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香港民族的掙扎

【劉重義講堂】香港民族的掙扎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英國在1841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自清國取得香港島,正式殖民香港。(圖 ∕ 擷取自continents History Everett Collection)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台灣新社會智庫出版的2020年12月份《新社會》71期,前香港學生領袖張崑陽,發表一篇《初生的香港民族:從英殖到反送中運動》,就香港歷史的發展,將香港民族意識的形成到民族出世作介紹。讀起來,和台灣民族的形成有真類似的發展軌跡。

英國在1841年第一次鴉片戰爭,自清國取得香港島,正式殖民香港,發展航海貿易。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清國在1860閣被迫割九龍予英國,英國在1861建造天然水深港闊的維多利亞港,生意人包括鴉片商,漸漸將香港發展做和東方自由貿易的轉運中心。1898年7月初1英國和清國達成協議,將新界租予英國99冬,預定1997年7月初1還之那。香港島、九龍和新界構成今仔日的香港。

香港人在英國150冬外久的殖民統治歷史下被看待做之那人,事實上,卻對之那內部所發生的代誌,並無和之那人有仝款的經驗和感受。當香港經濟起飛成做亞洲四小龍之一的時陣,之那國內卻是多災多難。英國殖民政府在香港採取相對地較無遐壓迫的統治手腕,予香港有等於自治領域的社會運作,在經濟、政治和文化形成一個共同體。

香港共同體的實質運作,自然促成思想先進的社會菁英鼓吹「本土主義」。在1925的「省港大罷工」,當時「聯俄容共」的之那國民黨,呼籲香港「愛國」工人離開香港予殖民政府無法度運作。經過香港本土精英的努力,制止國民黨特務滲透香港社會,才降低罷工的影響。1957年在香港工業展覽會開始出現「香港製造」的概念,無像過去攏寫「之那製造」,而且開始有「香港人用香港貨」的本土化口號。1967年,開始出現鼓吹「新加坡模式」對香港人上有利的聲音。1969年,有香港大學學生,寫文章批判「思念祖國」的其他同學,反對怹咁哪關心遙遠的之那。

作者張崑陽在伊的文章內感慨講:經過對本土研究的重視和重新發掘資料,大家才拍破過去長期錯誤的迷思,無閣認為本土意識是近十冬才出現的觀念。所以,伊問講:是按怎初期的本土意識無法度發揚,擴大社會認同哩?結果,自80年代,英國和之那共產黨綁匪開始談香港主權移交,英國政府完全忽略香港人的情緒和意見,無任何制度或公投形式予香港人表達自己的看法。

在香港主權移交談判過程,英國政府完全祙干涉之共綁匪在香港的椪風宣傳和操縱輿論,「炎黃子孫」、「龍的傳人」、「回歸祖國」等之那傳統血緣概念的注入,確實混亂香港人的身份認同。無力改變主權移交的命運,予真濟香港人自我洗腦,將「回歸祖國」的驚惶轉化做期待之那民主化。所以,在1989的天安門屠殺,有100萬香港人行上街頭,聲援在天安門的學生,變相強化了香港人的之那認同,期待之那早日變做民主國家。

政治文化落伍獨裁的之共綁匪所承諾的「一國兩制」,注定帶來悲劇。經過「2012國民教育事件」和「2014雨傘革命」,香港人才發現:咱呣是之那人。在「2019反送中運動」一連串殘暴的鎮壓和逮捕,香港民族才掙扎出世。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