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超越自我 認同台灣--對成大台灣文學系學生演講

超越自我 認同台灣--對成大台灣文學系學生演講

by 望小風
登輝大道

今日很歡喜,受到陳教授的邀請,前往成大台灣文學系與同學們見面。登輝今日以「超越自我,認同台灣」跟大家分享我的生命歷程。

現在九十三歲的我,在人生過程上經過了各種各樣的路程。在政治上,擔任了重要的職位(總統),在學術上也得到了幾個榮譽博士,對自己、對國家已都有所交代。我以一個平凡的基督徒,得以領受聖靈如此賜福,內心雖然已經滿足;但是說實在的,心中仍有許多特別的感受。人世間所經歷的歷史過程,都是因為「我」而起。也因為「我」而衍生發展,甚至產生影響,因此「我」的存在,究竟由什麼元素組合而成,值得探討。

十九世紀開始,哲學認識論,開始對「自我」有探討;「自我」是人的原點,更是群體發展的基礎。要明確的形成自我意識,就必須將周遭的事物以自我為中心加以配置,同時也把他人配置在自我中心之內,如此即是開始意識到他人和自己。

對「自我」認識清楚之後,等同對個人的「生命意義」或「人生價值」有了深刻而明確的了解。在幻化無常的人生旅途中,就更能堅守信念,不會迷失方向;在各種崎嶇艱難考驗中,就更能屹立不搖,把握自己,奮發前進。

臨濟錄有一段話說:「心生則諸法生,心滅則諸法滅」。為人處世若能先消除自我,一切煩惱也自然能消除。為了消除自我,中學時代,每天起床,便積極參加打掃工作,自願去做打掃廁所這類別人不願意做的事。凡能訓練克服自己功夫的事,我都願意設法嘗試。在差不多同一時候,我祖母過世,於是開始針對死亡這個課題有深入煩惱,並且想要徹底的領會:死亡到底是什麼?人死了之後,又會如何?哲學思考方面,在台北高校時,就非常認真思考這些事情。

透過很多的哲學書籍研究思考後,終於徹底了悟「死亡是什麼」的意義。我了解死亡本身最重要的意義,在於「我們如何活下去」的問題。換句話說,死亡指生命的死,這是自然的過程。是在生命的限度中完成自我實現,這是在世界中追求自我定位的問題。

對我來說,人生並沒有來世,人生只有一次,所以有些宗教所謂的人生輪迴說法,我想只是另一種自我滿足的想法而已。

現實地看,我提出「我是『不是我的我』」,不只解釋作為自己行動指針的思想基礎,也企圖為改造台灣人的心靈狀態(心靈改革)提出綱領。已經擁有自由的台灣人要擺脫再次失去自由的惡夢,不能只靠形式上的民主實踐。台灣人要走出舊的歷史,從而開啟未來的歷史,必須要在民主實踐的同時進行內在更新,勇敢地從事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

台灣的民主改革,是一個成功的故事,就像之前的經濟奇蹟一樣,引起世人的矚目。在民主化的過程中,登輝領導國民黨執政,傾聽台灣人民的心聲,尊重主流民意的意志,成為推動改革的主力。當時,在野的民進黨也主張改革,所以朝野兩黨雖然存有競爭關係,但在改革方面往往並肩合作。經過銳意改革,威權統治逐漸解體。至於一九四○年代所形成的族群矛盾,也在民主化的調和下逐漸溶解。

二○○○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取得政權,但勝選後在國會面臨「朝小野大」的困境,政策常受在野黨的杯葛,以及施政經驗尚未成熟,導致朝野惡鬥,社會也重燃族群矛盾之火,加上中國的統戰分化,惡化為國家認同的衝突。為此,本人提出了以民主精神超越內部矛盾的「新時代台灣人」論述。

始於一九七○年代中期的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在二十世紀的最後十餘年輻射範圍涵蓋到台灣來。我們接受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洗禮後,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寧靜革命」,雖然社會緊張甚至衝突在所難免。台灣的民主成就,引起研究此一議題的杭廷頓教授(Samuel P. Huntington)重視。不過,就像杭廷頓教授當年對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觀察,在「第三波」走向民主化的國家,並不一定就此一帆風順成為完全民主國家。

第三波民主化國家的威脅從何而來?據杭廷頓教授分析,那些威脅首先可能來自民主化過程的參與者,其次是具有明顯反民主之意識形態的政黨或政治運動贏得選舉,第三是行政部門的擅權,最後一個是政府毫不遲疑地剝奪人民的政治權與自由權。當然,以上的分析是概括性的結論,這些原則要運用到個別國家,必須檢討其具體的情形。

台灣有些政黨的確具有「反民主」的意識形態,他們以意識形態取代人民的自由選擇。令台灣人民覺得悲哀的是,這個具有「反民主」意識型態的國民黨,在失去政權後,又於二○○八重新取得政權。執政將近八年以來,對外,主張「九二共識」,認同「一個中國」,兩岸關係高於國際外交,並積極以簽訂ECFA等兩岸協議的方式,配合中國以經濟弱化台灣主體意識,如溫水煮青蛙式的一步一步將台灣逼向「終極統一」道路。對內,多項施政行為,我行我素,不把民意當一回事,行徑符合前面提過的杭廷頓教授第二點民主威脅論;再加上施政無能,貧富差距持續拉大高達九十九倍,經濟成長率卻是負成長,財富所得為極少數人壟斷,勞工普遍低薪化,收入永遠追不到高漲的房價與物價,年輕族群期盼的十八歲投票權修憲案又遭到國民黨強力反對,導致高度相對剝奪感。這樣的憤怒在去年三一八學運、九合一大選爆發出來,讓社會看見年輕人用行動表達對執政者最直接的抗議。

《望春風週報》SP42-B1/2019-0803-0809

登輝大道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演講

登輝大道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演講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