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台灣民族」的形成

【劉重義講堂】「台灣民族」的形成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2012台灣民族同盟520重回龍山寺遊行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台灣特殊優越的海洋地理環境,17世紀著開始接觸西方進步文明的思想、科技和管理知識,帶動了先進的教育、交通和通訊建設,活絡了無仝地區住民的交往和流動。這種發展予真濟原本侷限在地區意識的住民,擴大視野到台灣整體,漸漸形成經濟共同體,並發達海洋貿易。

另外一方面,外來統治勢力的壓迫和剝削,引起在地住民的反抗,聯合採取行動維護集體利益,「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亂」的鬥爭循環,擴大深化台灣住民共同命運的意識。

日本時代的台灣文化協會運動和台灣議會請願運動,充分表露台灣住民認識大家有共同的政治命運。總是,著等到二次大戰後1947年,外來支那黨主政的「支那民國」(Republic of China)啟動「二二八民族屠殺」,有計畫地殘殺台灣社會菁英,藉此破壞台灣社會既有的秩序,以方便外來支那黨壟斷台灣政治、經濟和社會的權力和資源。這個淒慘的二二八經歷,予台灣人徹底覺醒:著建立真正屬於咱台灣人自己的國家。

由經濟共同體,進一步凝聚成做政治共同體,「台灣民族」才正式存在並踏入世界民族解放運動的舞台。

現在台灣住民中間:堅持自己是支那人的,占無夠總人口的3%。咱稱這寡人「赤藍人」(Chanian),怹呣是支那人,除非怹有支那人民共和國國民身分,才會當講是支那人,親像著愛有美國國民身分才是美國人仝款,赤藍人住咱台灣呷咱台灣,竟然無認同咱台灣,當然咱嘛認定怹呣是台灣人;有足65%的台灣住民堅持要有自己獨立的國家,堅持要做台灣人,呣做支那人;其他近30%在赤藍假「支那民國」毒化教育下,不幸產生認同混亂,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嘛是支那人,就台灣民族獨立運動的立場,怹猶原是咱的同胞,咱著爭取怹這寡人做台灣人,作伙打拚建立咱自己的國家。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