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劉重義講堂 » 【劉重義講堂】「傲慢」是真通俗的台灣話 根本無歹到「侮辱警察、妨礙公務」的程度

【劉重義講堂】「傲慢」是真通俗的台灣話 根本無歹到「侮辱警察、妨礙公務」的程度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Catdog(維基百科)

文/劉重義

(編者:請用台語讀)

一個民眾因為不服被警察開單,和警察發生言語上的衝突。這位民眾真祙爽,嗆警察尚傲慢。警察起受氣,竟然指控這位民眾「侮辱警察、妨礙公務」,並現場將民眾銬手銬。

「傲慢」是真通俗的台灣話,根本無歹到「侮辱、妨礙」的程度。

2005年12月,台灣石油工會幹部改選,有4個人聯合競選推出文宣批評對方個人力量是「狗吠火車」。結果,被檢察官依妨害名譽起訴,甚至一審判有罪,上訴二審到2007年6月才改判無罪。

外來赤藍權貴非法建構的假「之那民國」民族壓迫體制,過去長期有計畫地消滅咱台灣話,造成尤其一寡掌握公權力的官員呣識台灣話,怹尤其基於養成的壓迫心態,著會趁機會黑白解釋台灣話來作為控告的理由。

今仔日,咱台灣人若真正有自己的正常國家,相關的警察局長應該即時去瞭解:若是彼位警察確實叫是「傲慢」構成「侮辱、妨礙」,按呢,伊應該暫時被調離和基層民眾接觸的勤務,要求伊去上台灣話的課程;若是彼位警察是因為祙爽,故意藉口將民眾銬手銬展屋風,按呢,伊應該受處分。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