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二單元:在台灣與日本間奔波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二單元:在台灣與日本間奔波

by 望小風

●經營「皇星三溫暖」

1979年我從美國生完女兒回來,那時還沒有桃園機場,我朋友去松山機場接機,看到我就說,「秀麗,妳怎麼會變得這麼胖,我帶妳去減肥」,我當時體重有62公斤,過了幾天,她就帶我去中原街、長春路的「皇星三溫暖」,她對我說,洗三溫暖,對減肥很有效果。

可是到了那裡,卻沒有營業,原來三溫暖發生電線走火醞成火災,老板問我們要幹什麼,我們說,要來洗三溫暖減肥,老板大家叫他「黑點仔」,因為理賠的關係,與政府主管單位鬧得很不愉快,他想不開,要把三溫暖賣掉,去美國,我的朋友說,「你不做的話,可以轉手,讓我們來經營」。

我們有三個股東,一個是美亞鋼管廠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的太太吳太太,還有一位郭太太,「黑點仔」老板說要租他的三溫暖,條件就是要買他三溫暖旁邊中原街三號的住家,1979年我用了九百萬元,買下中原街三號這棟房子。

1986年我從美國回來後,住在中原街三號,我住在四樓,樓下是遠東機械的辦公室,我的孩子就讀美國學校,我的事業除了皇星三溫暖外,後來還在中山北路晴光市場旁另外開設一家「麗的三溫暖」,其實說我在經營事業,不如說我是在享受人生,有人說,我是為了喝牛奶,把牧場都買下來,其實經營三溫暖,在當時是很賺錢的生意,可以說是「金雞母」,當之無愧。除了三溫暖外,我也投資房地產建設等事業。

做生意要看你是否抓住時機,如果時機對了,就會賺錢,我當年回國,正是台灣經濟快要起飛的前哨,有句話說:「台灣錢淹腳目」,87年台灣解除戒嚴,開始進入一個黃金的時代,從88年到91年中間,我賺了不少錢,連我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可以賺到那麼多錢,可是事實上就是如此。

●帶孩子去日本讀書

九十年代台灣經濟起飛,人家說「錢淹腳目」,1991年我帶孩子去日本,讀初中和高中,住了三年,我很重視小孩子的教育,尤其是他們國際語言能力,想透過教育,讓他們攻佔國際舞台,這是我引以為傲的地方,他們在美國學習美語,到日本學習日語,回到台灣,就學習台語、華文,我一直認為教育很重要,如何塑造子女要走的方向,父母扮演的角色很重要。父母要觀察小孩子的興趣,了解他的專長在什麼地方,因材施教,幫他們找到正確的方向。

我會帶小孩子到日本接受教育的原因,是台灣那個時期,因為經濟起飛,社會產生一些為非作歹之徒,找有錢人綁架,莊國輝說,有人說要綁架我們的孩子,要我把小孩子帶出國去,我會把孩子帶到日本,是因為日本地理位置接近台灣,要回來比較方便,而且日文和遠東機械息息相關

在日本,我們過得很好,就在日本學校的旁邊租了房子,有空就去參加台灣人的聚會,認識許多海外鄉親,在日本三年對我有最大的啟發作用,是台灣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建立獨立自主的國家。我在美國時,認識了做過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鄭紹良,他早年經歷二二八事件及及白色恐怖時期,赴笈美國後積極投身海外台獨運動,對台灣民主發展貢獻良多,他又酷愛科學技術,發展科技之餘,也對引進新科技與新知識頗為熱心,成為台灣與海外科技的橋樑。他的弟弟在日本當醫生,許信良從美國回來,經過日本,所有的接待都是由他負責,很可惜他去世得太早,否則可以為台灣做更多的事。

◎史明先生親自簽名於其著作《台灣人四百年史》上。

 

◎史明先生親自簽名於其著作《台灣人四百年史》上。

●我與史明

經由前美國獨立聯盟鄭紹良主席的介紹,我在東京池袋站西口的新珍味餐廳首次認識史明先生,當時他還親自做大魯麵、水餃,請我們吃,他當時快完成「台灣民族主義」這本書,我答應助印,寄給海外鄉親閱讀,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史明東京池袋的餐館。

其實我對史明,心儀已久,一九八一年我們全家去美國住洛杉磯定居,一九八六返台,這期間深入接觸到海外的民主運動,幾乎台灣人的社團我都支持和參與,第一次買到史明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對他的論述,印象很深刻。

當時民進黨主席許信良有一次到日本來,曾透過立委許榮淑的安排,住到日本我租的房子,當晚參加郭榮桔先生(已過世)舉辦在涉谷的聚會,席間除日本友人外,還有彭明敏教授、李鴻禧教授夫婦等人。

當時見到李鴻禧教授,我非常驚喜,因為他是我就讀嘉義女中時的歷史老師,他的口才加上博學,幾乎迷倒所有學生,雖然他可能不記得我,但經過那次師生重逢後,我們時常有連絡,至今已和他們夫婦至少同遊世界上50個國家以上。

在日本期間,我曾約李教授夫婦到池袋探望史明先生,這是我和史明的第二次見面。

《望春風週報》SP12-B1/2018-1222-1228

陳秀麗與史明先生

◎史明東京池袋的餐館。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