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訪 » 【專訪】總統府資政姚嘉文 期勉年輕從政者努力政治改革

【專訪】總統府資政姚嘉文 期勉年輕從政者努力政治改革

by 望小風
美麗島大審(1980年3月18日於軍事法庭接受審判的美麗島運動領導人。左起為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

(記者林慧滿/專訪)  現任總統府資政姚嘉文,同時是清大的副教授,曾經擔任民進黨黨主席與考試院院長,也是40年前美麗島運動的副總指揮,是台灣民主化過程中的重要代表性人物。年輕一代可能對他不是很熟悉,但你肯定在歷史課本上看過他──在美麗島大審判中,姚嘉文就站在露出讓人困惑微笑的施明德前面。接受本報專訪,敘述自己擔任律師的緣起、歷程,及從政的經歷和理想,淡出政壇成立基金會及廣播電台推動台語文教育的成果及目標,與讀者分享筆耕數十年的趣事,及近期推動“台灣國家聯盟”並期勉年輕從政者參政要推動改革,不是靠唱歌或顏值取勝。最後,談到對國際局勢的看法,認為美國兩黨對台灣的支持重視不會改變。

姚嘉文與周清玉夫妻合照

姚嘉文與周清玉夫妻合照

國文老師的鼓勵 走上法律人生

1945年,姚嘉文就讀於和美鎮培英國小,1951年進入彰化商職初、高中部就讀,原本,姚嘉文有個「文學夢」。姚嘉文喜歡寫作,在校的作文成績優良,但考慮到文學家在當時不好賺錢而放棄了這個念頭。高中的國文老師看到他的寫作能力,說他明辨是非,急公好義,又有演講能力,便鼓勵姚嘉文去考律師。姚嘉文笑說,當時對商法已產生興趣的自己心想:「寫狀書也是在寫作」,便接受老師的建議,改變志向,立定「當律師」的這個夢想。

退伍後,1957年以第一名通過台灣省公務人員普通統計人員考試,擔任電信局業務員,邊工作邊自修法律,1962年進入台大法律系,1966年考取台大法律研究所,並取得律師資格,姚嘉文花了九年才考上律師。之後,邊從事律師邊在輔仁大學教課,並考取美國獎學金到美國研究「貧民法律服務」。1973年回國後,姚嘉文與林義雄、張德銘共同創辦臺灣第一個「平民法律服務中心」,專攻違章建築,並訴求政府編列預算,進行社會福利,但當時政府部門並沒興趣。深知要在臺灣提供貧民法律服務,僅僅這樣是不夠的,法律改革才是重點,因此擔任「比較法學會」總幹事,推動司法改革。

從政之路

因工作關係參加台北青商會,與立委康寧祥等人結識。1975年康寧祥辦《台灣政論》雜誌需要辦公室,他把律師事務所會議室借出做為雜誌編緝室,因此認識省議員郭雨新。那年郭雨新在宜蘭選立委(第一屆立委增額補選)卻被作票落選,他和同為律師的林義雄一起幫郭打選舉無效官司但敗訴,這讓他見識到選舉舞弊的惡質。1976年,郭雨新無意再連任省議員,推薦林義雄選省議員,他去宜蘭幫忙並登記擔任助選員。

姚嘉文回憶說,在林義雄選上省議員後,輔仁大學從下學期就不發聘書給他,「學校明講是國民黨知識黨部要求的」。他說,「我很喜歡教書,教書也很認真,但這很不合理!我被激怒了!」1978年恰逢國民代表選舉,彰化鄉親找他,他答應回鄉參選。姚嘉文說:「我就火大啊!我拿合法的證去助選捏。」突如其來的開除加深了姚嘉文參與民主運動的決心「很討厭!既然把我停聘,我就回彰化選國大代表。」這也使姚嘉文一頭栽進這條他口中的政治險路。

《美麗島》名字像旅遊雜誌 成功闖關

1971年,聯合國決議北京政府代表中國取代中華民國、1975年蔣介石亡故由兒子蔣經國接班,喊出「革新保台」、重用台籍「青年才俊」。姚嘉文說,當時台灣社會充滿改革希望與要求,黨外對於改革也逐漸形成三個主張,包括解除戒嚴、國會全面改選、修改憲法。

1978 年立委黃信介整合黨外成立「黨外助選團」,並到全台各地宣講。國民黨自由派與黨外都認為改革最大障礙就是警總(警備總部),這讓警總很緊張。姚嘉文指出,1978年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國代選舉前10天,政府宣布停止選舉,高雄縣長余登發12月領銜發表「全國黨外候選人共同聲明書」;豈料,隔年1月余登發父子被警總抓走,被控「為匪宣傳、知匪不報」,而黨外決議由他擔任辯護律師。

政府宣布選舉停止,但黨外活動越來越密集。黃信介認為《台灣政論》被禁之後,為黨外必須再有一本雜誌。姚嘉文說,黃信介去跟國民黨交涉,蔣經國同意再批准發行新雜誌,並取名為《台灣正論》,但新聞局承辦人看到有「台灣」兩個字就不准。

「我太太在廚房炒菜,聽到大家的討論,她說不然用『美麗島』好了!」姚嘉文回憶說,妻子周清玉剛從美國回來,從機上看到台灣地貌很美,從桃園機場走高速公路到台北,景色很美麗,她心想既然不能用「台灣」兩個字命名,為何不用「美麗島」?

姚嘉文笑說,大家接受周清玉的建議,交由他的律師事務所辦手續,新聞局承辦人以為這是一本觀光旅遊雜誌,沒有政治意涵,就同意申請了!

黃信介是美麗島雜誌社發行人,姚嘉文與林義雄擔任雜誌管理人,總經理是施明德,社長是剛被停權的桃園縣長許信良,而副社長是呂秀蓮和黃天福。姚嘉文說,雜誌 發行情況不錯,雜誌社的運作構想,類似一個政黨的經營,基金管理委員會就像中常會或中央委員會,編輯部類似文宣部,而社務會議則是黨員代表大會,並於基 隆、桃園、台中、雲林、台南、高雄、屏東等地設立服務處。

Dav

園區匾額

台灣民主轉捩點–美麗島事件

1979年12月10日高雄服務處,原規劃在扶輪公園(現為中央公園)舉辦一場演講會。姚嘉文表示,他是被通知去演講,車子從台北開往高雄,經過收費站被警方攔下來對車號和姓名,但他不以為意,到了現場才知道活動弄那麼大。

姚嘉文回憶說,當時情況很緊張,原規劃從服務處出發往右邊去中央公園(扶輪公園),但前面被軍隊擋住,服務處的人火把都準備好了,不能遊行怎麼辦,不然叫人 去買張地圖,到樓上去決定怎麼辦,但高雄的人決定一定要遊行。他說,「那時有點失控,不曉得怎麼辦」,但地方已經準備好要遊行,有鞭炮、彩帶、火把,遊行 就尊重地方決定,既然右邊不行,就走左邊,計畫從圓環過去,但遊行不行就就地演講。

「人很多,四周都是軍人,民眾士氣激昂,當時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那麼多人慷慨激昂,喊打喊衝!」姚嘉文表示,事後才知是人家人安排的,聽說是高雄市長王玉雲動員的高雄黑道兄弟。

姚嘉文指出,警總鎮暴部隊把民眾包圍起來,施明德叫他去談判,但新興分局要求解散,不久就有人跑來說軍方已經在放催淚瓦斯,他和施明德立刻離開分局,上前導車把民眾帶回服務處,但已經開始在打了,場面完全失控。

擔任總副指揮的他,說:「我一生做過最重要的決定,就是參與美麗島民主運動。」付出極大的代價,但永遠不放棄,而鍥而不捨的結果,贏得了現在臺灣引以為傲的民主自由。「臺灣的改革,我有份!」姚嘉文露出驕傲的表情說道。

13日早上開始抓人,姚嘉文說,第二天就被送到安坑,開始疲勞式訊問50天,只讓他坐在籐椅上,刻意不讓他睡,每次他疲乏欲睡時,調查員會搖醒他,叫他抽菸、吃水果、喝咖啡和聊天,等他精神疲憊意志衰弱後才錄取口供並要求寫自白書。

在美麗島大審判中,軍事法庭以「二條一」叛亂罪起訴美麗島運動中的領導八人,當時, 這條罪是唯一死刑,但得知消息的姚嘉文當時便判斷最終不會判死刑,因此沒有那麼擔心。姚嘉文表示,因為當時他們在國際上是有聲望的,而警備總部的聲望極 低,在海內外國人以及國際的關注下,判領導八人死刑只會造成政權的更不穩定。入獄後,獄友比姚嘉文本人還擔心他的判刑,面對獄友著急地詢問,姚嘉文只老神 在在、默默地在牆上寫下他預估的刑期──12。

在軍事法庭最後陳述時,姚嘉文引用《暴君焚城錄》,基督教受到迫害,聖人彼得殉教的故事說:「我決定像彼得回到羅馬一樣,回到美麗島,跟我的朋友一起承受這災難,我已向妻子承諾,我將奉獻給妳命名的雜誌《美麗島》……被告請求,我們不承認檢察官 指控的犯罪,我們願意為《美麗島》獻身,被告只要求無罪,不要求認罪而減刑,台灣民主運動的推展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止的。」──姚嘉文,1980年美麗島大審最後陳述。最終,姚嘉文遭判刑12年,7年1個月後假釋出獄。

在姚嘉文看來,《美麗島》一群人反應的向來只是社會的主張,只是解除戒嚴一事確實威脅警備總部、軍方之生存,軍警決定壓制這個趨向、潮流,是故發生橋頭事件、到《美麗島》雜誌創刊後一連串活動、到《美麗島》成員最終被推上軍事法庭審判。

出獄後,姚嘉文馬不停蹄地繼續為臺灣付出一己之力,於民進黨主席任內通過了《臺灣主權獨立案》,奠定臺灣主權獨立,澄清臺灣國際地位。

獄中克難撰300萬字小說  重拾年少夢想

「要關12年,吃飽閒閒沒事!所以要有長期抗戰的準備,我先讀一些史料,寫歷史小說!」姚嘉文指著一張黑白照片,那是他在牢房裡,用棉被當椅子,書本堆疊當桌子,他在克難的環境,寫了300多萬字的歷史小說《台灣七色記》。

他的妻子周清玉則在獄外當「書僮」,負責幫忙找書籍資料,七年期間共送進獄中一千多本書。周清玉說,當年姚嘉文寫好的稿子,是透過其他外役監的牢友,在送洗衣服時,偷偷將一張張稿子送出來,她再偷偷藏著。姚嘉文說,小說寫好是請人偷偷運出監獄,妻子周清玉也不敢擺在家裡,手稿到處藏,藏到忘記擺哪裡,他出獄很多年後,當時美麗島其中一位辯護律師張政雄問他那些「稿紙」還要不要,他才趕緊拿回來。他還說,宣揚理念用小說的方式最有效,書中有很多隱喻,在戒嚴的年代,不能寫太白,不然會被禁。

向陽說,歷史小說的寫作,對於任何一位作家來說,都是高難度的挑戰,姚嘉文以律師從政,參與黨外民主運動,因美麗島事件下獄,而能在獄中堅定心志,大量閱讀台灣史文獻與著作,斟酌歷史和小說之間的虛實,研磨歷史小說的敘事模式,寫出台灣人的故事,更屬不易。

「美麗島事件」入獄七年多,意外讓姚嘉文重新找回年輕時代的夢想,姚嘉文藉由歷史小說,還原台灣的歷史真相,繼《台灣七色記》之後,他又完成了另外兩部歷史小說:《霧社人止關》(2006年,描述 1787年大清帝國統治時期的「林爽文事件」、1930年日本統治時期的「霧社事件」,以迄於1947年二七部隊的「烏牛欄橋之役」等三大歷史反抗事件, 而以霧社人止關展開並做收闔)、《九號任務》( 2008年,透過女特務的故事,演繹美麗島事件)兩本歷史小說書。並在2019年獲得第32屆吳三連獎小說類,奠他在台灣文學與歷史的定位。

研讀易經 參研生活智慧

在獄中的悠長歲月,姚嘉文閱讀大量書籍,其中一輩子受用的哲學智慧是易經,讓他體會人生就是不斷遞變,如何應變,就如同從參政到軍法審判入獄,人生經歷無法預料的巨變,該如何安身立命才能度過獄中漫長光陰。姚嘉文說,前半年心煩意亂,其他時間都感到平靜。整理歷史資料、研究古今各種曆法、寫小說、運動、禱告、睡覺,寫小說、運動、禱告、睡覺……,這就是姚嘉文的監獄生活。及至今日,他都還會在日常生活運用易經,但他開玩笑說:有人以為是卜卦預知未來或擇日,其實他只是運用其中的思想。

台語文創意園區揭牌

台語文創意園區揭牌

推動台語文教育

出獄後,除了參與民進黨,他曾參選擔任一屆立法委員,他說:因為個性不適合選舉文化,而未再擔任公職,一直到阿扁上任才任總統府資政及考試院長,期間則成立關懷文教基金會及廣播電台,推廣台語傳播,舉辦台語演講及文化夏令營,希望改變以往認為講台語很粗俗的觀感,促進語言平等,近年還促成“國家語言發展法”立法。妻子周清玉並向彰化縣政府爭取在八卦山上一廢棄軍營成立“台語文創意園區”,播放台語電影、演出歌仔戲和布袋戲,及舉辦台語研習及演講比賽。他說:三十年來,有無數青年反應,學習台語在社會上很有用,可幫助人際互動及表達能力。近年也積極在教育部推動台語教學及漢羅並用拼音,但因有委員不贊成學校教台語及文字運用未統一標準,有主張造漢字,也有主張羅馬拼音,他希望推行漢羅並用而有待努力。

期勉年輕從政者推動政治改革

他一貫的政治主張是推動政治改革,政黨是推動改革的政治組織,不是參政跳板或選舉機器。自從2008年參與舉辦“牽手護台灣”之後,團體組成“台灣國家聯盟”推動修憲及制憲,目標是「修憲、建國、讓台灣國家正常化」。鼓勵年輕人要參與政治,期勉參政不要為了職位,而要有改革精神,更不是以唱歌或顏值取勝。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