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東港事件遺漏的洪約白

【劉重義講堂】東港事件遺漏的洪約白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日治時期的東港神社 (圖:擷取自為維基百科)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陳永興醫師傳來伊正月31刊在《民報》網站的文章,《抗日名醫二二八受害者洪約白》。洪約白醫師的老母著是我外公的大姊,是家族內的一個傳奇人物,過去阮老母講古早故事常常會講著伊。

陳醫師的文章有簡略提著洪約白被牽連1940年代的「東港事件」。南部民間一般攏傳講洪約白牽連東港事件被關監。總是,我看著較嚴格的公開報告,比如,高雄中學吳榮發老師所發表的《高雄州特高事件概述1941-1945》以及維基百科,若像攏無將洪約白列入東港事件的受害者。這大概咁那阮家族知影實情和原因。

美軍在太平洋戰爭開始反攻後,日本軍方加減有情報,風聲美軍可能會登陸台灣南部。柯喬治(George Kerr)在伊所寫的《被出賣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確實有提著伊參與這種戰略準備。在高雄的日本特別高等警察,簡稱「特高」,基於這種情報,竟然以打擊勾結同盟國及主張台灣獨立的「不良份子」做理由,對當時南部將近400到500個社會精英,大規模抓人並殘暴刑求逼口供。

根據阮老母生前所講,彼當時人心驚惶,因為予特高抓入去的台灣人真濟受酷刑,受害者中間著有阮家族的親友。洪約白醫師在潮州開業,知影自己有危險,就逃走來阮大舅在林邊附近下庄仔的厝,由阮大舅給伊藏在香蕉園內底,每日利用巡田園的時間,由阮大舅或大妗(之那話:舅母)親自偷送食物去,厝內長工攏呣知。

有一日,阮二表兄卻呣知死活騎洪約白的鐵馬去林邊𨑨迌,結果引起日本特高的懷疑,著抓阮二表兄轉來下庄仔搜阮大舅的厝,好佳哉阮大舅逐冷靜應答,無露出破孔,而且,故意當特高面前,大受氣舉扁擔摃阮二表兄。究竟阮大舅是庄內有名望的人,特高感覺歹勢著離開。不如過,阮大舅嘛警覺著已經無法度閣藏落去,著差在林邊做醫生的二舅趕來台南尋阮老爸設法。

阮老爸隨時去拜託一個熟識的琉球人日本警察,這個警察和當時駐台南一空營區的海軍司令有親戚關係,由這位高階的日本軍官打通關節,安排軍車掩護洪約白到台北投案,免得伊落入高雄州特高的手內,嘛免得連累林邊和下庄仔的親族。應該是這個原因,高雄州的特高著無將洪約白列入東港事件逮捕人犯的處理文件內底。

吳榮發老師的報告有提著,當時總督府無願意擴大事件,有約束主導辦案的特高將打擊面侷限於濁水溪以南,祙當越界。這位日本海軍司令應該是知影總督府的指令,所以做了真好的安排。另外,伊嘛是尊敬阮二舅是林邊真有名的醫生,所以另外嘛幫忙安排予阮大姨的一個後生,陪洪約白作伙入監,照顧洪約白。

1945年5月初7美軍轟炸台北,阮大姨的後生不幸被炸死在獄中,洪約白好運逃過災難。洪約白在戰後出獄,擔任潮州醫師公會理事長,1946年4月15當選「台灣省參議員」。1947因為參加「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閣被之那黨特務逮捕入監,後來雖然有得到釋放,總是「省參議員」職位於1947年12月27被剝奪。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