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灰頭土臉的「流浪獅」 竟是這個來歷

【左化鵬專欄】灰頭土臉的「流浪獅」 竟是這個來歷

by 望小風
文化部國家傳統工藝獎得主~方卿利的作品,蕃薯不怕落土爛,衹求枝葉代代湠。

文 / 左化鵬

朋友方卿利先生,精挑細選了幾位好友到他家作客,我和內人臨時受邀,成了不速之客。氣喘吁吁的爬上了五樓,只見他老兄家徒四壁,環堵蕭然。客廳中一張茶几和幾把塑膠椅子。

倒是門口玄關處,有一對結著紅色彩帶的獅子,特別吸晴。這對獅子,非同小可,據說,價值連城。

我和方兄原不相識。近年來,幾次在台北「新舞台」看京劇,和在國家音樂廳聽音樂會,不期遇見他老兄,有時還比鄰而坐,因此結為朋友。

他貌不驚人,身子呈長條型,瘦瘦弱弱的,說話有些靦腆。好友葉教授和他是舊識,他說,方兄是真人不露相,他的作品「八駿馬」被大量復刻在故宮博物院福利會販賣,以蕃薯為題材的「代代人才出」金雕作品,被宜蘭「國家藝術中心」永久收藏。他是台灣目前少數存活的金銀雕刻藝術家之一。

我有些疑惑不解,方兄既是金銀雕刻藝術家,見過的金銀財寶不計其數,應該住豪宅,才配得上他的身分,何以今日窮居陋巷,一簞食,一瓢飲,素衣樸服,莫非在人前裝窮。

葉教授說明,方兄有難言之隱,他年輕時,為人打造金飾,這是一門財源滾滾的好生意,但因家中食指浩繁,為了接濟家人,才千金散盡。

他出生在南投集集一戶貧農之家,十五歲時,北上到一家銀樓,拜一名福卅來的金匠學手藝,小學徒挨了不少皮肉之苦,吃了許多「竹筍炒肉絲」。三年四個月後,他終於出師,開始自立門戶,不停的接單,為人打造金飾,一桶金又一桶金,賺得不亦樂乎。

不料,他鄉下的父母也並未閒著,農忙之餘,接二連三為他添了十一名弟妹。他在家中排行老大,老大徒傷悲,必須分擔家計,賺到的錢,右手進左手出,千斤重擔,挑了一輩子,好辛苦。

晚近,他那些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的弟妹們,都已長大成人,他才喘了一口氣。富貴如浮雲,他將金雕手藝盡傳給長子,自己樂得逍遙,平素看看京戲,聽聽音樂會,享受晚年生活。

他迷上了收集古董,家中一些明瓷宋碗,都是不花什麼錢收集來的寶貝。一天,他在台北老圓環,見到了一對灰頭土臉的獅子,這是商家棄之門口的流浪獅。他撿回家後,時時勤拂拭,莫使染塵埃。

為了驗明是南方獅或北方獅,他請來專家鑒定。不料,專家見了,大吃一驚說,這是金絲楠木雕刻的獅子,金絲楠木只產於蜀中,極其珍貴,以往只有皇室才能用它做家具,雕成這麼大的獅子,可見其來歷非凡,專家說,若是他肯割愛,出任何價錢,都願意接受。

資深媒體人左化鵬(左)與夫人徐玉鶴老師(右)。

資深媒體人左化鵬(左)與夫人徐玉鶴老師(右)。

福氣啦!方兄!我和內人把握機會,趕緊摸摸獅子頭,沾沾方兄的福氣。我想起小時候學過的一段「施氏食獅」繞口令: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氏時時適市視獅,十時,適十獅適市。

是時,適施氏適市,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十獅逝世,氏始食十獅屍。

適石室,石室濕。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試食十獅屍,食時,始識是十獅屍,實十石獅屍,試釋是事。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