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打破暗暝見天光 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

打破暗暝見天光 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

by 望小風
登輝大道

今天,登輝很高興,受邀來參加「打破暗暝見天光」人權講堂演講;「打破暗暝見天光」這主題設定,非常符合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

今年是台灣第三次的政黨輪替,五二○那天,登輝一早有去參加蔡總統的就職典禮,以及晚上的國宴活動。登輝非常榮幸擔任第一任民選總統;台灣四百年來,曾被西班牙、荷蘭、明鄭、日本,以及國民黨國民政府等六個外來政權統治,一直到一九九六年人民直選總統,才正式脫離外來政權統治。現在二○一六年,這二十年來,台灣都是面臨著,內部民主憲政制度失靈,以及外部中國統戰打壓的危機。但是,台灣人民仍然以堅強的意志投票,完成當家作主的心願。

二次大戰結束後,日本必需放棄台灣,「台灣」因此被加入英、美盟軍的中國國民黨軍事佔領,受到另一個外來政權「中華民國」的統治。

當時台灣所處的前後兩個環境是,由強調「天皇」、「天下為家」的「日本帝國」,轉換成為中國國民黨「天下為黨」的「中華民國」,兩個外來政權就在台灣進行交替。

受到日本統治達五十年,已經進入現代化的台灣,轉換由一個文明還不如台灣的新政權統治,對台灣人來講,當然會造成政治與社會矛盾的情形,所以發生了「二二八事件」,這就是兩種不同文明的衝突。

日本人統治的時候,學生如果在學校講台灣話,就會被罰跪在運動場;在終戰後,也一樣會被處罰。這讓我深深體會到台灣人的悲哀,台灣人沒辦法走自己的路,開創屬於自己的命運,在日本時代如此,戰後國民黨的政權時代,一樣沒改變。

在這種情況下,台灣人深刻地產生「新時代台灣人是什麼?」這個新問題,這就是「新時代台灣人」的自覺開始。由此可見,「台灣人」可以再度建立「身分認同」,是外來政權統治下的結果,也就是外來政權刺激台灣人,讓台灣人有機會確立自己是「一個獨立的〈台灣人〉」這樣絕對的意識。這種新思維,就是「一個獨立的〈台灣人〉」的思維,也就是自己內部產生追求自主的動力。以台灣人為中心的主義,首先必須確立台灣的存在,才能進一步救台灣。這種「新時代台灣人」所特有的力量,就是台灣人要求當家作主,要求民主改革的集體民意。

現代各種調查資料顯示,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民自認為是「台灣人」,或不否認自己是「台灣人」,但遺憾的是,被多數選民淘汰的政客,用政治手段撕裂社會和諧,在國家認同上挑撥是非。他們想利用威權時代用來鞏固大中國意識的政權,顛覆已經民主化、本土化的現代台灣。例如:國內最近有些政治人物、學者、媒體,配合中國硬要逼蔡總統去承認,從來就不存在的「九二共識」,想要把台灣的民主鎖進「一個中國」的框架。

中國人的特色,就是「一個中國」的歷史概念,五千年以來都是封鎖在一定空間和時間當中,是一個朝代與一個朝代的連結體,歷代皇帝大部份只注重權位的確保、國土的擴大,以及財富的剝削,甚少為政治的改革而努力,這就是所謂的「亞洲的價值」。就整個帝王統治過程來看,毫無疑問的,每個朝代都在玩「託古改制」的把戲。這款的「託古改制」,實在講就是「託古『不』改制」。

因為這樣,登輝提出「脫古改新」的新思維,作為改革的方向。「脫古改新」目的是在切斷「託古改制」餘毒的亞洲價值,擺脫「一個中國」、「中國法統」約束。現在超過八成的國人希望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是「維持現狀」。何謂台灣的現狀?就是台灣不隸屬於中國、獨立的狀態,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

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的重點。更進一步說,其實我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沒必要在國際社會作出引起爭執的發言。獨立與否的神學式論爭,不但沒有意義,只會讓人民一分為二,激化對立罷了。這會導致政治停滯,為人民帶來無可計數的損失,而國家領導人,若是放任或是助長統獨對立,都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非民主國家之福。

台灣人民要克服這個挑戰,首要之務是強化對台灣的認同,對台灣這一塊民主實踐的土地產生堅定的認同。在這個新的基礎上,才能以民主消解殘存的族群矛盾,讓「反民主」的政客無法為私利興風作浪,霸權的大中國主義的統戰也無法乘虛而入。

現在正是所有台灣人超越過去的恩怨,攜手共創新時局的時候。未來,台灣是否成為正常的民主國家,邁向一流國家的行列,關鍵在於:新時代台灣人的意識強化工作到底會不會成功?也就是愛台灣這塊土地的人、以台灣為優先的人、認同民主台灣價值的人,才符合新時代台灣人的定義,才是今後台灣需要的人。

此外,一個國家改革要成功,年輕人不能缺席,年輕人的未來就等同於國家的希望;同樣的,年輕人遭遇的困境就是國家社會的危機。登輝期許大家,以正面態度去面對挑戰與困難,持續不斷地充實自己,隨時保有一顆謙卑學習、不自滿的心,常常提醒自己學習新的知識與觀念,關注當前台灣社會的發展,以及國際情勢的演變,讓自己的視野寬廣,並用熱情去感染全國人民,喚起大家一起為打造台灣美麗國家願景而開始行動。

登輝在生命途程中,一向目標意識明確,並朝向目標前進,希望將台灣從外來政權的統治中解放出來,邁向自由的國家;將「生為台灣人的悲哀」轉換為「生為台灣人的幸福」,這就是我的人生目標。最後,祝大家平安,接下來想聽聽大家的意見,感謝大家!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人權文學講堂-打破暗暝見天光」致詞稿)

《望春風週報》SP40-B1/2019-0720-0726

登輝大道 人權文學講堂-打破暗暝見天光

登輝大道 人權文學講堂-打破暗暝見天光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