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設局詐騙

【劉重義講堂】設局詐騙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三樓中間半圓形窗仔是列寧在克里姆林宮的辦公室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一位女性熟識人傳來最近伊的女性朋友駛車遇著的可能詐騙方式。基本上,類似幾冬前和我做伙去莫斯科的一個研究助理遇著的騙局。

「1月14暗近12點,阮朋友駛車經過台南歷史博物館彼邊的大路口,停落來等紅燈之時,突然一個阿伯跳出來,大聲吼講阮朋友撞到伊,阮朋友呣敢落車,咁哪開一縫仔窗仔,給阿伯講伊並無撞到任何人,有行車紀錄會當看。彼個阿伯還是大細聲,後壁嘛停一台車。阮朋友講要叫警察,阿伯著講好啊,去報啊。

電話報案了無5分鐘,著有一個騎烏度霾(autobike)的警察來,人生做真粗勇大叢,一來著撞窗仔門叫阮朋友落車,伊感覺真奇怪,若會遮暗警察來遮緊,閣咁哪一個人單獨出勤?

感覺無妥當,阮朋友隨閣拍拄才報案的電話,問看警察是呣是已經出來,並且說明彼當時的狀況,接電話彼邊隨時叫伊祙落車,祙開車窗仔,留原地等真警察到現場。

外面的假警察及阿伯大概發現阮朋友已經閣聯絡警方確認,著趕緊騎烏度霾離開,後面彼台車嘛隨哩離開,看起來是仝黨的款式。真警察到現場後,有講最近這種案例已經發生真濟擺。」

退休前,國科會來要求我一定著接一個和俄羅斯研究機構的合作研究計畫。嘿是三冬計畫,包括每冬互相拜訪一趟。第三冬去莫斯科做結案報告時,有二個助理研究員和我做伙去。阮住的旅館離克里姆林宮無寡遠,所以,暗時呷飽了,相招出去散步行街路,看老熱。

阮知莫斯科暗時外口並無安全。姓賴的助理真好奇,對路邊遂項哆有趣味,所以行較慢,姓王的助理和我行做頭前,先入去一間合作計畫的俄羅斯研究員介紹的酒館飲伏特加。

等真久姓賴的助理才入來,我問伊按怎行遐久。伊講行路時,頭前一個人落一塔美金在土腳,我著撿起來叫伊,還伊。彼個人咁哪會曉用英語講Thank you,其他攏講俄國話,呣知在講啥。一個警察拄好經過,行倚來問看啥代誌。警察小可(之那話:稍微)會曉英語,問對方情形了,給我講:彼個人真多謝我撿著錢還伊,總是感覺錢有減少。警察著問賴姓助理,檢著的錢咁攏有還人?賴姓助理是真古意的人,可能當時有一點仔無歡喜予人冤枉。警察問伊身軀本來有寡濟錢,伊著照實講有500美金,警察著要求看伊的錢袋仔。

這個古意的助理講:警察看我錢帶仔內底確實是5張100箍的美金,著悔失禮,秀我看伊有將美金閣置入錢袋仔,還我。講到此,我著知:死囉!賴博士遇著金光黨!果然,錢袋仔內咁哪剩一張100箍的美金。彼個落錢的跤數和彼個假警察根本是鬥孔耶!

隔日透早,我出來旅館附近散步,嘛閣遇著仝款的騙局,和我相閃身的跤數,擲一塔美金在我頭前,我假無看見繼續行,一個假警察徛在壁角邊在等要「出勤」。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