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二十一世紀 台灣要到哪裡去(上)

二十一世紀 台灣要到哪裡去(上)

by 望小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台灣研究基金會黃創辦人(煌雄)、江董事長(東亮),各位學者專家,各位來賓,大家午安,大家好:

今天,登輝要感謝「台灣研究基金會」邀請,參與「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研討會;在這短短兩天活動中,所討論的六大主題:「自1996年以來歷次總統選舉與政黨競爭之回顧」、「3次政權和平轉移的實踐與探討」、「6次總統選舉與民意變遷」、「民選總統的憲政規範與實際權力運作的回顧與探討」、「總統直選制度對兩岸關係的影響」、「從台灣民主發展反思總統直選」等,內容既有文獻探索,又兼具前瞻性批判,主辦單位之議題設定相當用心週全。

今天,登輝要以民主台灣的四個面向,包括:

一、「民主方法辯證:『委任直選』與『人民直選』」。

二、「民主台灣的挑戰與衝擊」。

三、「民主深化與鞏固」。

四、「民主未來與展望-憲改是台灣唯一的路」。

最後以「建立正常化國家」作總結,與大家分享二十一世紀,台灣要到哪裡去,登輝的相關看法。

一、民主方法辯證:「委任直選」與「人民直選」

台灣曾歷經六個外來政權輪流統治,直至一九九六年人民直選正、副總統前,人民參政、選舉權多是間接且殘缺。我國自解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後,關於國家領導人是採「人民直選」亦或是「委任直選」,曾有一段長時間的辯證,討論過程熱烈且對立。當時登輝即認知到,台灣人民想自己當家作主的意志強烈,「人民直選」勢在必行。

登輝經歷無數困難,在人民支持之下,一九九○年六月召開「國是會議」後,完成不流血的「寧靜革命」,也就是六次修憲工作。達成的主要目標包括:終止「動員戡亂時期」、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第一屆代表中國法統的資深立委及國代優遇退職,自此中央各級民意代表全面改選。各地方縣市首長,也全部由人民選舉產生。

最重要的是,「人民直接選舉總統」等相關條文正式入憲。實施至今,當初無論反對或贊成的人,皆可從這套憲政機制,獲得充分的參政保障,並強化國家領導人之正當性、合法性。人民直選迄今已是著無庸議的高度共識,民意無可違逆。

去年,二○一六年台灣第三次政黨輪替,其中國會更是首次,由民進黨黨籍立委擔任正、副院長。意即國內朝野兩大政黨:民進黨、國民黨,皆已享有過完全執政、完全在野的機會與經驗。在人民直選總統實施二十一年後,可謂是相當重要的里程碑,代表著唯有實踐「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政黨,方能立足台灣。

二、民主台灣的挑戰與衝擊

始於一九七○年代中期的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在二十世紀的最後十餘年輻射範圍涵蓋到台灣來。我們接受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洗禮後,以不流血的方式完成「寧靜革命」,雖然社會緊張甚至衝突在所難免。台灣的民主成就,引起研究此一議題的杭廷頓教授(Samuel P. Huntington)重視。不過,就像杭廷頓教授當年對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的觀察,在「第三波」走向民主化的國家,並不一定就此一帆風順成為完全民主國家。

第三波民主化國家的威脅從何而來?據杭廷頓教授分析,那些威脅首先可能來自民主化過程的參與者,其次是具有明顯反民主之意識形態的政黨或政治運動贏得選舉,第三是行政部門的擅權,最後一個是政府毫不遲疑地剝奪人民的政治權與自由權。

所以,「軍隊國家化」是登輝推動民主化改革真正的起點;國防是國家安全最重要的基礎,也是國家主權最重要的象徵。讓軍隊不再屬於個人或政黨,落實軍隊國家化,成為安定國家主要的力量,避免軍人發動政變推翻民主政府,國家的民主化之路才能穩健邁進。

此外,近半世紀以來,台灣主要的境外麻煩都來自於對岸;中國屢次對台灣主權挑釁與封殺,並挑起台海戰爭在所不惜。登輝在修憲過程中,中國政府為了要阻止我國民主化、自由化進程,在一九九五年及一九九六年,大規模軍事飛彈演習。當時登輝身為國家領導人,有責任與義務以堅定的信念,繼續競選並辦理選務,讓人民順利投票。

登輝當選首任民選總統後,召開「國家發展會議」,最重要的決議就是:「凍省」;凍結台灣省,不但可以處理地方政治派系利益問題,更可以戳破,「台灣是中國一省」的中國謊言。台灣是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到了一九九九年,接受「德國之音」訪問時,更明白宣示台灣與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明確劃分界線。跨出台灣追求國家定位的第一步。

近幾年中國亦同步調整對台灣的統戰策略;扶植統派人士,甚至協助黑道團體在台活動,激發省籍對立、擾動社會秩序。並企圖用「以商逼政」途徑,藉由讓台商上癮的補助政策,圖使台灣的經濟體質喪失競爭力。當人民在享受政治自由的同時,經濟上卻沒有自由權、自主權,台灣的民主政治進程將蒙上陰影。

三、民主深化與鞏固

登輝在《新時代台灣人》這本書提到:「完成民主改革,蛻變為民主國家的台灣不應走回民族國家的老路。」一定要從虛幻的大中華思想中跳脫出來。擁有主體性的「台灣認同」,這種新典範已應運而生。

現在超過八成的國人已有共識,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台灣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是個別的「存在」現狀。能夠以台灣之名而存在,才是唯一的重點。

更進一步說,台灣人本身必須認識、理解台灣的政治體制優於中國;當中國迄今仍封鎖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真相,長期關押人權律師,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先生致亡故等非人道、反民主作為之際。台灣早已不存在政治思想犯;人人都可自由表達個人喜惡,支持所認同的團體與對象。兩國政府對老百性的態度與回應,可謂天壤之別、高下立判。美日歐美先進國家之所以對台灣懷抱連帶感,正是因為台灣具備了民主的、尊重人民自由和人權的政治體制。。

(台灣研究基金會「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研討會 致詞稿 二○一七年九月二十三日)

《望春風週報》SP21-B1/2019-0309-0315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