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台灣獨立著是革命

【劉重義講堂】台灣獨立著是革命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1986年菲律賓人民在馬尼拉大規模示威,要求獨裁總統馬可仕下台,過程中軍人和人民徛仝陣線。(圖:擷取自維基百科)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針對我講「台灣獨立一定是經由革命完成」,尤其,我嘛常常公開指出:國防部是反台灣人的赤藍黃埔降將的山頭。有幾位少年家在人面冊質疑講:咱無槍無軍隊,是要按怎革命哩?

台灣獨立了後,台灣社會一定是邁向建設台灣成做一個正常的現代文明國家。所以,目前這本欺人自欺的《之那民國憲法》一定會被廢掉,重新制定一本基於台灣社會現實和國際社會發展的前瞻憲法;赤藍人呣是台灣人,當然祙當有台灣的公民權;整個政府一定是由台灣人組成和運作;赤藍人個人和團體所竊佔的財產和資源,必須經由轉型正義的原則和程序做處理。所以,台灣獨立會在政治上、社會上和政府組成產生真大尺度的變化,剷除當前假「之那民國」荒謬落伍反動體制,對台灣社會正常化所造成的阻礙和破壞。這著是一場革命!

其實,在《革命運動研究》這本冊內底,咱會當看著真濟無動刀動槍來成功的革命。當然,在這寡成功的案例內底,攏有一個共同性:人民普遍對統治集團或體制不滿,而且革命組織有能力動員大規模的群眾示威,造成統治集團無法度抵抗的壓力。

在咱這代的記憶中,1986年菲律賓人民力量推翻獨裁總統馬可仕,是後來世界各地一連串「民力革命」(Peoples Power)的開端,若有流血,傷害程度攏非常低。

1917年3月初8在聖彼得堡點火的俄國「二月革命」,著已經展現大規模聚集的群眾力量對統治集團構成的壓力和威脅。到3月11警察已經無法度壓制行上街頭示威的真濟工人和一般民眾,沙皇政府最後調動軍隊出來鎮壓,拄開始軍隊有向示威群眾開槍,造成一寡民眾死傷,卻反轉激起全面罷工罷市的抗議,拍死呣退的民眾愈聚愈濟,軍兵事實上是同情民眾,著藉口拒絕向自己的同胞開槍。俄國議會杜馬(Duma)在隔日組成臨時政府,應付社會的要求。3月15沙皇被迫宣布退位,結束近200冬的羅曼諾夫王朝(Romanov Rule)的統治。

二月革命發生後,流亡在瑞士的列寧在4月16趕轉來聖彼得堡,領導伊所參與創立的布爾雪維克黨。靠著怹所掌握的工人蘇維埃(Soviet)基層組織,在繼續混亂中的俄國社會,接近民眾的蘇維埃組織,比高高在上資產階級組成的杜馬,更加會當解決民眾日常生活所遇著的困難,民間的蘇維埃和政府的杜馬議會政治上形成雙重權力的競爭。布爾雪維克黨在這種社會群眾擁護的優勢下,在11月初6和初7發動政變,強行佔領政府機關,完成無流血的「十月革命」來取得政權。

所以,倒轉來回答頂面幾位少年家的疑問:槍呣是主要問題,按怎團結咱台灣人,堅定咱追求台灣獨立的意志,才是重點。國防部雖然是赤藍黃埔降將的山頭,總是,怹嘛逐清楚軍中校級以下的軍兵,台灣人佔絕大多數。當2014太陽花起義當時,歸排鎮暴警察坐在行政院牆仔邊休息,互相攏是講台灣話。這寡台灣人警察後來按怎會聽反動的赤藍長官命令,摃自己台灣人示威者摃到血灑灑哩?因為怹無台灣民族主義的思想和認識。當年,若升起台灣民族主義的大旗,台灣在2014年3月早著已經勝利達成台灣獨立!

比較沙皇時代的俄國、菲律賓和緬甸等,台灣社會絕對有宣揚民族主義的優勢,因為台灣有清楚的國家認同分歧,台灣人和赤藍人是無仝民族,咱要徙走公共空間的蔣介石銅像,怹要逼咱著繼續順服赤藍勢力的壓迫。民族主義一個真強的作用是,予咱注意分清敵我,知啥人是咱,啥人是怹。所以,到台灣社會高舉台灣民族主義的時陣,咱一定是在幾乎免開槍的情況下,升起台灣共和國國旗!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