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范思琪、陳柏源雙個展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范思琪、陳柏源雙個展

by 望小風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記者葉博韜 / 台北報導)  高師大藝術學院美術系所主任詹獻坤教授(阿卜極)指出,世界最大的密碼是在當下的縫隙中,因為嘎然的面對最真實的自己。

詹獻坤教授(阿卜極)說,極度孤獨的深邃處即是自由的真實與大自在,當中純一無障。

他強調,「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是自覺性的生命書寫,是凝視生活意識的境地,范思琪有直覺無二的樸質純化;陳柏源是召喚深邃的內在生命記憶,兩人皆以凝寫方式刻劃生命烙印般的詩歌,超越現實境域造就如遇神助般的畫意境地。

詹獻坤教授表示,此時聯手舉辦雙個展別具瑕意,一者天資純一無染;一者自處幽微深化,兩者相互輝映出一道藝術生命的彩虹,耀顯出自身意識的精神靈光,在在展現藝術語彙新可能與未來性,正是新生代中的藝者佼楚。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阿卜極指出,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在物換星移的無常變易中,不變的是事物本質,生命DNA、覺性靈知、場量它一直都在;變是起心動念、隨波逐流,不變是一念到底恆住當下。

他強調,當活著駐立於時、空間,觀看變與不變之間的現象,能無礙即通達,形式即內容,在精到一點一畫的繪畫語彙,融鑄情感、意志乃至思想的體現。

詹獻坤教授表示,范思琪因為純一能持超覺的敏銳,洞悉現實事物細微的狀態,於作畫中以無盡筆跡重構出似幻若真的相貌,攝錄在每一筆觸剎那間的當下,直指內心歸零的最深處。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阿卜極指出,陳柏源以「非雲」為題,源自於身為一個空中移動者在旅行中遇暴風災患的際遇,由內而生覺察生命的危機意識感,參照外在生活情境與內在自我連結,超越外在表象而直觀在意志土地顯意成形,直扣。

他表示,是的,深具內省的藝術家把創作當成是一種經由萬物事理來揭示自我觀點,因為藝術之路如走在水鏡之上,八垓之廣大有無量的維度,映合的根本最終還是自己,此時要問的是我是誰?在道路上沒有人能擋住誰,擋住的是自己!

阿卜極指出,當今精銳的創作者皆能獨立演繹出一套屬於自己的藝術語彙方法論,藝術語彙方法論是一種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應是準確的釋放情感意識、刻畫意志與思想脈絡。

詹獻坤教授表示,經由新的實驗形式語彙來辯證與顯影,看見那原本看不見的存在,直指人性內在底層真實的相貌,看似呢喃無理頭卻是絲絲扣人心弦。

他強調,線性的筆觸與軌跡是范思琪、陳柏源根本的藝術語彙。「線」不只是畫紙上的那條線,它同時存在於思想與生活還有生命的記憶中…。

他說,邀請來與談的兩位藝術家,都擅長處理複數意筆軌跡來召喚生命意識的進行式。思琪是以生活為內觀的寫性實踐者,作品〈夢中的袈裟〉、〈清涼月光〉,微妙如春蠶細絲的織心之技,精湛質性收攝人心,淨地耀然令人清喜滿懷。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詹獻坤教授表示,柏源則將「雲境」圖像之象與意重新轉譯,辯證出事物的哲思秘意,指涉出生活紀事、雲之象、冥想境三者間的視覺張力,從作品〈非雲-化膿〉與一連串的〈形上日記〉系列筆觸痕跡,看見刻畫出介於生命深邃的飄動與隱形的生命秘境。

他強調,兩者皆處於靜默的簡練境地釋放出心靈深度的壯麗光采。詹獻坤教授表示,人,活著的原始困惑,並非只是紛擾的外境,而是自我意識中難以自持的無明與矛盾,它揮之不去又不可逃避,不時前來敲擊意志心扉之門,裡外共感同處,面對畫面如同面對自己意志環境,透過藝術實踐的覺知者,體察天地自然法則,參究先哲的智慧,創發於隱微之妙,打破舊有傳統,鬆解了禮教框架,在生命存在的內外之間,尋覓與穿越打通流動。相逢自是有緣,偶遇只是久別的重逢,其間潛藏了多少生命密碼。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阿卜極說,思琪、柏源是舊識在藝術語彙上皆為樸實純一的寫性實踐者,生命音頻同質近頻,因而相知相惜,或許每一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神,神遇的秘密花園,它往往是恆久以來秉持在生命維度的超越境域。

詹獻坤教授強調,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中,線,生活的足跡,意識的痕跡,生命的軌跡,朝向「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的境地場而去。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地點:新思惟人文空間(高雄)

開幕:3/20(六) 14:00-16:00

座談:4/10(六) 14:00-16:00

座談會主題:凝寫識界—穿越陌生的親密

主講人:策劃人 阿卜極(高師大美術系主任詹獻坤教授)

與談人:陳宏星(獨立策展人)、范思琪(藝術家)、陳柏源(藝術家)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超域神遇的凝寫二式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