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超越自我 認同台灣(中)-對成大台灣文學系學生演講

超越自我 認同台灣(中)-對成大台灣文學系學生演講

by 望小風
登輝大道

台灣最嚴重的問題是,中國一直企圖併吞台灣。在這種內外的相互作用之下,台灣的國家認同遂變得複雜紛亂。說清楚一點,就是台灣國家面臨存亡危機。

在亞洲,有些被視為第三波民主化的國家,其領導人依舊抱持亞洲價值的觀念,例如新加坡與馬來西亞。亞洲的傳統並非一無可取,但是這些國家的政治操作證明,標舉悖離民主的所謂亞洲價值,已經為該國走向完全民主國家,造成嚴重的干擾。幸而,台灣的儒家傳統並不深厚,此一問題未曾發生。當前,台灣要邁向完全民主國家,應先徹底解決者仍在於國家認同的分歧。

各種調查資料顯示,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民自認為是「台灣人」,或不否認自己是「台灣人」,這是台灣社會在民主中融合的寫照。遺憾的是,被多數選民淘汰的政客,用政治手段撕裂社會和諧,在國家認同上挑撥是非。他們想利用威權時代用來鞏固政權的大中國意識,顛覆已經民主化、本土化的現代台灣。例如,去年政府企圖以通過「微調課綱」方式,強推大中國史觀的歷史與公民高中課綱,導致了今年夏天的高中生發動反黑箱課綱運動。今天,他們最大的奧援並非國內的選民,而是對岸中國的霸權論述、軍事恫嚇及經濟統戰,國民黨這種聯共制台行徑,加深了台灣的民主危機。

台灣人民要克服這個挑戰,首要之務是強化對台灣的認同。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五十年前的台灣人民,五十年後的台灣人民,之間起了截然不同的「質變」。過去,在外來政權的洗腦灌輸下,許多台灣人民不由自主地自認是「中國人」。現在,越來越多人的覺悟到,那根本是不符歷史與現實的虛構。實際上,二十世紀最後十餘年的民主改革過程中,我們也經常追問自己:我是誰?我們是誰?杭廷頓教授的新書「WHO ARE WE」也提到,目前許多國家都面臨認同的問題,雖然其形式與內容各有差異,台灣則正處於國家認同的崩解與重構(dissolution and reconstruction)。

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要有哲學省思,並且積極予以實踐。從「我是不是我的我」為出發點,每一個新時代的台灣人應該要從內在進行更新,以新的生命內涵實踐「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Umwertung aller werte),形成全體性的精神揚升與文明創新。由此成全的新時代台灣人,不難基於自由意志、公民意識的結合,脫離被過去的虛構所束縛的狀態,對台灣這一塊民主實踐的土地產生堅定的認同。在這個新的基礎上,才能以民主消解殘存的族群矛盾,讓「反民主」的政客無法為私利興風作浪,霸權的大中國主義的統戰也無法乘虛而入。

透過民主的途徑認同台灣,是台灣民主最有效的保障。跟某些第三波民主化國家類似,台灣近年也陷入民主頓挫的焦慮,這是關心台灣民主發展的人不可忽視的問題。未來,台灣在「第三波」取得的民主成果,會進一步鞏固,還是不幸走上倒退之路,在在攸關全球民主價值的擴展或退縮,值得大家密切注意。

三、民主發展的停滯與改革

台灣自從經歷過第一次民主改革之後,因為代議制度的失靈,行政權的專斷,領導者的傲慢,才會發生「太陽花學生運動」,同時凸顯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極限。

(一)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極限

1、民主反動勢力反撲,領導者專斷

台灣雖然已經實施民主制度多年,但是許多人還存有威權的心態,當這些人掌握了政府、權力之後,就會表現出「贏者全拿」的心態,完全忽視其他人的意見,也不重視不同地區、不同團體的權益。領導者不願意聽人民的聲音,變成今天的台灣徒有民主的形式,實際上卻是獨裁的作法。像去年的服務貿易協議,政府只在乎財團的利益,在意台灣經濟成長率的提升,但財團並沒有把經濟成長的成果分配給人民,經濟利益被少數人把持,但政府卻沒有正視人民的聲音,才會造成「太陽花學運」及導致執政黨在「九合一選舉」中大敗的結果。

2、代議制度失靈,直接民主不彰

現在的執政黨透過黨紀處分來控制立法委員,變成立委都必須聽從黨的指揮,毫不考慮人民的利益,已經失去主權在民的意義,也讓代議制度失靈。

人民對政策有疑問,往往被操作成為政黨的對抗,無法理性的討論;人民只有投票權,郤不能實質參與政策的制定,更無法隨時監督政府。現行的「公民投票法」條件太過嚴格,公民無法隨時透過公投,對公共政策表示意見。

3、人民對民主政治失去信心

政黨政治的失能,導致人民對民主政治失去信心,維護民主的動力流失,使獨裁有機會重新出頭。

4、媒體第四權功能不彰

台灣很早就已經解除報禁,但是財團、政府卻透過資金掌握媒體,利用媒體操縱民意。雖然現在是網路新媒體的時代,人民可以透過網路媒體了解時事,但是這種掌控媒體、操縱民意,威脅民主的手法,必須要加以解決。

5、中央過度集權

另外一方面,這二十多年來台灣的民主改革,對地方的發展並沒有直接的幫助;這與台灣的政治制度過度中央集權,使得地方治理的制度不夠健全有很大的關係。

再加上司法不公,也完全失去人民的信任。在這種情形下,台灣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成就,可以說已經到達一個極限,必須要設法突破、進一步的改革。

(待續)

《望春風週報》SP43-B1/2019-0810-0816

登輝大道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對成大台灣文學系學生演講

登輝大道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對成大台灣文學系學生演講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