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三單元:中國投資是禍,不是福?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三單元:中國投資是禍,不是福?

by 望小風

●根留台灣,根留嘉義

1992年冬天我在日本,接到莊國輝的電話,他說,要去上海,我就從日本,飛到上海,與他會合。我們到了崑山市(簡化字後「崑」被簡化為「昆」,轉成繁體後仍以「崑」為宜),去的時候,很寒冷,上海還下雪,我們住在崑山的飯店,沒有暖氣,棉被要蓋好幾層,圍巾要繞好幾圈還是冷得發抖。

當時崑山工業區台商並不多,只有富士康(楠梓電子)、捷安特等幾家,本來我們是想要去浦東,可是價格是崑山的四、五倍,

1993年初,我們到崑山設廠,遠東機械派了一個團隊進駐,崑山當時人口二、三萬人,包括外來人口(民工)有三、四萬人,工業區都還是農田,我們買了83畝土地,蓋了廠房。

我的孩子在美國、日本等地讀書,認識的同學,遍及世界各地,他從小就受到國際化的影響,但他寧願去印度,也不願去中國,他覺得中國還是人治的社會,要交際應酬,搞關係,他沒法適應,他寧願選擇去印度發展。

1993年我從日本回來,孩子陸續到美國讀書,兒子本來要當醫生,後來覺得沒有興趣,改學商業經濟,他做生意很成功,他十年前接手遠東機械的洛杉磯分公司,弄得有聲有色,遠東機械有個子公司,是做高爾夫球桿,他自創品牌經營得很有起色,他走向世界化,根留台灣,一路走來,我走的是台灣國家正常化的路線,我的兒子感受到我的用心,他根留台灣,根留嘉義,是我一生感到欣慰的一件事。

●悔不當初的中國投資夢

我或許是受到中國國民黨教育的影響,對中國有一種錯覺,有一種幻想,所以才會前進中國,做了幾項虧本的投資,如今想來,讓我悔不當初。

我錢進中國,總共有二百萬美金左右,1993年我到了上海,買了三間別墅,房子位於上海市嘉定區安亭鎮,介於上海與昆山之間,是中國的汽車城,有「中國汽車第一鎮」之稱,今年已處理掉。

93年崑山的人口最多只有七萬人,現在已經有兩、三百萬人之多,上海當時只有八百萬人,現在加上外來人口變成超過了三千萬人,比台灣還多,中國的變化,實在太大了。

我在這段期間,看到中國經濟的起飛,一直在尋找商機;我開了水廠,用全自動設備,生產純水,也生產溼紙巾,在當時都是走在時代前面的投資案。

當時我感到當地飲用水很沒有衛生,先進口RO逆滲透水,生產飲用水自己使用,我隨身攜帶RO逆滲透水,當時,我認識虹橋機場的一位主管,他有時會請我去吃麵,有一次,我用電解棒檢驗麵店的水,混濁不堪,他嚇了一大跳,說怎麼辦?

後來我就找安亭鎮政府和虹橋機場共同投資,設立了第一家麗晶泉水廠,設備都是由美國進口,用最先進的設備,生產純水;連5-加侖的桶都是美國原裝進口。

我後來陸續在上海、蒲東、杭州、泰安、北京、邯鄲,開設六家水廠,本來是想連結在一塊,成為全國連鎖店性質的水廠,但這是天真的想法,當時中國還是一個渾沌發展的社會,中國剛剛開放不久,人民一天到晚都在想著賺錢,根本還沒有想到提昇自已的生活水平,當然也不會想要花錢買飲用水,當時做純水的生意,是走在時代尖端的作法。

5加侖的純水,我們賣28元人民幣,經過20年,現在賣10元,水雖然是每天必需的民生用品,我們推出的產品品質很好,受到很高的評價,可是當時中國的人民消費能力才剛起步,買不起高水平的產品,雖然我們的產品,品質一直受到肯定,可是就是打不開市場,叫好不叫座。

檢討起來,我不是投資錯了,而是時機不對,我的想法很好,可是他們消費能力還不到用純水、溼紙巾的水準,以台灣人經營的心態;註定失敗。

《望春風週報》SP13-B1/2018-1229-0104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