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第十七單元:李登輝之友會 總會事件

第十七單元:李登輝之友會 總會事件

by 望小風
陳秀麗與李登輝合照

每年的12月25日,李登輝都在家裡舉辦聖誕節日慶祝活動,民間人士去的,都只有我一個人,其他都是家人,或是李登輝90多歲的老朋友。

我這一生很來沒有向李登輝要求過什麼東西,是他信任我的原因。

因為與李登輝認識、結交、來往,讓我有機會參加過幾次的歷史事件。

有一次,李登輝叫我去翠山莊,他說,你可以代表我去向黃昆虎說,他是否可以辭去李登輝之友會總會會長的職務,他表示,各地有李登輝之友會,可是並有總會,是黃昆虎自封的。

我說,黃昆虎是你的人馬,叫我告訴他退出李登輝之友會總會,並沒有道理,但李登輝說,這件事就是要委託妳去講。

我問他,什麼原因,要這樣做,李登輝回答說,第一,黃昆虎已經做了六年,時間夠久了,第二,他有接獲人家反應,李登輝之友會總會傳出一些「不清不楚」的事,但他不願講述太多這方面的傳聞,只是拿了一堆的信出來,說這些都是有人投訴黃以及李登輝之友會總會執行長蔡淑美的書信。

李登輝要我打開這些書信來看,但我並沒有,只是說,讓我考慮一下,怎麼來處理這件事。

李登輝一再強調,李登輝之友會沒有總會,他希望他們趕快辭職。

陳秀麗與李登輝在望春風文化公司合照

陳秀麗與李登輝在望春風文化公司合照

我知道李登輝認為黃昆虎任期太久了,想要找別人來接任,已考慮到二個人選,一個是黃天麟,另外一個是城仲模,他認為黃天麟是財經出身的,經驗豐富,城仲模是法界的,在政界也很有許多的人脈關係。

他問我,要多久時間以處理這件事,我說需要三天。

我離開翠山莊後的半途中,一直想著如何處理這件事,我就打電話給蔡淑美,向她說,今天老先生叫我去翠山莊,妳可以問李武男總管有沒有這件事,現在我剛從翠山莊出來,在半路上,我想到很頭痛,我們是很好的朋友,我不想妳以為我怎麼了,才打這個電話找妳講話。

我接著說,李登輝要我轉達,他要黃昆虎辭去李友會總會長的職務,她第一句話就說:「黑白講」,我說,我沒有亂講,很多人向他投書指控你們,我只看了信封,沒看內容,如果不相信的話,妳可以去查證。

她間我,為什麼要叫黃昆虎辭職,我說,李登輝認為李登輝之友會原先沒有總會,是你們自己把自己做大,並且你們已經做了六年,應該要換人了。

我說,你們可以辭職,然後推薦人選,與李登輝商量,再進行改組。

蔡淑美說,竟然有這種事,我說,我在回家的途中,不便直接跟黃昆虎說,我回到家會寫成文字,再傳真告知黃昆虎,因為妳是執行長,百分之九十九的事,都是妳在做,李登輝也都知道。

她以為我想接任她執行長的位子,我說,請妳息怒,我自認為日語能力不夠,沒有要接妳的位子,我只是轉達李登輝的意見而已,如果妳不相信,我現在半途中,我可以等會後去接妳,去見李登輝,一同去講個清楚。

我回到家後,就把李登輝的意思寫下來,傳真到台南給黃昆虎,我很客氣的說,李登輝認為李登輝之友原本沒有總會,你是否可以辭掉這個職位,如果這個組織要繼續下去,是否再商量以後接棒的人選。

黃昆虎叫我去台南跟他談,他問我李登輝有沒有接任的適當人選,因為他都要被辭職,怎好意思推薦人選呢?我說,李登輝初步有二個人選,黃天麟或城仲模,他聽完後沈默不語,過不久才問誰做執行長,我說,要由接任的人去找,與我毫無關係。

那一次我們談了很愉快,不久他就自動辭職,可是印鑑不交,因為沒有總會,有印鑑也很奇怪,後來決定由城仲模來接任,聽李登輝官邸總管李武男後來講說,他隔天就約了黃、城兩人一起去翠山莊,因為城比較有意願,後來就由城仲模去接李友會。

《望春風週報》SP18-B1/2019-0216-0222

陳秀麗與李登輝夫人曾文惠合照

陳秀麗與李登輝夫人曾文惠合照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