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勇敢無屈服的曼德拉

【劉重義講堂】勇敢無屈服的曼德拉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圖 / 1952曼德拉燒「種族隔離手冊」(翻攝自John Carlin著"Playing the Enemy")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曼德拉是在1944年加入「非洲民族議會」(ANC),這個組織從1912年成立以來,一直標榜用和平手段爭取黑色膚種的非裔族群的權利。然而,曼德拉發現壓迫非裔族群的惡法卻反而愈來愈多,而享有的權利卻變得愈來愈少。

ANC並且在1960年被白人政權列為非法組織而禁止活動。1961年曼德拉仿傚他所敬佩的南美革命英雄齊克瓦拉,開始組織並領導「民族之矛」(Umkhonto we Sizwe)準備進行武裝鬥爭,反抗南非白人政權的種族隔離政策。

1962年他偷渡出國到阿爾及利亞接受軍事訓練,返國後被捕並以偷渡及煽動罷工罪名被判服五年勞役。但是,當曼德拉還在獄中服刑的時候,白人政權發現了武裝行動的具體證據,1964年曼德拉和其他因此被捕的七位ANC的同志被控「陰謀以武力推翻政府」。

在死刑的威脅下,曼德拉在法庭的陳述,堅守被壓迫者有抵抗權的信念,不卑不亢挑戰法庭。他承擔領導「民族之矛」進行武裝鬥爭的所有責任,他靈巧地切割ANC和武裝行動的責任關係,為組織的領導階層「脫罪」。他意識到可能被處死刑,因此藉法庭陳述的機會,清晰地向後續接棒的同志交代此後武裝鬥爭的策略。

對於其他不實和基於惡法違反公義的指控,他不採取迴避、否認以求生存,反而據理宣揚他的理念,雄辯滔滔大義凜然:「我們絕不屈膝,我們別無選擇,只好採取一切可用的手段反擊,以保護我們的族群、我們的前途和我們的自由。」他在庭上總結:「我珍惜民主、自由社會的理想,讓所有的人和諧相處,大家機會均等。我希望為這個理想而活並且實現它,但是,如果有必要,我也準備為這個理想付出生命。」

曼德拉成為國際社會反對種族隔離的象徵

曼德拉的法庭陳述引起西方國家的注意與同情,在國際社會的聲援下,南非白人政權才不便判他們死刑,只判無期徒刑。曼德拉和其他被關在一起的ANC領導者在獄中教育、訓練刑期較短的年輕人,使他們出獄後更投入而且更能領導反對種族隔離政策的鬥爭。這所監獄成了非裔年輕人獲得深造的「革命大學」。曼德拉更能夠說服不同組織的反抗者團結起來,爭取改善在獄中的待遇和尊嚴,因此逐漸確立他在南非反抗運動的領袖地位。

長年流亡國外、曼德拉學生時代的戰友湯伯(Oliver Tambo)於1980年開始在國際社會發動「釋放曼德拉」運動,曼德拉成為國際社會反對種族隔離的象徵。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