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革命無必然著流血流滴

【劉重義講堂】革命無必然著流血流滴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革命運動研究》劉重義、李逢春合著;《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劉重義自序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常常在各種表示希望台灣獨立的場合,聽著一句「台灣無革命的環境」。講話的人大概是攏有一種錯覺,認為革命著愛舉刀舉槍,拍到流血流滴,致到內心驚惶,希望台灣獨立會當安安穩穩完成,呣免經由自己黑白嚇驚自己的「革命」來達到。

台灣若獨立,一定會對目前非法閣無正當性的外來赤藍假「之那民國」體制,在政治制度、社會價值、國家領導人事以及政府活動和決策會有根本的改變,以建構一個新閣進步的現代國家為目標。其實,這種大規模的社會改變著是革命!
確實,革命運動既然是以建立社會新秩序和改變現有的政治體系為目標,必然會引起當權的反動集團的反抗和壓制,這種必然的革命與反革命互相對抗,說明了強制力不可避免。這種強制力常常會牽涉運用議會鬥爭和大規模的群眾示威或暴力,或三種攏出現。

不過,自1986年菲律賓人推翻獨裁者馬可仕的「民力革命」(People Power Revolution)了後,續落,1989年捷克人民推翻共產黨統治的絲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閣彼年11月初9,柏林圍牆被拍破開放結束東德政權,羅馬尼亞的共產黨獨裁者嘛被推翻,1990年代波羅的海三國相接續舉辦公民投票,宣佈脫離蘇聯,2000年9月塞爾維亞人就以相當低程度的暴亂和傷亡,咁那二人喪失生命,推翻在位11冬的獨裁者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šević)。

整體來講,東歐共產國家的民主化和後來的阿拉伯之春等等,咱見證革命無必然著流血流滴人頭落地。在世界民主化的風湧浪潮衝激下,人權觀念隨哩進步,革命和反革命雙方攏受著這種現代化社會思想的約束,雙方的暴力到尾攏能降低,以相對和平的方式達成政權的移轉。

台灣社會的現實狀況是:台灣人占人口近97%,超過65%支持台灣獨立,自認是之那人而且反台灣獨立的赤藍人無到3%,上重要是,假「之那民國」落伍體制在台灣無存在的合法性嘛無正當性。

美國獨立革命當時,只有約三分一的人支持獨立,三分一反對獨立。波羅的海三國要脫離蘇聯當時,各國內底攏有超過40%的俄國移民,俄國移民大部分攏呣敢表示贊成獨立。卻,怹攏勝利爭得國家獨立。

就革命運動理論來講,台灣社會已經為台灣民族獨立革命提供真成熟的革命環境。台灣民族主義者應該組成公開主張台灣獨立的革命政黨,結合群眾活動,跳脫投降主義者「講台獨無票」的陷阱,明白向台灣人指出,彼個陷阱已經證明是培養買辦集團的毒窟。咱著用堅定的台灣民族主義信念,積極公開推動獨立建國,振作台灣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的民族氣魄。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