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政府殺人Government killing

【黃育旗開講】政府殺人Government killing

by 望小風
政府殺人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相信有非常多的人聽到「政府殺人Government killing」這個説法時,不但是不相信,也不會同意這個説法,還會指責説這種話的人是危言聳聽,或是不實的造謠,甚至誹謗政府,惟恐天下不亂,極力的為政府辯駁,這其實是可以想像的,尤其是受到近百年來不曾間斷的愚民和洗腦教育下,總以為政府就是照顧人民的守護神,事實上,納稅人就是消費者(consumer),政府就如同產品的供應者,消費者的權益一定要受保障,這是全人類的普世價值。

政府殺人大約分成政治殺人,和政策殺人,政治殺人,古今海內外斧鑿斑斑的政治殺人,如希特勒屠殺600多萬猶太人,「中華民國」228屠殺數萬人事件,韓國光州事件,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等,多到無法一一列舉,這些獨裁者都是為了個人的利益,視爭民主、爭自由者,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心態,進行違逆人類追求人權的普世價值,而予以屠殺。

至於政策殺人,比如某一段道路下水道漏水、漏瓦斯,通常政府就會發包給民間工程公司進行修復,因為、這屬於公共工程(public construction),負責發包及指定修復的民間廠商,當然是政府的權責機關(Authority)依據既有的標準作業流程,負起執行公共工程所有公共安全(Public safety)的責任。

所謂的公共安全一定要有一套在施工期間,必需要有的符合安全標準作業流程(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亦即一般人都耳熟能詳的SOP。但是、能夠實際且澈底落實執行這套SOP的施工單位,以及負責發包和監督公共工程施工過程所屬的權責機關並不多,導致諸多的公共工程施工期間造成許多傷亡,這就是政策殺人。

譬如道路被挖了一個寬又深的大坑洞後,週遭沒有依據標準作業流程,豎立或設置,圍起明顯的警示標誌,以防範汽、機車不慎掉入深又廣的坑洞,而造成傷亡,使得受害者不但投訴無門,無處求償,還得花費龐大可觀的法律訴訟費用,類似的案例,比比皆是,罄竹難書,而這就是典型的政府殺人。

政府殺人案例,包括未善盡針對所有公共場所不定期的公共安全、防火檢查,而導致因火災所造成的傷亡。包括因縱容違法濫墾,濫建而導致的傷亡,以及全國所有的公共工程,大小道路的設計,因特權介入,和官商勾結,導致公共品質不良所造成的傷亡,都是政府殺人。

若要細數「中華民國」政府殺人案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可以説罄竹難書,政府的一分一毫都是來自全國非軍、公、教、警原始納稅人(Original Taxpayer),如果沒有非軍、公、教、警原始納稅人按時繳稅給政府,政府是不可能會有錢支付軍、公、教、警等次要納稅人(Secondary Taxpayer)的薪資,以及退休金,所以、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民主),就是這個由來。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