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實現慈悲與寬容的政治(2)

實現慈悲與寬容的政治(2)

by 望小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做總統以後才有實現改革的機會

在行政體制內著手民主改革,成功機率的大小,就要看自己所處的位置來決定,並不是行政體制中的每一個位子都有機會可以進行。我在台北市長、台灣省主席任內,並沒有這樣的機會,因為大權都由中央總攬。一直到當了總統、做了中國國民黨主席後才有改革的機會權力。但是面對保守勢力,想要打破威權體制,收回當權者的既得利益,在我的親身體驗中,是一段非常艱難的過程,必須要有方法、有策略才能完成。

做一名政治家,愛與慈悲是很重要的。我擔負起台灣發展的重任,擔任十二年總統的期間,可以說都是為了要實踐「慈悲」與「寬容」的政治,所以在改革的過程中,面對眾多保守勢力及反對人士,都一概以「愛」、以r理」相待,不論是廢除黑名單,或推動主權在民的政治改革,都依法訂程序進行。對反對我的人,心中也沒有報復的想法,所以能夠得到全民的支持,順利進行改革工作。

雖然在改革過程中,個人難免受到批評,但是為了國家的利益、人民的福祉,我對個人的毀譽都不在意。經過十一一年的奮鬥,最後終於達成民主改革的目標,結束威權統治,讓全國同胞能夠安心入眠,過幸福的生活。

在我從事民主化的努力過程中,「認同」是很重要的概念。住在台灣的人,如果不能認同台灣,就不可能會愛台灣,也不能彼此合作,共同奮鬥,更無法達成民主化目標,鞏固台灣本土政權。

認同問題是台灣最大的危機

長期以來,台灣的學校教育中的歷史、地理、人文,都是大中國的教材,使台灣的年輕人無法了解台灣的歷史和文化,也難以培養認同台灣的心。所以,要強化對台灣的認同,就必須從教育的改革著手。此外,所有的台灣人,不論先來後到,也應該以相互疼惜的心,和平共處,共同為台灣的未來打拚。

可惜的是,許多在台灣住了五十年的人,卻仍然抱持過客的心態,不認同台灣,不願意融入台灣社會,而成為在民主化過程中的強烈反對力量,這種現象可以說是台灣的最大危機。

既是危機,也就是我們應該努力克服的重點。因此,我曾提出「新台灣人」的主張,希望藉由相互的疼惜,建立台灣生命共同體,共同為我們的後代子孫奠定可長可久的發展基礎。

去年政權和平轉移後,我心想,我們的民主政治基礎已經建立好了,我也可以安心退休了,但是一年多來所看到的,卻讓大家都很失望。

民主化就是本土化,進一步來講,民主政權就是本地政權。我們經過許多年的努力,終於建立以台灣為主體的本土政權,沒想到有一些人,不但未誠心支持,而且還想盡辦法阻撓,讓新政府沒辦法順利推動政務,也讓百姓們承受苦難。這些人同時暗中呼應中國大陸,造成台灣政局和人心的不安,嚴重影響民主化、本土化的進行,讓我感到非常憂心。

這也就是我在卸任之後,還要重新站出來的主要原因。我希望所有愛台灣、關心台灣的人,都能一起站出來,推動國會改革、為落實本土化、鞏固台灣民主而努力。

今天和大家分享我為台灣民主、民權努力的過程與體驗,提供大家作為參考,就是希望所有的台灣人民都能夠由歷史中學習,由學習中進步,由進步中成長,並且共同發出台灣主流聲音,攜手開創新台灣前途。

(接受台美基金會頒贈特別榮譽狀,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

《望春風週報》SP11-B1/2018-1215-1221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