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一單元:我在LA接觸的政治人物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一單元:我在LA接觸的政治人物

by 望小風
真情秀麗,陳秀麗

我住在洛杉磯的南灣區,是比較有錢人住的地區,有醫生、科學家、生意人,其中有很多人都是信徒,LA成立許多教會,有主日學教小孩子學中文,還有很多聯誼活動,早期留學生成立了台灣同鄉會,也時常舉辦聯誼活動,參加這些社團,認識許多台灣同鄉,讓我打開了心靈的一扇門窗,豐富了我的視野,也開創我生活的多元化。

LA地區台灣去的移民不少,我先生的表妹,其先生是醫生,在地方上很活躍,我們每周有一場聚會,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同時也會邀請地方名流參加,讓我認識到各行各業的朋友。

我成立的少數民族貨款公司,認識了許多開旅館的台灣人,如王桂榮,他是台灣省立行政專科學校(即今國立臺北大學)財政科畢業後,曾任職臺北縣稅捐稽徵處、美軍顧問團編譯官、開過進出口公司、製藥廠,後來創立「功祥貿易公司」,

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後,王桂榮在1973年攜家帶眷到美國發展,投資旅館事業與房地產,很快就累積起財富。1982年,王桂榮以出售假日旅館(Holiday Inn)所得,捐出一百萬美元,成立有「台灣諾貝爾獎」之稱的「台美基金會」,獎勵「關愛台灣、認同台灣」之傑出成就人才,同年又與蔡同榮、彭明敏、陳唐山等人合創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專門在美國國會替台灣事務做遊說的工作。

1982年,我也認識到萬通銀行董事長吳澧培,他在阿拉斯加很活躍,他是彰化大城人,國立台灣大學經濟系學士,曾在彰化銀行任職七年,彭明敏與魏廷朝、謝聰敏起草台灣自救宣言時,他在彰化銀行做副理,出事時是八月中旬,因為他的太太正好生產,逃過一劫,後來他就到美國,1969年取得美國堪薩斯州Fort Hays State University工商管理研究所碩士,1973年他成為美國阿拉斯加國家銀行(National Bank of Alaska)副總裁。

他與美國國會曾任9屆聯邦眾議員索拉茲(Stephen J. Solarz)合作,為台灣發聲,索拉茲一直被視為台灣異議人士的保護傘,從彭明敏、黃彰輝(前台南神學院院長)到蔡同榮、陳唐山、陳文成和劉宜良(江南)的遺孀都曾應邀在索拉茲主持的亞太小組委員會作證,對威權時代的國民黨政權造成制衡的力量,台灣人在海外發聲,吳澧培等人的努力,功勞不小。

萬通銀行是台南幫吳修齊家族在洛杉磯投資經營的銀行,有一陣子快要倒了,聘請吳澧培來經營,他來了以後,讓萬通銀行轉虧為盈、成為全美台資銀行的第一,並創造出全美各大小銀行獲利最高的奇蹟,躍升為美國萬通銀行的董事長兼總裁。他還獲美國總統邀請,出席美國經濟高峰會議,被推選為全美六大傑出企業家。

我曾投資了萬通銀行,後來因為私人的關係,才退出。但從吳澧培身上,我學到不少東西,從台灣來美國的移民常常感到遭受主流社會的歧視。但是在面對歧視的環境下,美國是個能讓人盡情發揮實力的地方,在這裡,弱小可能會得到憐憫,但絕對贏不來尊重。只有實力,才會得到別人的尊重。

剛開始,他表面上沒有參與政治,卻在實質上支持民進黨,1999年,吳澧培為陳水扁協助成立「海外陳水扁競選總統後援會」,2000年,吳澧培成立「海外阿扁之友會」,擔任會長。陳水扁政府成立後,被任命為中華民國總統府資政,陳水扁很倚賴他拓展與美國的關係。

我還認識許多海外的台灣鄉親,他們一心一意熱愛台灣,對流亡到海外的異議份子,大力伸出援手,令我很感動。

我曾在洛杉磯投資香格里拉飯店,裝潢得很高貴,有許多異議人士的活動與聚會,都在那裡舉行,很多人跟我說,這樣的飯店裝潢,很有我的風格。

1986年彭明敏教授要回來台灣,參加李登輝總統舉辦的「國是會議」,吳澧培是他的學生,就在洛衫磯舉行一項募款活動,我捐了二萬五千元美金,條件是彭教授回到台灣,要向社會宣導台灣獨立的重要性,也要在國是會議上討論這件事。

我從81年到86年在美國生活,美國的環境,會讓你深深感受到彭教授所寫的書《自由的滋味》書名一樣,美國生活的氣氛,讓你充分享受到自由的味道,在台灣人集會的場合,你也會充分享受到言論自由,洛杉磯有《太平洋時報》、《美麗島周報》,提供台灣的各種消息,我們在南灣區的教會,每個禮拜天,教育台灣下一代講台語,我參加許多活動,也與小孩子參加教會的活動。

那時候,我閱讀了史明的《台灣四百年史》,深切了解台灣的過去,在那裡我每天接觸的人事,如蔡同榮、王桂榮、創辦《美洲台灣日報》的李木通等人,他們對台灣永不放棄的堅持,都讓我深深的感動。

還有FAPA與台灣同鄉會的朋友,大家保有台灣人勤儉的特色,都堅持要走台灣獨立這條路,但我當時對台灣成為中立國還沒有深刻的概念。

我看到海外鄉親十元、五元不等,金錢捐助台灣獨立運動,雖然金額不多,那份誠意卻令人很感動,我想到孫文推翻滿清,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

林義雄先生成立慈林基金會,洛杉磯的台灣鄉親紛紛嚮應,我也捐了五千元美金,後來陸續接獲慈林陸續寄來的資訊,加深對台灣的了解。

我接觸這些人後,更加了解台灣的苦難,覺得如果自己回到台灣,自己一定要出錢出力,為台灣做點事。我也想要加入一些團體,投入實際的行動,孩子慢慢長大了,我應該可以為台灣多做一些事。

我在美國的生活,有很多值得回憶的地方,如假日一大早,我兒子把我叫醒,要我載他去海邊釣魚,不到二個小時,就釣到一大桶,回來煮魚湯吃,吃不完還可以做魚鬆,海裡還有捉不完的鮑魚、龍蝦,但在東南亞移民漸多以後,就慢慢消失了。

《望春風週報》SP11-B1/2018-1215-1221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