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讀者投書~《將軍白髮征夫淚》

讀者投書~《將軍白髮征夫淚》

by 望小風
新聞界大老姚家遂、花蓮榮服處前處長熊啓志、全國好人好事代表曾德堂、復興岡新聞人雜誌主編李紀岡,以及在下不才敝人我~小弟左化鵬等人,在小胡的引領下,我們登堂入室,參觀了他祖父的故居。

文:左化鵬(中央通訊社前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那天午後,我們五位好友,前往新店安康路,參觀胡璉將軍的故居,那是一棟兩層樓的小洋房,隱身在路旁的一條狹窄巷弄中 。接待我們的是一名年輕人,談吐儒雅,一派斯文,一望即知是名門之後,果然,他就是胡璉將軍的孫子胡敏越。

這棟故居,已歷有年所,外觀看起來飽經歲月的風霜。幾年前,險些被無知的政客糊裡糊塗的拆除,經過家屬不斷的力爭,才保留下來,改為胡璉將軍紀念館,開放供民眾參觀 。

新聞界大老姚家遂、花蓮榮服處前處長熊啓志、全國好人好事代表曾德堂、復興岡新聞人雜誌主編李紀岡,以及在下不才敝人我。在小胡的引領下,我們登堂入室,參觀了他祖父的故居。

令我們驚訝的是,大將軍的住所,陳設竟如此的簡陋。房間因年久失修,牆面處處是漬痕,並佈滿了壁癌,我們從他辦公室的木製桌椅,和客廳的破舊沙發,可以想見大將軍自奉甚儉,從他滿室書香的豐富藏書,可以得知大將軍腹笥甚廣,是一代儒將。

胡璉將軍字伯玉,出生陝西華縣的農家,黃埔軍校四期畢業,是國軍將領中的一員虎將。曽參加東征、北伐、剿共、和八年對日抗戰 。來台後,先後擔任了八年金門防衛部司令官,他領導指揮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炮戰, 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守住了金門,力保了台灣。晚年,也曾折衝樽俎,持節出任我國駐越南全權大使 。他一生的豐功偉業,不勝枚舉,均載在史冊,我就不再贅言,僅略述他的二、三事。

八年抗戰時,他死守要塞,獲「青天白日勳章」一枚 。後來,這枚勳章,在金門莒光樓陳列展覽時,不翼而飛, 據判斷是被一名大陸觀光客偷走 ,大陸公安接獲我方通報,火速在廈門前往哈爾濱的火車上,逮捕了這名喬姓宵小,這枚勳章完璧歸趙 。

國共內戰期間,他轉戰各地,披堅執鋭,衝鋒陷陣,令共軍聞風喪膽。毛澤東特地指示:「十八軍胡璉,狡如狐,猛若虎,宜趨避之,以保實力,待機取勝」。古寧頭海戰時,他拼死守住城池,擊退來犯的共軍,終獲大捷, 先總統蔣公甚表嘉許:「你能如此,我殊欣慰」。

戰場上的胡璉,視死如歸,民國三十八年,他在一場剿共的戰役中,身負重傷,在上海虹口天主教醫院動手術,全身上下取出十三粒彈頭,有些彈片,距肺部僅一紙之隔。療傷未久,他又啣命開赴戰場,保衛京滬。他說,當軍人就是要馬革裹屍,豈能貪生怕死。

胡璉將軍為人耿介,絕不曲意逢迎,擔任金防部司令官時,有一名上級長官前來視察,胡將軍因兵馬倥傯,未能到機場迎接。從此 ,他的前後任司令官,都升上陸軍總司令,只有他始終和此職擦肩而過,直到許多年後,他才調任有名無實的戰略顧問, 並晉升沒有指揮權的陸軍一級上將。可惜,這些虛銜又有何用,他已壯士暮年,不能再效命疆場 。

民國五十三年,越戰期間,胡將軍卸下戎裝,穿上燕尾服,來到西貢, 擔任我國駐越南全權大使。後來,大使館被歹徒安置爆裂物,建物全毁 ,他僅倖免於難 。民國六十一年,他因病辭職,返台療養,三年後,身體才康復,勤學不倦的胡將軍,又進入台大歷史研究所旁聽,結識了史學家李守孔,兩人成為晚年好友,民國六十六年,他因病辭世,享年七十歲,遺體火化後,骨灰撒在大小金門間的水頭灣海水中 。

胡璉將軍人稱「金門王」,金門百姓尊稱他為「恩主公」。當年,他將金門的民間酒坊收歸公有,延聘釀酒師傅,用當地的「寶月神泉」,釀製金門高粱。 這種澄澈透明,濃郁清雅,口味細膩悠長的神奇液體,淺啜一小口,就能提高士氣,多少戍守前線的充員戰士,都藉它慰籍思鄉情懷。 如今,生產金門高粱的「金酒公司」,已形同金門的「中央銀行 」,充裕了縣府的財庫,為縣民提供了人人稱羨 的福利 ,許多台灣的民眾,還千方百計移民到金門。

天色漸晚,已近黃昏, 我們離開了胡璉將軍的故居。歸途中,我又想起了孫立人將軍、薛岳將軍和白崇禧將軍,他們都是一代名將,有的卻被投閒置散,有的被軟禁終生。遙望故國山河,台灣海峽的水仍舊嗚咽。俱往矣!將軍白髮征夫淚,他們都有說不完的故事。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