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復興台灣話 擲掉自卑感

【劉重義講堂】復興台灣話 擲掉自卑感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置在華府郊外公園的公共藝術塑像:「覺醒」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新年的初3,華視CTS網站貼一條新聞《咖啡廳講台語很俗?店員台語點餐遭老闆娘抱怨》,報導一位PTT的網友貼文分享講,伊在一間咖啡簡餐店兼職,一向和人客點菜攏是用台語溝通,前幾日頭家娘竟然叫伊呣通閣和人客講台語,講按呢會予人感覺這間餐廳無夠高級。

會記得大概是1995年,我對美國有代誌轉來台灣。彼時,陳師孟做陳水扁的副市長,伊安排我在台北市政府演講。當時台灣社會對網際網路還生疏,所以我用《以網路代替馬路》做講題。聽眾攏是市政府的職員,當我一開嘴用台灣話做簡報,祙少人徛起來退場「抗議」,怹有人用之那話可能是故意要予我有聽著,講:「他是故意的,沒有人可能用台灣話講高科技。」

醜化消滅咱台灣話,是外來赤藍掠奪集團藉著假「之那民國」體制,系統地執行的民族壓迫政策之一。語言的壓迫,予之那話母語族群在公家機構的任職和升等佔優勢,嘛予之那話母語族群的學生在寫作和考試佔優勢。結果,逼使真濟台灣人放棄母語,連帶放棄咱自己台灣本土的歷史和文化,較么壽的是塑造出台灣人相對赤藍統治族群的自卑感。致到台灣話被認為是下階層粗俗的語言,講台灣話的人無水準,這種偏見真容易在各種場合表露出來。

外來侵略族群壓迫在地族群的語言,強迫使用或獨尊統治族群的語言,歷史上,波羅地海三國、芬蘭、愛爾蘭和克羅埃西亞過去攏被外來強權長期統治,這寡民族的語言攏遭受壓迫到幾乎被消滅。卻,這寡民族嘛攏在民族主義的呼叫催逼下,青年人開始重新學習自己的民族語言,追尋自己的民族歷史,奮興自己的民族文化,最後,攏勝利擺脫外來勢力,完成國家獨立。

在人面冊,咱可以發現真濟網友在努力復興台灣話,這是台灣民族主義在興起的兆頭(之那話:徵兆)。

真早著有聽講楊維哲教授在台大數學系,用台灣話教微積分。我自轉來台灣,在台灣科技大學兼課教電子商務和資訊安全,嘛曾被邀請去台大和清華,講網際空間的國際戰略和新興網路安全科技等,十幾冬來,我上課攏嘛85%用台灣話、10%用英語、剩5%才用之那話。啥人講台灣話祙當講高科技!偏見!

目前在咱在鼓舞恢復台灣話的過程,希望大家對用甚麼字較好較對,盡量互相探討溝通著好,無需要過度堅持自己的看法。在咱台灣人有真正屬咱自己的國家以前,用咱極有限的民間力量,真困難達成台灣字的標準化。

社會生活中,咱著以台灣話做主要語言。寫文章或著作學寫或插台灣話,在課堂教冊嘛盡量對學生講台灣話教台灣話。波羅地海三國、芬蘭、愛爾蘭和克羅埃西亞的民族覺醒歷史,清楚證明:若有民族主義的動力,予自己的母語閣活起來,真緊!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