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影劇 » 【專訪】我在50歲以後開始學拍電影

【專訪】我在50歲以後開始學拍電影

by 望小風
【專訪】我在50歲以後開始學拍電影

(記者葉東舜 / 台北專訪)  很多人好奇為什麼新銳導演隋淑芬,在年逾半百之後開始學拍電影?尤其是選擇如此複雜又高難度的影音內容產製領域。其實她只是一個愛看電影的影迷,希望進入專業學校學習影像美學與箇中奧妙。為了要畢業,歷經了此生最奇幻、最富挑戰性的拍片旅程。

有鑒於此,本報記者特別專程前往進行專訪,整理專訪內容來與廣大讀者分享她的心路歷程。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記者問:請問隋導,您為何會在年過半百才開始學著想要拍電影?

隋導答:從小我就喜歡聽故事、看電影,尤其喜歡聽我母親說童年往事。每次聽媽媽描述她出身富商巨賈人家,外公身份猶如全省商業總會會長。家裡丫鬟長工無數,每天睜開眼,水果、點心已佈滿桌,丫鬟會送來洗臉水幫她梳洗。更誇張的是,住家比一個兵工廠還要大、自家店面綿延整條街看不到盡頭。

母親17歲那年(1949年)被迫離家、擠上大船逃難來台,跟著軍人父親過起節衣縮食的艱辛生活。還有,媽媽許多瑰麗、超寫實的夢境,都讓我聽後彷彿置身其中、神遊回味不已。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母親愛看黃梅調 常夾帶我進戲院

因為媽媽愛看黃梅調電影,常夾帶年幼的我進戲院,光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就看了好幾次。到了青春期,喜歡看瓊瑤的文藝片,那時候開始迷戀偶像,特別崇拜秦漢、鄧光榮,他們的片子無論看個幾遍都不厭倦。

大學時,我加入電影社、到處聽演講、參加電影讀書會,每年都排隊搶金馬影展的票,甚至餓著肚子也要搶黃牛票朝聖。

每次看完電影被感動到熱淚盈眶時,我都覺得靈魂彷彿經過儀式化的洗滌般清澈舒暢。於是非常崇拜導演,羨慕他們有這樣的能力,能夠透過影像說出一個好的故事打動人,讓人咀嚼反思,甚至啟發、改變一個人。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無預警失業 生命轉彎

大學一畢業我就進入報社工作,曾經在台灣新生報廣告部門擔任企劃工作,在報禁解除後,我參加台灣新生報首度招考女性新聞編輯的考試,幸運獲得錄取。在編輯部前輩手把手的教導下,奠定我在新聞守門上的專業技能,從此堅守新聞崗位逾20載。

之後我轉換到聯合報系編輯台工作,2006年民生報無預警結束營業,140餘名新聞從業員一夕之間丟了飯碗(留任者多為業務相關人員)。面臨中年失業的困窘,我開始流浪在中小學代課,或在升學補習班教寫作文。每天行程滿檔,依然忙著賺錢,像個陀螺轉個不停。

然而,民生報的結束,也為我開啟另一扇窗。我得以早起接送女兒、得以結束20年日夜顛倒的生活、得以有正常的例休陪伴家人,或去上課、看影展,以及學拍紀錄片、微電影。

每當我埋首剪輯作業時,才深刻體會創作時廢寢忘食的樂趣。在陸續剪了幾支旅遊、生態、文化類型的小短片後,發現生命中歷經的酸甜苦辣,和我周遭一些飲食男女們的風霜雨雪,就像漲潮的海水溢滿胸口,等待洩洪。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母親往生 思考生命價值

直到母親罹癌纏綿病榻,我在陪伴的無數個夜裡,望著重癱、無法言語的至親,開始認真思考生命的價值。2012年愚人節清晨,老天爺趁我剛入睡、悄悄帶走前一刻還兩眼矍鑠的媽媽,那一年我50歲,還來不及拍下媽媽一抹微笑……遺憾的我,像浸壓在冰塊中的一瓣茶葉,久久都無法探出頭、大口呼吸。

那一天開始,雙親俱往矣的事實,讓我頓覺失了根,人彷彿一下被掏空。更堅定要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我婉拒所有學校的代課、結束補習班的課程、推辭報社回聘兼差的機會。開始認真檢視50歲以前的生命內容,和思考50歲以後生命可能的樣貌。

回想兒時看場電影就無比開心滿足,以及滿腔的熱血與抱負,在成家生子後,在為五斗米折腰的現實中消磨殆盡。常捫心自問這就是我要的人生嗎?汲汲營營掙錢?忙忙碌碌果腹?賺到五子登科卻錯過許多應該駐足的風景。還是我要複製父母勞碌一生、為錢奴役的生命經驗?於是每天和自己對話,試圖找回往日的熱情與心中久蟄的渴望。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先進社大 學拍微電影

沒進台藝大之前,我利用閒暇在社區大學、紀錄片工會、CNEX等機構上課、聽演講和學習電影相關知識,愈學愈覺得興致高昂、愈學愈覺得所學不足。牛刀小試剪了幾支短片後,發現要結構一部片子不難,難的是如何鋪陳敘事和兼具美學底蘊。

為了精進自己的敘事能力與美學視野,決定透過學術教育與實務演練雙管齊下,以開闊自己的眼,避免敘事見樹不見林;更銳利自己的刀,避免在「雕刻時光」時流於匠氣而自我耽溺。所以儘管已一把年紀,仍決定入學深造電影美學理論與技巧,提升自我在影片賞析與剪接邏輯上的專業技能。

引商和導演

引商和導演

考上台藝 開啟學習電影之路

就這樣,探頭呼吸的茶葉開始伸枝展葉,每經沉澱再回沖,答案就越清明。於是,我無畏他人質疑或訕笑的眼光,在眾聲喧嘩中,鼓起餘勇報考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日間碩士班。

回想入學口試時,口委老師林良忠(李安「父親三部曲」御用攝影師)問我:「你知道進入本校要拍電影才能畢業嗎?」其實我並不是那麼清楚確認,但是為了能進入學校圓夢,管他什麼條件都點頭答是。

結果很幸運經過資料備審、筆試、口試重重關卡後,如願擠進國內首屈一指的專業學府「習武」,和一群年紀可以當我兒女的優秀科班同學學習,開啟我正式學習電影之路。

考上那一天起,我每天醒來都覺得幸福、充滿感恩:感謝主、感謝家人、感謝全世界最棒的電影學府~台藝大勇敢選擇我,在我年過半百之際還能上學圓夢、活得充滿創意、挑戰,這是多麼神奇美妙的事啊!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報社編輯工作 有助劇本文字淬煉

每次在影展放映座談或受訪時,有主持人、觀眾知道我的學經背景後,都會詢問我在報社的歷練,對我寫劇本、拍電影有幫助嗎?

坦白說,擔任20幾年的編輯工作,每天大量的看稿、潤稿、下標題和比報,對我在收集故事素材和寫劇本的文字淬鍊上有一定的幫助。新聞報導和劇本寫作有一個很大的共同點,就是文字要精確,特別是在人物、場景、情緒設定時要具體描繪,並減少形容詞的使用。

開鏡拜拜

開鏡拜拜

因為劇本中的形容詞在轉換成影像畫面時,常無法精準執行而出現落差。另外,新聞要求簡潔有力,電影較之尤是省略的美學,亦即「少即是多」。包括:對白、肢體語言、聲音表情、美術設計、攝影機運動和剪接技巧等,都要簡約、節制並留白。因為在景框、敘事上,如果鉅細彌遺都裝滿後,觀眾就沒有了想像的空間。

敘事邏輯與篩選素材,是文字編輯與影像編輯(剪接)的工作重點。如何下出一個吸引人、又符合主題的標題,就如同為電影命名一樣。如何篩選素材放入報導或版面中?就如同篩選鏡頭放入剪接檔,以及決定哪些物件要擺進景框中一樣。

而下標題的工作要求要「快狠準」,同樣在寫本、拍攝上都有幫助。因為編劇要掌握主題正確性、不能離題;而導演在拍攝現場要迅速確實的下指令、做決定,這都與以前編輯台上「快狠準」的訓練有關。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永恆關注人性 家庭與親情

歸納在學拍過的九部作品中,發現人性、家庭、親情是我創作中永恆關注的議題。畢業製作《帶媽媽出去玩》曾獲IM兩岸青年影展最佳影片首獎、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台灣國際女性影展評審團大獎,以及具有奧斯卡參賽資格的美國The Reel Sisters影展最佳敘事短片首獎,和具有40年歷史、加拿大銀幕大獎競賽資格的The Thomas Edison Black Maria影展評審團大獎等,將近百項國內外影展入圍/獲獎的殊榮。

《帶媽媽出去玩》影片從照顧者的視角出發,藉由失智激增引發長照的社會現象,一窺家庭主要照顧者的身心壓力與困境,以及對家庭造成的衝擊和人性考驗。我因為喜歡探討人性幽微的故事,而長照關係中所衍生的社會議題、親情試煉及兩難矛盾等,最能表現普世議題中的人性衝突「戲肉」。

希望藉由此一主題類型的拍攝,挖掘人們內心潛伏的欲望與糾結,帶給觀者震撼與反思。誠如導演麥可漢內克認為,電影應該為觀眾提供更多的想像和自我反思的空間。因為電影不僅記錄人生百態,也反映社會現實與見證歷史變遷。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書寫電影 學會觀察夢的面目

回顧從碩一的《浮生》到《受刑》,再到畢製《帶媽媽出去玩》,一系列聚焦於親情和人性議題的創作,不只記錄了生命的悸動,也窺見創作者內心的渴望與衝突。每拍完一部小品,就像重新面對生命裡的膠著,找到情緒的出口與反省的力量。

在學習書寫電影語言的路上,我學會觀察夢的面目、也學會跟自己妥協。拍了九部小品,除了抒發、梳理自己,也形同某種療癒。每每在重組鏡頭時才發現,在反覆悲歡的生命旋律中,我們總是透過創作不斷提問、與自己對話,並且透過不同角度、位置,面對心中的脆弱。

所以我總是喜歡素描幽暗中殘喘的掙扎,希冀透過浮光掠影,結構出那個比「真實」還真實的社會面貌,希望透過片中角色的「凝視」,召喚你我心中久蟄的感動,因為我深信影像如同文字,都有偉大的投射與感染力量。

母子街頭小憩

母子街頭小憩

萬物各按其時 看見奇妙風景

歷經六年學習(去年六月甫自台藝大電影所畢業),現已年近耳順之年,回顧期間拍攝點滴,發現在創作的道路上,永遠是一個不斷追求完美的艱難歷程,也是一個不斷妥協的過程,其中很大的收穫是生命得到學習、成長與療癒。謝謝每一次生命中的轉彎與冒險,讓我得以看見沿途迥異於昔的奇妙風景。

我曾經渴望生命可以如何美麗動人,經過「熟成」、學習電影之後才發現,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和澆灌一顆種子發芽,是人生最美麗動人的事。如果餘生還有二、三十年,我立誓一定要奉獻給家人、電影和關懷弱勢。我很慶幸,我已開始努力如此做。而我知道,圓夢是沒有賞味期的。

最後,感謝神讓我遇見這麼多美好的人與事,在拍片的路上讓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

導演隋淑芬

導演隋淑芬

《隋淑芬小檔案》

ㄧ、自傳

隋淑芬,曾任台灣新生報編輯、民生報編輯;現任編劇/導演/製片,以及台灣電影文創產業協會副執行長。

東吳大學中國文學學士、文化大學新聞碩士,去年甫自國立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日間碩士班畢業。擁有文學、社會科學和藝術等多元領域的專業知識和學養。新聞研究所研讀期間,年年獲頒績優獎學金;電影研究所畢業論文以94分高分、學期總平均近92分成績畢業,論文更獲得台藝大109學年度優秀論文獎勵。

在電影研究所就讀期間主修導演,專長領域為導演、編劇、製片與服裝造型。電影短片作品《帶媽媽出去玩》曾獲IM兩岸青年影展首獎最佳影片、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台灣國際女性影展評審團大獎,以及具有奧斯卡參賽資格的The Reel Sisters影展最佳敘事短片首獎,和具有40年歷史、加拿大銀幕大獎競賽資格的The Thomas Edison Black Maria影展評審團大獎等近百項國內外影展入圍/獲獎殊榮。

在創作個人作品之餘,也多次接案擔任新加坡電視台跨國田調研究、製作協調統籌工作,以及多次擔任短片製片,協助同輩導演從事影像創作,促進影像交流與開創活絡的影像創作氛圍。近期以電影短片作品《執子之手》持續投身於影像創作,並以成為長片電影導演、編劇為目標努力前進中。

新銳導演隋淑芬

新銳導演隋淑芬

二、影像製作經歷

擔任編劇/導演

2021 電影短片《執子之手》編劇/導演
– 已獲得資金、籌備中
– 公視2019年學生劇展第一階段入圍劇本

2019 畢業製作《帶媽媽出去玩》編劇/導演(入圍/獲獎國內外近百項影展)

-IM兩岸青年影展首獎最佳影片
-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獎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評審團大獎
-金馬獎最佳短片第一階段入圍
-北京電影學院國際學生影視作品展「優秀作品獎」(69 國、2 千多部作品中唯一華語片獲獎)
-台藝大傳播學院年度最佳畢製作品
-The Reel Sisters影展最佳敘事短片首獎( Academy Award Qualifying )
-The Thomas Edison Black Maria影展評審團大獎(Canadian Screen
Award Qualifying)
-The Independent Shorts Awards最佳學生短片
2019 司法院商業委製《法袍之下》形象廣告片導演
2017 代表學校跨國拍攝《帶媽媽出去玩》泰國版編劇/導演(未參賽)
2016 電影短片《受刑》製片/編劇/導演
-台灣國際女性影展最佳劇情片獎入
-金穗獎學生類組最佳劇情片獎入圍
-MOD大賽學生類組最佳劇情片獎入圍-府中15「畢業祭」聯展-小金人國際影展開幕式放映
2016 紀錄片《江鳳日記》導演-金飛燕海峽兩岸影展最佳劇情片獎入圍
-台藝大傳播學院年度永久典藏影片
– 應邀至瑯環書屋放映座談
2015 劇情短片《記.念》編劇/導演-My Phone微電影比賽入圍
2014 實驗短片《浮生》編劇/導演
– 府中15「畢業祭」聯展

擔任製片

2021 公視學生劇展入圍影片《南方夢想國》台灣製片
2017 公視學生劇展《天台上的魔術師》製片
– 獲青春影展金獎
2016 短片輔導金、高雄拍《亮亮與噴子》製片
-獲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

擔任評審

2020 中國大陸「水仙花微電影短視頻展」評審
2020 「臺北好農印象–城市農業系列紀錄片影展」評審
2020 「校園鑫馬獎」複審評審
2020 「校園鑫馬獎」初審評審
2019 「新北警局婦幼安全微電影」評審
2018 「新北警局婦幼安全微電影」評審
2017 「新媒體暨電影行銷」微電影比賽評審

擔任跨國研究暨製作協調統籌
2020—2021 受新冠疫情影響,暫停接案
2019 新加坡電視台《特別的食物》紀錄片 跨國研究暨製作協調統籌
2019 新加坡電視台《尋醫》紀錄片 跨國研究暨製作協調統籌
2019 新加坡電視台《食材地圖》專題報導節目 跨國製作協調統籌
2018 新加坡電視台《我要上學去》紀錄片 跨國研究暨製作協調統籌
2018 新加坡電視台《甜味.藝術》專題報導節目 跨國製作協調統籌
2018 新加坡電視台《打工仔日記》紀錄片 跨國研究暨製作協調統籌
2017 新加坡電視台《Strangers At Home》紀錄片 跨國研究暨製作協調統籌

帶媽媽出去玩劇照

帶媽媽出去玩劇照

三、導演代表性作品影片

2019 公視學生劇展劇情片《帶媽媽出去玩》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