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藝文 » 【讀者投書】為戲潦落去~弄臣

【讀者投書】為戲潦落去~弄臣

by 望小風
李寶春在新老戲的造型

文:蔡桂英(昔日ㄟ花木蘭~前女青年工作大隊成員,政戰學校(現改制為~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23期畢業,夫婿曾任漢聲廣播電台總台長)

庚子歲末將近,金鼠交棒“蠻牛”,如何總結這動盪不安的一年?口罩不離,宅經濟,生活日常。退休小民要維持生活品質不墜,觀戲聽曲是不錯的選項。

暮歲新春,灑掃庭除之餘,戴著口罩進劇場觀戲養心,欣賞辜公亮文教基金會由老戲骨李寶春領銜演出的新老戲-弄臣,是華麗回歸,逐瘟除煞忘憂的良藥,更是牛耕犁開新機好兆頭!

戲迷欣賞李寶春的新老戲

戲迷欣賞李寶春的新老戲

老公是戲迷,多年陪伴他觀戲,多少受戲曲薰染,雖資愚不能精進,盡識梨園生旦昳麗精要,但由戲曲演繹文史典故內容中,領略詞藻優美與蘊涵,發掘出華冑文化寶藏與民族遞嬗的靈魂。

城市舞台1/29首演的“弄臣”是改編義大利威爾第的歌劇,腳本是雨果的作品:國王的弄臣。在19世紀以歌劇演出,轟動一時,現在已經成為國際級的歌劇基本演出唱本。

李寶春用西方文化穿上中國傳統國劇外衣,新觀點、新手法演繹眼熟耳詳的經典戲曲,不僅創新吸引年輕人入劇場看戲,更讓耆老觀眾開竅跨越傳統,老少無別同為弄臣命運而愛恨交織,喜哀交迭。

李寶春領銜演出的新老戲

李寶春領銜演出的新老戲

弄臣:我是一條蟲,能蜷,能弓,會爬、會攀、會穿縫。是小人物為人營生的喜樂本事,卻被權勢朝臣仇恨詛咒,讓殘酷無情留給了自己與女兒。這份結果是他自虐的不幸?還是命運弄人的宿命?編劇將答案留給觀眾,耐人尋味再三。

在散場後的午夜夢迴時分,內觀審視自己,是否也帶著同樣的面具待人處事,而真心的自我又何在?嚴肅自我批判的課題,令我輾轉床側!

戲劇在反應人生,藉他人的故事,闡述自己的靈魂,所以虛實之處要內心明察體悟。

弄臣戲謔人臣的詼諧笑點,卻是自己淚點情關的栓頭,即解不開世情的無奈,又無法割捨人倫親情的糾纏,終是一刃兩面,一體兩極的虛實相應,讓虛的弄臣風光戲謔一生,帶出如實的含恨醒悟,以愛女殞落換來自作虐不可活的真我悲情醒悟。聽之、觀之、自覺,淚濕眼眶!

弄臣原劇時空背景在18世紀,女性是社會的底層,是男性父夫兄的配角,是被擺佈的道具。在人性與人權的遞嬗昇華後,現代女性的自覺,已掙脫社會枷鎖得到解放。李導忠於原劇精神弱化女性的獨立性,執著為尋男愛而殞落,未能創新闡述女性觀點,站在同為女人的戲迷觀眾而言,似有一點不足的遺憾。而今我有幸在男女平權的社會,扮演的角色不是男人身邊“好”女性,而絕對是個“認真”生活的好女人。

城市舞台好戲連台,這兩日還有“蝴蝶夢”和“孫悟空”兩齣古典傳統文武場戲曲演出。下週2/6“玉堂春、三岔口”,2/7“哪吒情”都值得翹首期盼的好戲,可在春節前好好為庚子年作個有文藝品味的收尾,再為來年蠻牛負犁奔蹄勤耕邁進!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