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B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鐵甲元帥

【左化鵬專欄】鐵甲元帥

by 邱筱凌
鐵甲元帥
馬祖才子林長東

馬祖才子林長東

文/左化鵬

那天聚餐,我和林長東兄面對而坐,他老弟長得眉清目秀,唇紅齒白,一派斯文。我本來有事想向他請教,卻因酒席間好友們高談闊論,又忙著推杯換盞,竟渾然忘記此事,事後想起,意有怏怏。

長東兄能詩能文,是馬祖才子。他的文章字字珠璣,筆鋒常帶情感,他的詩句雲淡風輕,饒有禪意。近年來,他在股市修行,常為人指點迷津。每有所獲,就捐助公益,他自己長年認養了二十多名貧童,俠風義舉,令人感佩。

馬祖是長東兄的故鄉,福州話,是馬祖的母語。那天,我想請教的是國語「青蛙」,福州話怎麼念?在我心中已困擾多年,事後想想,這個問題未免也太幼稚,不問也罷!

今日午後,到台北市立美術館「小影院」,觀賞前衛藝術家陳界仁的一部寫實紀錄短片,描述的是,馬祖「芹壁」村民扶乩的故事。四名乩童,抬著神轎扶乩,有如酒醉般地,跌跌倒倒,東搖西幌,聽從「鐵甲元帥」擇地與建廟宇的指示。過程匪夷所思,讓人不知不覺入了神。

我的足跡,也曾來到馬祖的芹壁村,那年,春夏交替時分,我和建德國小退休老師好友們,結伴到馬祖南竿「卡溜,卡溜」。觀賞名聞遐邇,如夢似幻的臺灣地中海馬祖的「藍眼淚」,可惜當日因天候不佳,未能見到這個被美國CNN所稱譽的世界奇景之一。那晚,我們又來到津沙海灘踩星沙,沙灘上的介形虫,受我們的腳步聲驚擾,像螢火蟲一樣閃閃發光,整片沙灘就如佈滿繁星的夜空。我們童心未泯,興奮的踩著跳著,留下了難忘的回憶。

鐵甲元帥

鐵甲元帥

翌日,我們參觀了芹壁的天后宮,主祀的是媽祖,陪祀的就是「鐵甲元帥」。讓我深感興趣的是,鐵甲元帥,竟然是一隻青蛙。鄉野田間,咕呱咕呱亂叫的青蛙,來到此處,搖身一變,成為「蛙神」。因為青蛙通體綠色,所以又稱「綠面神」,他大辣辣的端坐廟堂,接受善男信女的頂禮膜拜。

青蛙何時成為蛙神,其中的原由,不得而知,只知大陸南方各地,都有蛙神廟,可能青蛙會吃害虫,因此被農業社會的人們奉為神明。馬祖只是孤懸海上的島嶼,並無農作,竟也奉祀青蛙。據說是,因為馬祖的先民,大多由閩東移居而來,早期屢受海盜和倭寇侵擾,每當危急時,蛙神就會化身為元帥,率領蝦兵蟹將前來保護,使島民化險為夷,轉危為安。至於青蛙廟,何以在馬祖被稱作鐵甲元帥廟,我胡亂猜測,可能因為福州話,青蛙發音像「鐵甲」的緣故吧。

當地的村民告訴我,鐵甲元帥神通廣大,他在廟裡是神祈,出了廟門,就是太上村長。當地民選的村長,只是神選的他腳前的小跟班,村裡大大小小所有的事務,都是他說了算。鐵甲元帥法力無邊,就連當時的連江縣長陳雪生,也曾被他叫到跟前,賜他喝一碗高粱酒,指示他發願在廟前興建一座牌樓。

我想起了馬祖一位故交,前立委曹原彰,想要前往拜訪,多聽聽鐵甲元帥的神蹟,但因事先未聯絡,撲了個空。記得他曾告訴我,他有蛙神護體,雖前途多舛,但都能逢凶化吉。他從不諱言,他就是鐵甲元帥最忠實的信徒。因虔誠信仰之故,他逢廟燒香,遇蛙則拜,窮畢生之力,收集了各式各樣的青蛙一萬多隻。成了青蛙的最大「粉絲」。

曹原彰小名曹依囊,因臺語發音不雅,於是改名後大吉大利,氣派非凡的原彰。他求學的過程並不順遂,最終卻以極優異的成績師大社教系畢業。我倆同榜擠進中央社的窄門。實習期滿,他返回故里,服務鄉梓。多年後,他回到臺北,受到一家報社重金禮聘,成了該報的靈魂人物。

民國85年,曹原彰代表新黨,出馬參加馬祖地區國大代表選舉,以一千餘票,一馬當先,高票當選。在任期間,他成了「小三通」的先行者,在兩岸間,四處奔走呼號。

當他攘臂高呼,高唱金馬小三通時,因聲聲刺耳,背後已被悄悄的盯上,民國87年,他出其不意的被收押,和一名目露凶光的殺人狂徒,同囚一室。他無端繫獄,引起鄉民群情激憤。隔天,不得已被釋放。一夕驚魂,令他至今思之,餘悸猶存。

因受馬祖鄉民熱烈的愛戴,民國9O年,他得票數加倍,又以2千5百多票,領先群雄,當選馬祖地區的立法委員。

他從事公職期間,我們仍偶有聯繫,他擔任一屆立委後,搬到祖居地福州定居。之後,聽說,又到了廈門,旅居廈門期間,他買房賣房,一買一賣間,成了鉅富,他告訴前來探視的親友,趕快到廈門來置產。他說,「不枉此生,不枉此生,從來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麼有錢」。

他已衣食無虞,行有餘力,則以學文。這幾年來,他潛心鑽研顏柳,練就了一手好字。目前,他正結合兩岸一百多位書法家,全力促進兩岸文化交流。當然他心心念念的還是早日成立「青蛙博物館」,他要把他的精心收藏的青蛙和他人分享。

我突然想起,不久前才過世的一位歌手,他就是在舞台上又蹦又跳,被稱作「青蛙王子」的高凌風,不知他是否有緣在仙界,和蛙神同台合唱「燃燒吧,火鳥」,「姑娘的酒窩,笑笑」。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