯結而成的石峰,當然山城遍地是峰,並不以此三山為甚,但今晨半响兩時,難多所涉獵,就以此三山來試煉自己的膽識,有無隨身型日變,驟減窄化了人生,了無趣味!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孝子山的出名,絕不是它的高度而是垂直山體。因為攻頂前需要手腳並用、扶梯牽繩,攀爬一段陡直的懸空鐵梯,梯寬僅容一人,上下循序,靜滯空間除了喘息、叮嚀手牢腳穩外,身心相繫互生的影響,恐怕只剩腿軟心驚了。

克服攀爬,登頂後的腹地狹小僅容五人,擠身之間那股山高我為頂,臨風搖曳、腳外空懸的危顫,著實令人心虛寒顫不已。

上山危、下山苦,上山心虛邀眾壯膽,下山扶梯孤行無助,上下之間都是臉面山壁、背朝天,垂直鐵陡梯上,每一步的移動都如臨深淵,拉繩索的每一把,勝過握鈔票的貪婪。

下得山來,是汗透衣衫,是心情平復後的安然狂嘯抒壓。面對岩山,我是謙卑再謙卑的,一如繩梯上龜行的自己,抬不起頭,心虛得不如植生岩壁一草的強韌、力乏得不似山頂固著一沙的堅實。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孝子山的陡上陡下初體驗完成了,再走慈母峰和普陀山,身心配合強度就和協許多,四肢交替、心想肢到,踏實步履在岩脊稜線上交錯,停步喘息間也能極目遠眺穹蒼雲馳飛鳴、重巒疊帳,欣賞腳下綠地生息、蟲嘶水潺的詩歌。

鑿岩壁而生的山道,道間僅容單人隻足交替前進,眾多山友拉長了隊伍,前後分離在三山間,目視能及,隔山相應,呼呼嘯嘯,似山歌傳唱,似排鷲高翔對話。

渺渺身影透空天際,似仙女山神,臨太需而降,緩緩落入人間。身置其中,我的心情是飛揚的,在享受眼前美好新鮮的一切,感受生命中初覆額髮再次年輕的自己。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巡禮平溪三山,行前的喜不喜歡,合不合適,力能不能及的心虛志懦,都被完封後心中莫名的成就感和快樂心所取代。

半日之勞與所得,證明五年來每週不輟的登山磨鍊有所成,日習月積年累的流汗付出,體態上雖不能抗拒歲月蠶蝕,但心中歲月的美好卻有增無減!

我還年輕,山水無恙!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三山朝聖~平溪巡禮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