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李登輝政府研究中心研討會閉幕致詞稿

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李登輝政府研究中心研討會閉幕致詞稿

by 望小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登輝今天很高興,應邀參加中山大學「李登輝政府研究中心」,所舉辦的「臺灣第二次民主化」研討會活動,這次討論的三大議題:「民主參與及憲政」、「地方自治與憲政」、「國家競爭力與南向」,都是台灣迫切需要面對的難題。

登輝要以「推動台灣第二次民主改革-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為題,跟大家分享憲改的必要性。

推動台灣第二次民主改革

登輝在一九八八年繼任總統時,台灣是「中國法統」的地方政府,國民黨政權是以威權方式統治台灣;用一部不適合台灣現況的「中華民國憲法」套用在台灣身上,整個國家的軍隊跟資源都是國民黨的資產。那時需要改革的問題很多,範圍非常廣泛。要從根本解決問題,就必需從修憲做起。

當時保守的國民黨政府,只想要用高壓的手段繼續執政,對於台灣民間社會的民主要求,是採取被動、負面的態度對待。一九九○年發生「野百合學運」時,登輝是學生所批判的對象,但我認為這些學生是有愛國心、有熱情跟理想的年輕人。我同意與學生五十三位代表對話,詳細聽完他們的主張後,答應學生的訴求,加速民主化工作。

登輝經歷無數困難,在人民支持之下,一九九○年六月召開「國是會議」後,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也就是六次修憲工作。達成的主要目標包括: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第一屆代表中國法統的老立委、老國代退職,從此中央各級民意代表全面改選。各縣市首長,也全部由人民選舉產生。

在此,我要提醒國人,當時世界上許多獨裁國家在推動民主化過程中,最後失敗的關鍵原因,是因為軍隊沒有中立,導致軍人發動政變推翻民主政府。

所以,「軍隊國家化」才是登輝推動所有民主化改革真正的起點;國防是國家安全最重要的基礎,也是國家主權最重要的象徵。讓軍隊不再屬於個人或政黨,落實軍隊國家化,成為安定國家主要的力量,登輝的民主改革才能穩定推動。

另外,在修憲過程中,反應最激烈的就是中國政府;他們為了要阻止台灣的民主化、自由化運動,在一九九五年及一九九六年,大規模軍事飛彈演習。但登輝依然以堅定的信念,繼續競選、辦理選務,讓人民順利投票。

數百年來,台灣曾被六個外來政權統治,一直到一九九六年人民直選總統,脫離被殖民者的悲哀與無奈,老百姓才真正完成當家作主的心願!

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召開「國家發展會議」,最重要的決議就是:「凍省」;凍結台灣省,不但可以處理地方政治派系利益問題,還可以拆穿,「台灣是中國的一省」的中國謊言。台灣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到了一九九九年,接受德國之音訪問時,更明白宣示台灣與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明確劃分界線。跨出台灣追求國家定位的第一步。

登輝在《新時代台灣人》這本書提到:「完成民主改革,蛻變為民主國家的台灣不應走回民族國家的老路。」一定要從虛幻的大中華思想中跳脫出來。其結果就是,擁有主體性的「台灣認同」這種新典範應運而生。

現在超過八成的國人已有共識,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就是台灣不屬於中國的一省,也不是地方政府,是獨立的狀態;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現狀。這些都是第一次民主改革的成果。

但經過三次政黨輪替的經驗,已暴露憲政體制的重大缺失;代議制度無法順暢運作,國會政黨非理性惡鬥內耗。而司法失去公正性與人民的信賴。

此外,過去太過度依賴中國;他們對台灣的優惠,都是出自政治企圖,會上癮的補助政策,目的是讓台灣的經濟體質喪失競爭力。當人民在享受政治自由的同時,經濟上卻沒有自由權、自主權,台灣的民主政治進程將蒙上陰影。

總之,我們國家發展,現在主要面臨兩項問題:第一項是「國家經濟的困境」,這和領導者的能力、兩岸關係以及全球治理的風險有關,領導者若沒有施政願景,國家發展當然就會受影響。第二項就是「政治改革的停頓」,譬如中央政府組織再造只有形式上的合併,但效率與效能並無提昇,以及地方分權的不足,使地方的發展與治理不夠健全。

對於「第二次民主改革」,登輝在《新‧台灣的主張》著作的第三章「邁向新台灣人的時代」提出三大優先方向:經濟均衡發展、資源公平分配、權力還給人民。

隨著社會的發展,科技的進步,讓資訊越來越透明,公民意識也漸漸提昇。當法國已經選出三十九歲的年輕人當總統,台灣憲法仍規定未滿四十歲,不能當總統候選人。年輕人沒有二十歲也不能投票。這些都反應出憲法內容及架構,跟現代已脫節。

過去馬政府就是輕忽了年輕人對未來的憂慮與憤怒,才會導致「三一八太陽花學運」爆發;年輕人用網路、選票表達對執政者最直接的抗議,國民黨也因此淪為在野黨。

所以,任何一個領導者,就算曾經得到人民壓倒性的支持而掌權,但若沒有明確的目標跟勇氣,很快就會被人民看破手腳。

每一個時代、每一個世代,都有需要解決的問題,以及期待的未來。制訂符合台灣未來需要的憲法,是我們對下一代最負責任的作為。

(二○一七年六月九日)

《望春風週報》SP24-B1/2019-0330-0405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