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藝文 » 《樓蘭女》睽違十二年再訪高雄 魏海敏、吳興國首登衛武營同台飆戲 

《樓蘭女》睽違十二年再訪高雄 魏海敏、吳興國首登衛武營同台飆戲 

by 高 婕
《樓蘭女》宣告記者會劇照(圖新象環境文創提供)

(記者高婕/高雄報導) 跨世紀經典劇作《樓蘭女》改編自希臘三大悲劇詩人之一──尤里庇狄斯最著名的劇本《米蒂亞》(Medea),講述樓蘭公主美蒂雅因遭心愛男子遺棄而展開一連串復仇行動的悲劇故事,對女性意識及情感描繪至深,撼動人心至極。1993年首演於國父紀念館,手法前衛、轟動一時,成為當代傳奇劇場詢問度最高的作品之一,更於1996年受邀至新加坡國際藝術節演出,2008年登上香港、上海的藝術殿堂,廣獲國際矚目。

魏海敏與吳興國兩位京劇國寶登峰對決,舞台張力驚人。(圖新象.環境文創提供)

魏海敏與吳興國兩位京劇國寶登峰對決,舞台張力驚人。(圖新象.環境文創提供)

在主要贊助單位力晶文化基金會及贊助單位 富邦金控的鼎力支持下,新象.環境文創攜手當代傳奇劇場暌違十二年再現經典劇目《樓蘭女》,林秀偉、魏海敏、吳興國、許博允、葉錦添原班人馬江湖重聚,更特邀曾打造台北小巨蛋、高雄衛武營的國際名建築師羅興華率瀚亞設計團隊首度跨界操刀。2021年1月起全台巡演,《樓蘭女》1月8-10日 臺北國立國父紀念館、1月23-24日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2月27-28日 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經典再進化。

魏海敏破除京劇框架 吳興國談演員的挑戰

1986年當代傳奇劇場與魏海敏合作的《慾望城國》大獲成功後,吳興國與林秀偉便決心要為這位才華洋溢的旦角,打造一齣由女性擔綱的大戲。在作曲家也是臺灣藝術發展重要推手──新象行政總監 許博允先生的強力推薦下,選擇了《米蒂亞》作為當代傳奇劇場第一齣「女戲」的基石。他們將時空場景從古希臘轉換至古西域,以東方力量再造希臘悲劇經典,科爾喀斯公主米蒂亞化身樓蘭公主美蒂雅、愛俄爾卡斯王子傑森成為大宛王子頡生,《樓蘭女》就此誕生。

起初,魏海敏無法認同美蒂雅這樣為愛痴狂的角色,遲遲沒有答應。直至1992年,經過《慾望城國》多年演出的歷練,以及跟隨京劇大師梅蘭芳嫡傳弟子梅葆玖老師學習後,魏海敏拓展了對演員來說最重要的「視野」,對女性角色及戲劇有了更多不同的體悟,才接下了這極具爭議性的角色。1993年魏海敏赴北京演出,回台後便投入《樓蘭女》的密集排練之中,她表示:「您可以想像這個跨度是多麼大!在北京,這個京劇的發源地,我不斷地在吸收傳統的養分;而到了台灣,好像做什麼類型的戲都可以,即使剛開始《慾望城國》有很多人罵,但罵到後來他們也不罵了,開始覺得說……不錯噢?所以我覺得戲劇就是要融入社會、融入世界,這才是戲劇的本質。」

而在排練過程中,有感於「美蒂雅那愛恨交織、令人窒息的原始感情表達,與講求唯美的京劇演出很不同」,魏海敏選擇將自己歸零,接受了許多現代戲劇與舞蹈的訓練方式,想像自己的身體是河流、是石頭、是動物、或是一棵樹,破除了她原本學習京劇的框架。從眼神、說話方式到舉手投足,魏海敏為美蒂雅量身打造表演語彙,完美呈現極致愛情演變為妒恨的可怕。她與飾演大宛王子頡生的吳興國有多場精采對手戲,兩位京劇國寶登峰對決,舞台張力驚人。

對於要飾演與本人性格差異極大的角色,吳興國也談到演員的挑戰:「這是我難得在舞台上可以殺開來、不太在乎別人的角色。有時候當演員的辛苦之處在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但你的性向不一定適合故事裡的角色,而這就是演員的工作。演員是『帶著自己去演別人的』,這個自己怎麼拿掉?如果全拿掉了,你更裡面的那種東西──自信──就不見了,相對來說角色也會不見。從前我演的角色都為了四維八德的忠義、信用、愛情服務,傳統世界裡的負面角色專門給了花臉、小花臉來演,但他們又被歸納到兩個大塊裡面──粗暴的男人跟小氣的男人。我覺得這稍稍太二分化了,人是很複雜、很複雜的。外在的技巧是很需要下功夫去練,但那種東西可不可以化到角色裡去服務,我覺得那還是個人要去磨練,對傳統戲曲出身的演員是很大的考驗。」

林秀偉精心編導大戲 許博允戲劇音樂代表作

近年來多以製作人頭銜活躍的林秀偉,透過本次製作重拾藝術家身分──《樓蘭女》是她首齣導演作品,更同時身負劇本改編、編舞之重任,創作能量相當豐沛。不同於當代傳奇劇場創團作《慾望城國》仍有著鮮明的京劇色彩,1993年首演版《樓蘭女》的導演陣容由習舞出身的林秀偉擔任總導演,率領現代戲劇界的李永豐、羅北安與戲曲界的李小平,多元背景帶來全新風格,為「融合東西方劇場藝術」的可能性另闢新路,在各面向上都脫離了傳統京劇的影子。2008年版《樓蘭女》更將劇本結構轉為儺劇形式,以敘述古樸而自由的方式進行,歌隊採儀式進行,聲腔上則融入邊疆民族特有的「呼麥」唱法,孕育出一種「東方舞台劇的現代戲曲形式」,美學更臻成熟。

以聲腔與音樂而言,《樓蘭女》不再使用西皮二黃,拋下了程式化的唱唸做打,轉而由許博允所創造的音樂貫穿全劇,作曲上融合西域民族歌謠、西藏梵唄與現代音樂,孕育獨特音樂美學,戲劇張力震懾人心,是他在戲劇音樂領域的代表之作。服裝方面,葉錦添的設計奪目絢麗,以20世紀超現實主義為靈感,嘗試著把所有場景都堆疊在魏海敏的身上,造成舞臺視覺上的壓迫感,其後隨劇情推展,服裝一層一層褪去,也愈來愈接近美蒂雅滲血的內心,大膽的設計確立其美學風格與地位,為日後獲頒奧斯卡最佳美術設計奠基。

名建築師首度跨足劇場 2021世界巡演.台灣啟航

繼李祖原、陳光雄之後,新象再度攜手國際名建築師跨界合作──2021年《樓蘭女》特邀曾打造台北小巨蛋、高雄衛武營的瀚亞設計主持建築師 羅興華,率瀚亞設計團隊首度跨足劇場,以深厚而靈活的建築底蘊創造舞台,為製作注入新鮮養分。

舞台設計以故事發生地──敦煌──為出發點,背景的乾涸黃土壁以山形呈現,其上殘破的洞口宛若在愛情中受到創傷,美蒂雅那喘不過氣、千瘡百孔的肺部;前景的胡楊木不惜截斷自己的枝枒,只為讓根部成長。荒漠之中,世事最為殘酷,為了自己,一切皆可捨棄。最終手刃了所有牽絆的美蒂雅,脫離世俗與文明規範,成為那黃土山壁的最高所在。

《樓蘭女》將以台灣為起點,赴全球巡演。2021年2月27-28日為《樓蘭女》暌違十二年在高雄演出,特別選在南台灣首屈一指的演出場地──高雄衛武營國家歌劇院,這不僅是劇目初次登陸衛武營,更是國寶藝術家魏海敏、吳興國首次在此同台飆戲,歡迎各位觀眾親臨感受大師魅力!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