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民粹主義製造精神錯亂的戇百姓

【劉重義講堂】民粹主義製造精神錯亂的戇百姓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一堆戇台灣人支持一個王祿仔仙,大老熱大漏氣!(圖/翻攝自自由時報)

文/劉重義
(编者:請用台語讀)

在之那共產黨綁匪一黨專政統治下,之那社會只有民粹主義,所謂「之那民族主義」並無存在。簡單的事實是:圖博、東突、內蒙和香港等所在,大部分人並無願意做之那人。所以,現今的之那社會並無構成「之那民族」的條件。

之共綁匪製造武漢病毒,散播殘害全世界,竟然看別人的囝仔死祙了,在之那社會宣揚自己是「勝疫國」,大部分民眾較欣慕的美國是「敗疫國」,藉機會鼓動「威權體制較優越」的民粹動機,來為之共綁匪的擴張主義添香火。

哈佛教授朱利安•格維茨(Julian Gewirtz)講:之共綁匪要贏的信念正在塑造大眾民族主義和官方強硬的外交政策,會閣較強烈要求怹的意願被遵從,這寡想法並呣是咁哪限在中南海的大廳內。

格維茨教授要強調講:之那大眾在民族主義的催逼下,彼種要贏的信念已經和中南海大廳內的彼寡頭目仝款。某種程度反應伊無真瞭解專制統治下,大眾的思想和行為按怎被民粹化,來失去自主的獨立思考和判斷。

其實,在專制體制下,權力集團講啥,追隨者或被民粹化的大眾著隨哩講啥,大眾選擇服從威權,無同意的人真少有機會放送擴大反對聲音。

蔣介石講「反攻大陸」,大眾在公開場合著講「反攻大陸」;蔣經國講「共匪和美帝分別策動支持國內的流氓反動份子」,大眾媒體著講「黨外人士是三合一敵人」;蔡英文講「中華民國台灣」,雖然字面上的意義逐清楚是「台灣是之那的一部分,台灣的前途由全體之那人民決定」,完全違反原生民進黨黨綱,卻民進黨人乖乖做龜仔子,台獨陣營嘛幾乎攏恬恬順服。

在民族主義強烈的社會,團結是大眾結合起來的,外來勢力和內部反民族勢力,真困難拍敗或改變怹去接受違反民族利益的選擇。在民粹思想氾濫的社會,團結是由權力集團撐住,外來勢力和內部反動勢力,只要能當拍敗或撼動人數真有限的權力集團,著會成功。

台灣社會一直無法度喚起台灣民族主義,和台灣人長期被統治集團和政客操弄民粹有直接的關係。

民粹運動不斷將正常人改變做無理性的戇百姓。奢颺(之那話:熱鬧喧騰)一時的韓國瑜熱潮,是典型的民粹運動,一群反赤藍權貴的低層赤藍人為核心,用「賺大錢」著能當騙一大群對民進黨施政不滿的台灣人,大家目睭予屎糊哩,隨一個王祿仔仙黑白撞黑白吼,選舉過後,才發現按怎會戇戇去支持一個笑死人的草包仔。

彭文正等人在「論文門」注重追查真相,我個人較注重觀察台灣人在「論文門」爭議過程中的反應。我到今看到的是:民粹運動嘛不斷予戇百姓精神錯亂。蔡英文集團利用執政優勢的特權和資源,硬拗硬騙,有一寡心內有數的台灣人選擇恬恬,有一寡人積極操弄基於「恐共」的歪理,來煽動戇百姓:袒護蔡英文詐騙學位,醜化彭文正的動機,踐踏「誠信價值」,閣反對維護「言論自由」。

頂面有解釋過,糾正一個民粹化的社會,著是需要改變權力階層。總是,對台灣來講,這只能當改變一時,無長久性。要予台灣民族建國成功,閣有永續的發展,咱需要宣揚台灣民族主義。台灣民族主義的理念,才會引導台灣社會脫離落伍反動的民粹思想,邁向現代優質的進步社會。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