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李登輝秘錄》第三篇與第四篇

《李登輝秘錄》第三篇與第四篇

by 望小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李登輝秘錄》第三篇

曾永賢、曾永安在兩岸擔任情報蒐集任務

李登輝秘錄第一部「虛虛實實的兩岸關係」共有10篇。

日本《產經新聞》刊登《李登輝秘錄》,講述前總統李登輝執政時的兩岸關係,

第3篇「多舛的命運 協助建立極密管道」中介紹,1990年代前總統李登輝的國策顧問曾永賢與投效共產黨的哥哥曾永安分居兩岸的為中台建立了極密管道。

主文是,被台灣總統李登輝賦予建立對中情報管道任務的國策顧問曾永賢1992年末,以李的代理身分,極密地暗地裡在北京與國家主席楊尚昆見了面,楊很緊張地對曾說:「今後請跟這位男士聯絡」,並指著身旁坐的軍總政治部聯絡部長葉選寧(1938至2016年)。

楊這時已逐漸失去實權,於1993年3月退任,而且將國家主席的立場全權委託給葉,楊可能是想完成自己的職責吧。曾之後通過葉和其部下等,建立了中台最高層的極密管道。

事前不知道會與楊會談的曾是從香港經澳門到北京的,之後在位於北京西北部風光明媚的玉泉山之中央軍事委員會的招待所等他的便是葉。

葉是與毛澤東(1893至1976年)一起在日中戰爭打過仗的元帥之一葉劍英(1897至1986年)的次男,擁有共產黨幹部的父親,是被稱為太子黨的精英2世。

葉在工廠工作時發生失去右臂的事故,故兩人初次見面時,葉是用左手與曾握手的。葉一開口便邊開玩笑地說,「可以和您的哥哥、和你直接談(中台)問題真是太好了!」

葉表示,「(1949年中台政治切斷後)修復兩岸關係是瞭解歷史的我們這一代必須解決的」。實際上曾和葉並不認識,是大曾10歲的哥哥曾永安與葉有交情。哥哥戰後到早稻田大學留學後偷渡到大陸投身中國共產黨,在軍中負責對外情報蒐集的任務。

哥哥通過女兒結婚的對象、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幹部認識了葉。對曾而言,是在中國活躍的哥哥協助建立了極密管道。但哥哥於70年代病死在天津,之後由哥哥的女兒在水面下,與葉之間牽了很細的線。

1993年以後,曾在香港、澳門、泰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等,與葉本人或部下等每年約見2次面。他回顧說,「聊相互的內政、兩岸關係的前景。彼此說出真心話對於化解誤解是必要的。」

東西冷戰時代,兄弟隔著台灣海峽在東、西兩側不同陣營中擔任「情報」任務真是命運多舛,但相反的,說不定成為了中台建立極密管道的信賴關係之基礎。

1995年7月發射彈道飛彈時,打電話通知曾的是曾沒見過的葉的部下。戰爭剛結束時,日本和台灣都一樣,知識份子階層因為對「帝國主義」反彈,有一段時期全都去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埋頭於「共產主義」了。

李也誇下豪語說,「那時我也在(就讀的台灣大學等)的讀書會學習了共產主義,還相當熟呢。」有學究精神的李只是參加了讀書會,但一起在早大留學的曾兄弟則競相加入共產黨,增強了對中國的憧憬。沒能去大陸的曾後來在台灣被逮捕而轉變了思想。

《李登輝秘錄》第四篇

日本產經新聞連載「李登輝秘錄」第一部第4篇指出,總統府前國策顧問、1992年任總統李登輝密使與中國最高層接觸的曾永賢透露,台灣、中國及新加坡曾計畫合設航空公司。

李登輝秘錄第一部「虛虛實實的兩岸關係」的1至3篇指出,曾永賢於1992年底擔任李登輝的密使與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以及楊尚昆的部下之間建立極秘的管道。

今天刊載的第4篇一開始寫道,曾永賢說:「曾討論過中國、台灣以及新加坡合資成立航空公司的方案」。

中國、台灣與新加坡考慮合資成立航空公司的方案就是透過曾永賢與中國高層建立的極秘管道進行疏通的,但最終幻滅。

曾永賢表示,1994年年初他與中國方面的對口人士、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聯絡部長葉選寧多次討論3方合資設立航空公司一事。

出資比例是中國、台灣各持45%,考慮總公司設在新加坡,新加坡持10%,這項3方合作的計畫,李登輝也同意。

曾永賢說:「或許是李總統認為台灣與中國合資設立航空公司可讓兩岸關係安定吧。」除了中國、台灣以外,也讓第3國新加坡加入的話,就有安全閥,可試著讓兩岸製造互信關係的開端。

當時兩岸之間基於安全保障上的理由,禁止航空與船舶的直航,雙方往來只能經由香港,3方合資成立航空公司可能是想促成擴大人員往來與物流的「兩岸直航」計畫。

李登輝1994年5月16日訪問南非回程途中以專機加油為由,短暫停留無邦交的新加坡時,向新加坡總理吳作棟(1941年生)提出合資成立公司的計畫。

但是曾永賢說:「新加坡總理修正提案,希望出資比例是各持1/3。」台灣和中國都沒同意,因為擔心合資的總公司若登記在新加坡的話,就會被新加坡完全掌控,結果計畫胎死腹中。

上述與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1923至2015年)在2000年出版「李光耀回憶錄」(世界書局)所透露的稍有出入。

李登輝1994年5月訪問新加坡時,向吳作棟提案表示考慮設合資成立航空公司,這段經過是曾永賢的記憶。

但李光耀的回憶錄寫道,李登輝的提案是設「海運公司」,李光耀與吳作棟將計畫改為在海運公司之外,再加設航空公司,而且新加坡的出資比例提高,變成中國、台灣、新加坡3方均等。

曾永賢表示,李登輝贊成合資設公司的方案,但考慮到有困難的情況(在獲得中國同意之前),因此請新加坡協助解決問題。

新加坡或許是想發揮主導權,撮合中國與台灣。

後來,吳作棟拿此方案訪問中國。1994年10月6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吳作棟與楊尚昆的接班人、1993年3月就任為中國國家主席的江澤民(1926年生)會談,探詢江澤民的意願,但江澤民沒點頭。李光耀回憶錄中寫道,江澤民對吳作棟說:「很遺憾,這不妥當。」

台灣方面的密使曾永賢與中國方面的對口葉選寧已事先做了疏通,但重要的是國家主席江澤民在當時似乎基於兩個理由對李登輝有不信任感。

《望春風週報》SP28-B1/2019-0427-0503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