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克羅埃西亞民族主義

【劉重義講堂】克羅埃西亞民族主義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克羅埃西亞語言之父葛古爾寧斯基銅像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克羅埃西亞(Croatia)是前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的一員,面積是台灣的1.6倍,人口400萬,年平均國民所得在2020年和台灣差不多,是在美金29,207。1990年支持獨立的克羅埃西亞民主聯盟(Croatian Democratic Union)在選舉中,以真小差距拍敗分裂做兩黨的共產黨改革派和共產黨保守派,新政府在1991搭第三波民主化的潮流,宣佈脫離南斯拉夫獨立,總是,其中占10%認同塞爾維亞(Serbia)的人口,竟然聯合大部分由塞爾維亞人組成的南斯拉夫人民軍,攻擊克羅埃西亞,霸占了將近三分之一的土地,嘛發生民主國家嚴厲譴責的民族屠殺。在聯合國的調停下,武裝衝突到1995才完全結束,到1998克羅埃西亞才完全收復失去的土地。

現在的克羅埃西亞人的祖先大約在公元7世紀遷徙到巴爾幹半島,在10世紀初到11世紀尾,怹有自己的獨立王國。了後,著一直遭受外來民族的統治和壓迫,被迫在正式場合和文件攏著使用外來統治者的語言文字。什麼種的力量予這個民族在經過將近800冬,猶原會當維持怹的民族信心無失落,而且會當閣建立自己的獨立國家哩?答案是:堅持民族主義。

中古時代的克羅埃西亞人,在南部的杜布羅尼克(Dubrovnik)古城門頂刻:「全世界的金仔嘛祙當買咱的自由」(Liberty should not be sold even at the price of all the gold in the world),警醒後代子孫著擺脫做奴才的命運,珍惜爭來的自由。克羅埃西亞民族主義在19世紀開始發展,少年人聚集成立各種社團,用自己的語言交談寫作,探討自己民族的歷史和文化,怹堅持使用自己的語言和文字的權利是祙當被剝奪的權利,而且公開尊崇紀念過去的民族偉人。

葛古爾寧斯基(Grgur Ninski)是第十世紀的一位地位崇高的主教,任職期間對公元900到929年,無貪圖享受伊職位所擁有的特權和聲望,在公元926年勇敢違抗天主教教皇和當時的教會以拉丁語做彌撒的規矩,改用克羅埃西亞人自己的斯拉夫語言,予一般民眾能當瞭解教會儀式的進行和意義。結果爭取使用母語的努力最後失敗,葛古爾寧斯基被貶遣去較無重要的教區。後代的克羅埃西亞人尊崇葛古爾寧斯基為克羅埃西亞語言之父。

克羅埃西亞文學之父馬魯理克銅像

克羅埃西亞文學之父馬魯理克銅像

馬魯理克(Marko Marulic)是15到16世紀中間克羅埃西亞最重要的詩人作家,伊嘛是律師和法官。在外來政權的語言壓迫環境下,伊將近80%的作品用拉丁文,中年時期著已經在歐洲文學界真出名,伊的著作在16世紀到17世紀被翻譯成歐洲各國的文字,心理學(Psychology)這個詞著是伊創造的。公元1501年馬魯理克寫了第一首用克羅埃西亞語言的史詩,激發人民反抗外來侵略,保護自己的城鄉家園,拍開了克羅埃西亞文學創作的文藝復興大門。克羅埃西亞人尊稱伊是克羅埃西亞文學之父。

葛古爾寧斯基和馬魯理克所處的年代,還未有民族主義的思想,怹憑著原生對家園土地上人民的感情,無屈服在外來統治勢力的語言壓迫,勇敢使用自己的語言,維護自己文化的傳承。這種先知先覺者攏是後來塑造和強化民族主義的重要動力。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