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 芬蘭民族主義的勝利

【劉重義講堂】 芬蘭民族主義的勝利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芬蘭學生在2015年的獨立紀念日遊行 (圖/擷取自維基百科)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咱呣是瑞典人,嘛無愛做俄羅斯人,所以,咱來做芬蘭人吧!」這句名言出自芬蘭歷史學家、作家兼政治記者的民族主義興起的社會情緒。

芬蘭照主要的在地話是講「媠喔」(Suomi),瑞典人講做「芬蘭」(Finland),是北歐的一個幸福指數真高的國家,2018、2019和2020攏排名世界第一。

自公元前9000冬前石器時代,芬蘭著有住人,現在人口約550萬。瑞典國王在12世紀中期將基督教傳入芬蘭,在13世紀一步一步將芬蘭併入瑞典。了後,頂層社會攏講瑞典話,下階層講在地芬蘭話。芬蘭語並呣是咁哪一種,攏無文書系統,直到都區(Turku)大主教棉卡爾(Mikael Agricola)在16世紀將新約聖經翻譯做上濟人講的芬蘭語了後,才開始有成熟的文書發展。棉卡爾主教因為按呢被尊稱做「芬蘭文書之父」。

1809瑞典因為戰輸,將芬蘭割予俄羅斯帝國,成做俄國一個自治的大公國(Grand Duchy of Finland),由沙皇兼任大公。俄國起初雖然予芬蘭擁有在瑞典時代自由度較高的大公國待遇,總是,在「高度自治」的刊榜(之那話:招牌)下,要求政府機關講俄語,嘛要求學校教俄語。芬蘭人卻對俄羅斯化相當反感,除了政府機關的官員講俄語以外,學校照常用瑞典語教學,嘛有人開始鼓吹倒轉去瑞典。

總是,在俄羅斯化的壓力下,嘛有芬蘭知識份開始嚴肅思考芬蘭語言、文化的重要性,漸漸培養出民族意識。1820年代,怹提出「一個民族、兩種語言」的口號,要求將芬蘭語和瑞典語置於仝重要地位,1831年成立芬蘭文學協會,推動文化運動,鼓勵芬蘭文學創作。1835第一篇民族史詩《卡哩哇啦》(Kalevala)發表後,大大激起了芬蘭民族主義的熱潮。

芬蘭民族主義領導人庫西寧主張  形成國家以前  著先發展並強化民族精神!

1860 年代,一部份芬蘭人開始主張,在實現政治自由和形成國家以前,著先發展並強化民族精神,庫西寧 (Yrjo Koskinen) 是當時提出這個「芬蘭化」主張的重要人物。1870 年代,伊成做民族主義陣營的領導人,為了予芬蘭語成做主要語言,伊開始宣導小學教師用芬蘭語教冊。1873 年,民族主義陣營進一步募資金在赫爾辛基開辦一間中學,了後陸續有祙少人募資成立芬蘭語教學的中學,使芬蘭語教學的中學到19世紀尾期超過半數。

1892年,27歲的施伯流士(Jean Sibelius)自柏林和維也納留學回國,當時芬蘭藝術界真鬱卒,對俄羅斯強權的統治逐反感。民族主義的覺醒,予愈來愈濟芬蘭人參與推動「芬蘭化」。施伯流士著是在這種的氛圍下,創作《芬蘭頌》交響曲,伊真濟作品和靈感著是攏來自《卡哩哇啦》。

1917 年俄國列寧領導的布爾雪維克黨發動十月革命,芬蘭人勇敢趁俄國內亂的機會宣布獨立,奪得政權的俄國共產黨在1918年1月初4承認芬蘭獨立。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