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八三么

【左化鵬專欄】八三么

by 望小風
軍中特約茶室當年的照片

文/左化鵬

當兵時,數字(一)常唸成(么)。「八三一」,即唸成「八三么」,我不知道這組數字,是不是軍中譯電的密碼。只知道它翻成明碼,指的就是「軍中特約茶室」,又稱「軍中樂園」。這是一個只適合阿兵哥休閒娛樂的地方,兒童和閑雜人等不宜。

七零和八零年後出生的朋友,可能聽都沒聽說過「八三么」。它早成了歷史名詞,已湮沒在人們的記憶中。若不是朋友寄給我幾張昔日軍中樂園的圖片,也不會勾起我這段回憶。

軍中特約茶室當時女生合影

軍中特約茶室當時女生合影

那年,我在南部一處兵工廠服役。放假時,常見三五名單身士官長,卸下工作服,刮淨鬍髭,皮鞋擦的啵亮,收拾好平常邋遢的模樣,神神鬼鬼,交頭接耳,說是要去「八三么」。

那時我是菜鳥新兵,誤聽是「半山腰」。心想工廠四周,盡是無邊無際的蔗田,中山高速公路正在修築,四處塵土飛揚。觸目所及,一座小山丘也沒有,那裡去爬「半山腰」?這其中必有貓膩,他們不說,我們也不便問,只見他們頭也不回,三步步跳上交通車,絕塵而去。

軍中特約茶室服務手則

軍中特約茶室服務手則

雞同雞鬥,狗和狗玩。那時我們營區連我共有四名大專兵。每逢假日,小張就去城裡尋公共電話,和女友互訴衷曲。我們孤家寡人三隻菜鳥,不是到中正堂看場電影,就是去小岡山吃羊肉爐。和士官長們各尋各的樂子,道不同不相為謀。或許因為年齡的差距,我們之間,好像始終有一堵翻不過去的牆。

歡樂的時光何其短促,又是收假回營時分,只見那些士官長們,有的揚眉吐氣,吹著口哨,有的垂頭喪氣,像鬥敗的公雞,有的全身乏力,像洩了氣的皮球。有時他們還會互相取笑,今天誰是表兄,誰當表弟?口頭禪「格老子」的老楊,和滿口「娘希匹」的老程,一個來自重慶,一個來自寧波,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經常鬥嘴,互佔便宜。格老子比較常佔上風。

幾十年後,我從職場退休,一度從事文史田野採集工作。全省走南闖北,只見一些軍營附近,仍可見到「八三么」,這些昔日的軍中樂園,早已人去樓空。門聯上有的還貼有泛黃的「大丈夫效命沙場磨長槍,小女子獻身國家敞蓬門」或「金門廈門門對門,大炮小炮炮打炮」的門聯。這些門聯對仗工整,辭意隱晦,令人發噱。

據瞭解,八三么設立在一九五零年左右,當時官兵們,大多是隻身來台,他們保家衛國,戎馬倥傯,犧牲了幸福的家庭生活。當時,國防部為了提供軍人正常的生理發洩管道,於是召集志願婦女,成立了軍中特約茶室。

軍中特約茶室剪報

軍中特約茶室剪報

一直到九零年,陳履安當國防部長時才廢止。金門縣政府幾年前,曾出資印行「金門特約茶室」一書,記載了那段歷史,但因遭到衛道人士批評,和軍方的關切,只印了一千本館藏,市面上並未流通。

那年,我到廈門,取道金門小三通。特地前往金門特約茶室參觀。金門走過了烽火歲月,特約茶室已成了觀光景點。我在茶室中的洞房,想像當年雄姿英發,提鎗上馬的阿兵哥,如今安在哉?只有徒留「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的喟嘆!

我還記得有一位老士官長,常獨自一人在康樂室拉著二胡,扯著嗓子,伊伊呀呀唱平劇「四郎探母」:「失落番邦十五年,雁過衡陽各一天,高堂老母難得見,怎不叫人淚漣漣」,西皮慢板,如泣如訴,如怨如慕。

也許軍中樂園,真的能療癒他思鄉戀母之情,每當他從軍中樂園回營。那「四郎探母」就換成他改編的「桃花江」。「我聽見人家說,說甚麼?八三么是美人窩。桃花千萬朵,也比不上美人多,(哈哈)。

來來往往的我都看過,我也不愛瘦,我也不愛肥,我要愛妳這樣的美(哈哈),我一看見妳,靈魂天上飄,桃花顏色好,比不上你美人嬌,(哈哈)」。

夜色茫茫,星月無光。他那心滿意足的笑聲,彷彿仍在四野迴盪。

軍中特約茶室展示館

軍中特約茶室展示館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