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問世間情為何物

【左化鵬專欄】問世間情為何物

by 望小風
三毛(圖片/擷取自網路)

文/左化鵬

看到這二張圖片。我的腦海中浮現一幕幕景像。我彷彿看見新疆大草原上,有一位蓄著一綹白色山羊鬍子的老者,彈著奇塔兒(吉他),對著依偎身旁,遠從台灣來的美婦,一遍遍吟唱「在那遙遠的地方」。這首歌,曾深深打動這位美婦的少女情懷。年輕時,她唱著這首歌,橫度了撒哈拉沙漠,行旅天涯。

老者是王洛賓,本名王榮庭。他是大陸著名的民族音樂家,有「西部歌謡之父」的美稱。這個名字,對台灣人而言,也許陌生。可是,你一定唱過或聼過他的歌。只要是華人世界,不分男女老少,無論長幼尊卑,也一定會哼哼唱唱「在那遙遠的地方」、「康定情歌」、「半個月亮爬上來」,「達阪城的姑娘」、「彩虹妹妹」、「曼麗」、「掀起了你的頭蓋來」、「哪裡來的駱駝隊」、「在銀色的月光下」等歌謡。這些旋律優美的民歌,都是他年輕時的作品,早在半個世紀前,就已傳唱大江南北,街頭小巷。

十多年前,大陸發射第一枚探月人造衛星,搭載的就是這首王洛賓24歳時的成名曲「在那遙遠的地方」。要送給逃避家暴奔上月球的嫦娥。和愣頭愣腦,夙夜匪懈,不停伐桂的吳剛當伴手禮,撫慰他們兩位老人家,千年孤寂的心靈。

美婦,是台灣著名的女作家,原名陳懋平、後改名陳平,筆名三毛。她的作品有「撒哈拉沙漠的故事」、「荷西我愛你」、「雨季不再來」、「夢裡花落」「哭泣的駱駝」、「稻草人手記」、「你是我不及的夢」等。她曾是台灣許多青少年的偶像。一部部作品,充滿了異國的風情。倘佯其中,帶領人們騎著駱駝,馳騁非洲的沙漠,進入拉丁美洲的原始森林探幽。開啟華人流浪文學的風潮。

三毛,自幼多愁善感。個性稍嫌孤僻的她曾說,王洛賓的歌謡,伴隨她成長。文化大學哲學系畢業後,她又負笈西班牙深造,要從哲學的領域𥚃,探究宇宙不可知的神秘世界。三毛在台灣時,感情一再受挫,卻在西班牙和荷西相遇,兩人一見鍾情,生死相許,一起流浪到那遙遠的地方,在非洲撒哈拉沙漠,共築愛巢,度過六年甜美的時光。此時,她寫下了一部膾炙人口的「撒哈拉沙漠的故事」。

可恨蒼天無情,荷西在一次潛水時不幸溺斃。下葬時,三毛哭天喊地,雙手流血,刨著泥土,要將將荷西未寒的屍骨,再次擁抱入懷。這一段文字的敘述,感動了多少人的肺腑。

王洛賓和三毛,一在地北,一在天南,這兩顆孤星,各自在海峽兩岸的暗夜長空中熠熠發光。或許是磁吸作用,讓他們脫離軌道,相撞在一起,迸發出愛的火花。1990年,三毛在新疆旅遊時,順道拜訪了孺慕已久,住在烏魯木齊的王洛賓。她決心留了下來,陪伴這位孤寂的老人。誰也料不到,年齡相差三十歲的兩人,一位白髮,一位紅顏,他們譜下了人生最後一段戀曲,寫下了一部淒美的愛情故事。

我可以想見,兩人在皚皚白雪的天山下,在蒼茫遼闊的草原中,一定有說不完的話題。兩人的感情生活,都不順遂。王洛賓的生命中曾有幾位女人,但都如草原的花,朶朶凋謝。三毛的一生中,也出現過幾位男人,但不久,也都先後離她而去。

三毛(圖片/擷取自網路)

三毛(圖片/擷取自網路)

他們的一生都十分坎坷。王洛賓曾被國民黨認為是共產黨,抓去坐了三年的苦牢。解放後,共產黨又認為他是國民黨,又抓去蹲監,後來他寫了一首歌頌偉大毛主席的歌「薩蘭姆毛主席」,薩蘭姆是新疆回民問安之語,但卻被認為諧音是「殺了吧毛主席」。因此,又在鐵窗中度過15年。三毛在自由民主的臺灣,為紀念荷西,寓情荷西家鄉的橄欖樹,寫下一首膾炙人口的民歌「橄欖樹」,不料,其中的「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麼流浪、流浪遠方、為了⋯⋯」這首歌詞一出,立刻引起有關單位的關切,認為歌詞不妥,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流浪?是要流浪回歸大陸,還是流浪到海外搞台獨。這首歌被禁唱了八年,才重見天日。

人生無常,自古多情空遺恨。兩人最後或許因為年齡相差懸殊,或許因生活習慣和思想理念的不同。相聚如浮萍,終究又分手。三毛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回到台灣,給王洛賓去了一信,不久後,在榮民總醫院住院療病時,被發現上吊自殺。結束了48年的芳華。王洛賓得知噩耗,悲痛欲絕,寫了人生最後的一首歌「等待」,這首歌成了絶響,幾年後他含悲而終,享年84歲。

三毛的信

親愛的洛賓:

萬里迢迢,為了去認識你,不是偶然,是天命。無法抗拒的。

我不要稱呼你老師,我們是一種沒有年齡的人,一般世俗的觀念,約束不了你,也拘束不了我,尊敬與愛,並不在一個稱呼上,我也不認為你的心已經老了。⋯我回來了,閉上眼睛,全是你的影子。⋯你無法要求我不愛你,在這一點上我是自由的。

三毛

王洛賓的「等待」歌詞

妳曾在橄欖樹下,等待又等待,我卻在遙遠的地方,徘徊再徘徊。

人生本是一場迷藏的夢,切莫對我責怪。

為把遺憾續回來,我也去等待,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

你永遠不再來,我永遠在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愛。

為把遺憾續回來,我也去等待,每當月圓時,對著那橄欖樹,獨自膜拜。

你永遠不再來,我永遠在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越等待,我心中越愛。

一封信,一首曲。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