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讀者投書】好水共長天 華朋樂無比 三貂嶺瀑布遊

【讀者投書】好水共長天 華朋樂無比 三貂嶺瀑布遊

by 望小風
三貂嶺瀑布遊

文/蔡桂英

昨日年初四重遊三貂嶺風景區,藉在地新知好友位於基隆河上游的新寮溪畔野店舊厝倘佯一日,峽谷溪流八九好友相敘、美食、醇酒、香銘、咖啡、溪湍、青山,再加春陽的恩賜,讓這成了世外桃源,拋了歲月,忘了秦漢。

三貂嶺曾有的風華已走進歷史,先人當年眼中無奇的大地,成就今日遊人稀罕的春景,春風舞動,拂過山頭谷地,是醉人的詩,入畫的景。年初四得此一佳時走春,特來抒發一下感言矣!

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瀑布遊

《好水共長天,華朋樂無比~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是地名,火車站名,也是 古道名,更是台灣開拓經略史的地標,與經濟轉型的見證者。我們有緣親訪尋著先人足跡,一步一足印在淡蘭古道的西線上, 是思古幽情,是勉懷感恩,是身心休閒,更是享受大自然景觀的幸福。

車站是觀光平溪線與往東部蘇澳線的交匯點,站小卻至關重要,是早期先民人貨與礦煤,由山 區進入平地的唯一交通出入口。

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瀑布遊

它位在基隆河邊,是台鐵唯一沒有公路聯結的車站,所以在地見不到任何 汽機車的囂張,有的是腳踏實地的飽足,基隆河潺潺流的喘息,和世上最多壺穴的地景。

三貂嶺瀑步群是位在瑞芳區, 和猴硐, 以及雙溪區十分,平溪,菁桐等地區的瀑布,組成基隆河上游壯觀的瀑布群。它的山青水秀與人文特色,成為國內最知名的鐵路旅遊休閒景區,假日遊人如織,車流如梭。

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瀑布遊

登山隊避開了熱鬧喧嘩,走在清秋的週一,除了行動自由,更多了賞心悅目的空閒,聽鳥兒叫,蟲兒鳴,觀蛙跳,蝴蝶飛, 蜻蜓行,魚兒游,再捕捉壯觀瀑布的視野,那份親山近水的滿足,只有愛山人才能品得。

農曆春節假期初春的天空,湛藍晴朗,白雲飄逸,微笑山川將暑氣完全驅除,也帶走俗世煩惱、憂愁,只留下登山人貪戀山菁水色的心眼。

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瀑布遊

古道登山口由已廢校的碩仁國校小右轉切入,一路上行石板階梯百餘公尺,即入山腰平坡的礫石路,十分好走。稍感喘息待不及揮汗,就到達第一層的合谷瀑布。

這裡的觀景台只能遠眺百餘公尺外的瀑布,似白帛如幕由高飛逸飄下,賞景卻不能褻玩水湄,略有遺憾。留個影打卡已足,勿需久滯。下一個會更好,是登山者永不妥協的奢求。

倒是觀景台旁的“聖媽廟”,廟小來頭大,奉祀的是水神黑面媽祖。這款民間信仰在海濱河湄,是相當普遍與受禮敬的,但在山區還是首見。臆想此基隆河谷地,在古早前應是通內山的水路要道,所以祀媽祖祈平安也是理所當然。今日水路功能盡失,仍饗有檀香果奉,不知山神福德公是否吃味!

越過兩座僅容雙人而過的粗麻繩吊橋,就與溪流並行了。溪谷土路,樹根盤地,磐石礙道,行走起來戒心十足,跨步、提腿、手扶、繩拉,因地制宜,手足步驟穩妥,求不得快。切不可受路旁柚子綠、蓮霧紅的果園分心。時值清秋果熟汁甜,垂手可得,但君子行於瓜田李下,也只能止於眼觀口涎吞。避開誘惑,就可安抵第二層的摩天瀑布。

這裡的觀景台離水瀑咫尺,數十公尺高,幕流而下的水霧,近可沐浴脫塵俗,遠能親水擺姿,留個仙子臨波的倩影。

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瀑布遊

其實在這,山客都佇足往上仰慕水瀑的雄偉,只親不臨,可惜。再移步台旁隱秘歧路,向上行十餘公尺,就可進入長達百公尺岩壁的弧形凹穴道,它是攔山腰的斷層,正好穿越水瀑而過,一簾水幕橫前,向下俯瞰才得山谷全貌,一水穿綠谷,蜿蜒奇美至極,心靈淨謐。

古道緩坡走盡,展開眼前的是數十公尺高的絕壁,欲窮第三層的枇杷瀑布,只有攀爬僅容一人而過的陡直鐵梯,無論初次體驗或是老山友在此都是新生,面壁、腳踏實梯,一手一腳交替攀爬如蝸牛,附著背包,忍著心驚汗流達梯頂,豁然開朗的第三層瀑布就在眼前。

這裡的水瀑流量充沛如水幕,自天頂而下流經峽谷平台,凹陷處成水泓,微風而過吹皺一池㶑灩,原生種的馬口魚在淺水悠游,識者指著身長十餘公分,前鰭已染紅的成魚說,她正在排卵繁衍後代,剎時驚醒我對生命韌性與尊貴的認知,她如同溯溪回流的鮭魚,慷慨激昂的為生命找到出口。

這塊水瀑平台是可以褻玩的,凸石出水成蓆可野餐,踏石成橋可戲水,探訪壺穴。飽足貪婪此次水湄行的初心。

三貂嶺的瀑布,一水天外來,流經綠地成三層瀑,遠觀、淨靈、褻玩。不管如何?人生似船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面對人事浮潛、匆匆與無常,由不得時光蹉跎與等待奇蹟僥倖隙出,放開心活在當下,才是實實在在的一天!

三貂嶺瀑布遊

三貂嶺瀑布遊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