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想要余登發彭文正嗎?

【劉重義講堂】想要余登發彭文正嗎?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黨外人士到高雄縣抗議遊行,1979年1月22橋仔頭示威,由陳婉真(左)與陳菊手持「堅決反對政治迫害」走在隊伍最前頭,曾心儀與胡萬振高舉要求「立即釋放余氏父子」布條。(圖∕陳博文攝)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革命運動有一個結論:反抗外來統治的民族獨立運動,若拖延長時間祙成功,被壓迫民族會陷入模仿壓迫集團的習性和思維。

民視新聞網今仔日這條新聞:『統促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中華婦女聯合會理事長何建華涉嫌招待中配出國旅遊,涉及賄選遭起訴,並被查出幕後金主是中國長沙台辦。台北地檢署持續追查,何建華疑遭中國吸收在台發展組織,她除了舉報中國所謂「台獨分子」,還收了3萬人民幣,以中國提供的新聞稿,轉發給媒體人彭文正等,大肆渲染總統蔡英文學歷造假。台北地檢署今依違反《國家安全法》起訴,並求處重刑。』

隨時予我聯想到,外來赤藍黨恐怖統治時期,「愛國匪諜吳泰安陷害余登發爸子」的事件。

1979年1月21,蔣經國集團製造荒誕的藉口逮捕前高雄縣長余登發爸子,特務是運用威脅利誘的惡質手段,拐騙一個心智無逐正常的民間寺廟童乩吳泰安,來陷害已經76歲高齡的余登發「知匪不報、為匪宣傳」。

消息真緊傳開,黨外人士討論後認為必須有無顧個人生死的決心,採取公開抗議做為反應。就按呢,隔日大家聚集高雄余家,發動台灣民主運動史上重要的「橋仔頭示威」,參加的人有30外人,手舉「堅決反對政治迫害」、「立即釋放余氏父子」的大布條,第一擺公然向實施30冬的戒嚴法挑戰。

參與此擺示威遊行的曾心儀女士在搭車轉來台北的路上,非常激情吼講:「國民黨的戒嚴令已不再是處女了,我們已強暴這30歲的老處女了!」

軍法庭在4月16宣判吳泰安死刑,余登發爸子分別被判有期徒刑8冬和3冬。5月28,吳泰安在景美軍法看守所,精神好好面色正常完全無驚惶隨著獄卒走出監房大門,伊憨憨認為照原先的「約定」,軍法官咁哪是假影判伊死刑,做模樣騙台灣社會,「三月日後著會放他出來,並且在調查局予伊做一個課長。」

結果,囚車卻直接駛去刑場,伊才知影受騙扮演「愛國的真匪諜」。槍決前,聽講留下遺言:「我真對不起余老先生。」蔣經國集團快速槍殺吳泰安是典型的殺人滅口,斬斷余登發爸子追查真相的機會。

雖然「何建華案」目前無完全照抄「吳泰安案」的劇本。總是,這種「還收了3萬人民幣,以中國提供的新聞稿,轉發給媒體人彭文正等,大肆渲染總統蔡英文學歷造假。」這段是模仿赤藍警總濫用司法在編故事,企圖牽連彭文正,恐嚇堅持誠信價值追究「論文門」真相的台灣人。咱已經可以清楚看著詐騙集團的龜腳趖出來。

蔡英文「論文門」騙局已經無退路。其實,咁哪看伊在國圖彼本拖屎連的所謂「博士論文」,任何有寫論文經驗的公正人士,應該攏會當100%確定蔡英文根本無博士論文,所以博士學位士講假的,竟然敢公開歕雞歸講:免改一字,著得到1.5個博士學位。

置在國圖彼本蔡英文的所謂「博士論文」,約450頁內底超過400字亂七八糟的錯字,自己偽造的指導教授連名著寫呣對,連基本的目錄著做祙好勢,1983年的論文大部分是透過科學小說才存在的時光機器(Time Machine)用1986以後的電腦輸入列印。

蔡英文這本國圖版拖屎連的所謂「博士論文」,準做伊送一牛車黃金予指導教授,指導教授嘛無可能予伊進入論文口試程序,即使指導教授是黑心的,嘛會將全文改予較有論文格才送出。

蔡英文最近舞真濟「大外宣」企圖掩蓋不斷被暴露的前後對祙起來,時空地點黑白騙的資料。大老熱大漏氣的結局已經接近,對台灣社會和國際形象攏會造成一段真䆀的影響,這咱著愛有心理準備。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