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登輝在生命旅途中 始終向目標前進--台北高校同學會致詞稿

登輝在生命旅途中 始終向目標前進--台北高校同學會致詞稿

by 望小風
登輝大道

台北高等學校同學會辜會長(寬敏),各位校友、家屬,大家午安,大家好!

今天,登輝非常高興看到大家,再一次來參加第九十四屆同學會。印象中,台北高校一班有四十人,台灣人只有三至四位左右。登輝是一九四三年(昭和十八年),台北高等學校第十七屆,文科甲班畢業生。在畢業後多年,大家都老了,還能夠一起聚餐,關心國家,是很難得的機會。

今年二○一六年,對台灣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年;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執政黨受到人民的支持,以絕對多數贏得總統職位,與國會席次過半,這是本土政權第一次完全執政。

新政府從五二○上任至今,半年期間遇到不少的挑戰,整個內閣團隊施政民調,老百姓不滿意的地方越來越多,例如:司法改革、年金改革,到現在「有聲沒影」,沒有具體方案讓大家討論決定。以及兆豐銀行弊案、勞工的一例一休,復興航空公司說倒就倒,行政單位的反應遲鈍,讓支持者著實地憂心忡忡;擔心這次執政若沒把握機會,讓國家正常化,讓台灣人感到驕傲。一不小心,政權在幾年後又再度被中國法統拿回去,台灣的民主制度與主體性,就會消失殆盡,也枉費了歷代民主前輩的犧牲奉獻。

今天,登輝就要以「邁向國家正常化的步伐」為題,跟大家心得分享。

「邁向國家正常化的步伐」

每一個時代、每一個世代,都有需要解決的問題,以及期待的未來。領導者的責任與義務,就是要有堅守價值、聆聽民意、確立目標、整合意見、魄力執行,帶領國家完成人民願景的使命感。

登輝在一九八八年繼任總統時,台灣是「中國法統」的根據地,國民黨政權是以威權方式統治台灣;國家的軍隊跟資產,跟黨是密不可分的。這包含了繼承與創新的混亂、保守與開放的對立、台灣與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實體的矛盾,民主體制與威權體制的選擇等嚴重問題。

特別是要求民主改革的民意聲音越來越大;一九九○年發生「野百合學運」時,登輝是學生所批判的對象,但我認為這些學生是有愛國心、有熱情跟理想的年輕人。我同意與五十三位學生代表對話,詳細聽完他們的主張,並答應學生的訴求,承諾加速民主化,在一九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召開為期六天的「國是會議」。

當時需要改革的議題很多,範圍非常廣泛,其實主要問題,就是使用一部不適合台灣現況的「中華民國憲法」。要解決這些問題,只能透過修憲途徑。

登輝經歷許多困難,最後在全體國人的支持下,以及在維持經濟成長、社會安定的過程中,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也就是六次修憲成果。在此,不得不提醒國人,當時世界上許多獨裁國家在推動民主化過程中,最後失敗的關鍵原因,都是因為軍隊沒有中立,發動政變推翻民主政府。

所以,「軍隊國家化」是登輝推動所有民主化改革的真正起點;讓軍隊不再屬於個人或政黨,而是真正屬於國家,成為安定國家的主要力量。這幾年來,在馬政府時代越來越嚴重,許多的退休將領呼朋引伴,集體到中國去。他們的表現如何,國人看在眼裡,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全世界沒有這樣離譜的情形。

國防是國家安全最重要的基礎,也是國家主權最重要的象徵。這樣的情形,三軍統帥若沒有好好處理,國家就危險了!

民主改革要穩定推動,若沒有堅持軍隊國家化,會很難達成。台灣在第一屆國代、立委退職後,一九九四年台灣省長、北高市長等各級地方首長、民意代表,全部由台灣人民選舉。登輝在修憲過程中,反應最激動的就是中國政府;他們為了反對台灣的民主化、自由化運動,在一九九五年及一九九六年,大規模軍事飛彈演習。但登輝仍以堅定的信念,人民具體的行動,如期舉辦投票,台灣人民直接選舉總統,自己當「頭家」,完成當家作主的百年心願!

一九九六年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召開國家發展會議,最重要的決議就是:「凍省」;凍結台灣省,不但可以處理地方政治派系利益問題,還可以拆穿中國所謂的「台灣是中國的一省」謊言。台灣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到了一九九九年,我在接受「德國之音」訪問時,更明白宣示台灣與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明確劃分界線。跨出台灣追求國家定位的第一步。

從第一次人民直選總統到現在,已經有二十年,台灣算是走出威權時代。但遺憾的是,台灣雖然已經實施民主制度多年,有許多人仍然有威權的心態,並甘願當中國的打手,看衰台灣,挑撥族群、統獨意識,製造對立。

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沒有必要再宣告獨立,未來要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重點。所以,卸任後成立基金會,推動的各項活動,都是以追求國家正常化為目標;提倡「正名、制憲」運動;二○○四年響應「手牽手護台灣」活動;二○一○年更喊出「棄馬保台」,就是看到馬英九政府,要把台灣所有的前途,全都鎖進中國的「一中框架」裡,讓台灣失去主體性。

現在國民黨已經失去民心下台了,仍舊想繼續用假的「九二共識」欺騙社會,恐嚇台灣老百姓。就算馬英九寧願得罪台灣多數民意,去配合中國,卸任以後到國外演講,也一樣受到中國欺負。

依我看來,這實在是有夠諷刺,但其實是他自己太笨。早就跟他講過,不能相信中國,也沒有「九二共識」,這些都是中國統戰的伎倆。

如今這樣也好,台灣人民可以再次認清中國的嘴臉,讓一些政黨團體可以覺醒,想要討好中國,最後換來的結果,就會像這樣被糟蹋。

登輝在生命旅途中,一向目標意識明確,且始終向目標前進;在不同時期,雖然有不同的作法,但每一腳步、一腳印,都是朝向「推動國家正常化」的目標前進!

政治改革者的困難在哪裡?就是理論上大家都知道不改不行,但不知道要怎麼改?什麼時候開始改?面對台灣當前的政治、社會、財經亂象,若執政者欠缺願景、信仰價值,人民看不到階段性目標與實際作為,民意馬上就會轉變。現在民調持續探底,大家看了都會煩惱。

登輝今年已經九十四歲,任內完成民主典範的轉移。建立台灣主體性,推動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仍要很長的時間,需要所有的領導者,一個接著一個延續推動下去。

未來一定會有危機,但是,登輝對民主依然有期待、有信心。執政者一定要「確立目標、堅定立場、以民為主、大膽去做」,讓大家安心。

最後,祝大家,一切平安 順心如意!

《望春風週報》SP39-B1/2019-0713-0719

登輝大道 台北高校同學會

登輝大道 台北高校同學會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