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八田與一尫某的台灣情

【劉重義講堂】八田與一尫某的台灣情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左圖:許文龍協助修護的烏山頭八田與一銅像。右圖:烏山頭風景區內八田與一夫人外代樹抱囝仔的銅像。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1931年置在烏山頭的八田與一銅像,是台灣公共藝術品的起源,是當時嘉南大圳完工後,所有工作人員敬仰和表彰設計者的功勞,募集捐款請日本金澤雕刻家都賀田勇馬在八田與一還在世之時,照伊本人的願望所雕刻完成。

置在珊瑚潭北邊的山崎頂,銅像的八田與一穿工作服坐在石板頂,左手輕搭在大腿,正手指頭仔捻頭毛,面向遠遠的水壩,若像在思考的模樣。

1920年9月當時亞洲上大的灌溉土木工程正式開工,彼時,烏山頭山區還有「生番」行踏,而且會聚瘴氣,寒熱仔病(之那話:瘧疾)還是主要的傳染病,八田與一為著促使工程順利進行,決心在這種無友善的環境創造安全的生活圈,予職員與工程人員安心工作。伊規劃、開拓了2,000戶的住宅生活環境,包括宿舍、病院、學校、浴間、以及娛樂和運動等軟、硬體設施。
1922年烏山頭宿舍完工後,八田與一全家搬入。怹尫某攏總生8個囝仔,攏是在台灣生的,其中有4個查某子和一個後生是在烏山頭出世的。1930年5月15,烏山頭水庫發出隆隆聲浪,豐沛的水沖洩出來,順著嘉南大圳的水道潤澤大地,農民歡喜歡呼:「這是神的恩惠,神賜予咱的水。」

八田與一完成建造烏山頭水庫,不但是一個工程上的偉大成就,予美國土木工程協會賦予「八田水庫」的榮譽,閣予60萬嘉南平原的農民得到生產大量提高的利益。以外,伊嘛為台灣民族留落一個可以盡情發揮創意的偉大故事,能當鼓勵台灣人勤奮打拚、成就大事造福社會,能當散發深切的愛情與親情,豐富台灣民族的內涵。

1941年太平洋戰爭,日本戰事愈來愈緊張,急需要銅鐵金屬等物資,嘉南地區的農民恐驚八田與一銅像被徵收,熔去供應戰事使用,著偷偷徙走銅像,藏於番仔田(即今隆田)車站的倉庫內底,戰後才由水利會的人運轉來烏山頭。總是,大家閣擔心相當痛恨台灣人表示親日的之那黨統治集團會加以毀壞,便將銅像藏在八田與一住過的宿舍。經過數十年,赤藍人反日情緒較緩和了後,水利會在1981才將銅像安置在八田夫婦墓前。可以看出,台灣人對八田與一的感謝和尊敬,甚至違抗威權來保護此座銅像。

2017年4月15暗冥,之那統一促進黨赤藍成員竟然偷偷將八田與一銅像斷頭,報復台灣青年將蔣介石銅像斬頭。這種事件突顯台灣社會的民族矛盾,呣是用假「之那民國」的司法可以解決。

前禮拜六2月13我駛車去烏山頭,去看被破壞的八田與一銅像修護了的情形。真道謝奇美許文龍,伊予八田與一看祙出有毀壞的痕跡。

一位查某人嘛拄好導伊讀國中的後生來看銅像,伊知影銅像有予統促黨的人破壞過,表示真受氣。我問伊的後生,咁知八田與一的故事,這位國中生應講伊無逐知,老母著拜託我講予怹後生聽。我著在烏山頭開臨時講座,講解八田與一尫某的台灣情。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