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單元:我在美國的生活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十單元:我在美國的生活

by 望小風

我在1975年結婚,生了二個孩子,1976年11月生了兒子,1979年又生了女兒,1981年,我到美國定居,一住就是五年,期間我投入台灣人社團活動,讓我失去融入美國社會的經驗,也沒有再去進修,錯失了提升自我的機會,可是美國自由的生活,強化我對民主自由的體認,1986年我回到台灣,先後投入台獨聯盟、台日安保聯盟等社團的活動,也是受到自由的呼喚,希望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的國家,人民可以過著民主自由的生活。

我在美國LA的日子

1981年我先生的哥哥莊國欽先生,本來在美國LA設立遠東機械的分公司,我公公要退休,叫他回來接班,要我先生去接管LA分公司,我們一家四口,就搬到美國去定居。我在照顧孩子之餘,參加台灣人社團活動,認識了很多人,在洛杉磯南灣區的社團圈子,我算是很活躍我在LA的日子的人士。

原先我們住在大伯(莊國欽)的房子,我想這不是長久之計,就四處看房子,中意的房子,都要好幾百萬元,我就跟我新加坡的朋友說,我們的投資生意做得怎麼樣,我想退股,因為我要在美國買房子。

他們要我稍安勿燥,說生意正有起色,現在退股太可惜了,等到1982年左右,可以讓我多拿一些錢回去,我問多少,他說可以有一百萬元美金左右。

聽到這個好消息,我就信心滿滿,到處去看房子。終於在山上,看到一間房子,前面望向海,後面是小學,可是房子沒有完成,游泳池也只完成百分之八十,地主與蓋房子的營造商訴訟,由法院在拍賣,我花了六十五萬美金把房子買下來,三個月後點交,我們又花了一些錢,把房子完成。

這間房子,我們從1982年住到1985年,我的公公傳出病危的消息,我的大伯是博士,學問很好,可是與基層格格不入,他又採用美國式的管理,公司在管理上衍生了一些問題,公公婆婆決定要由我先生來接班,大伯去接邏輯電子公司。

莊國輝要回台灣,我想不需要住在那麼大的房子,就把房子賣掉,賺了二十萬元美金。我又買了一間沒有游泳池的房子,就在學校附近,也很方便孩子就近上學。

有人說,妳那個房子如果沒賣掉的話,不知道會漲多少倍,可是對我而言,並沒有覺得有什麼損失,因為我不喜歡不動產,認為土地與房子,都帶不走,還要煩惱稅金與出租的問題,我這個人沒有耐心來處理這些事。

1986年我回來台灣,我的家人,知道我在美國有車,又有房子,都說不知道我的錢是從那裡來的,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錢從那裡來,一路走來,我就是比別人幸運,我投資股市,當股災發生前,我提早脫身,我在新加坡的投資也是,我因為要在美國買房子,提早把錢要回來,?過對方的財務危機,我想窮困人家出身的我,得到上天的眷戀與祝福,這就是台灣人所說的,「天公疼憨人」,講得很有道理。

我在美國住到1986年才回來,也拿到美國籍,因為我喜歡遊行,在八十年代初期,有美國籍,到處都可以去,比較方便,對一個喜愛旅行的人而言,拿台灣的護照,感覺不是那麼容易,因為許多國家與台灣沒有邦交,要辦簽證,還要到香港,確實是很不方便。

前一陣子,美國在查美國人在海外的收入,我先生叫我把美國籍註銷,我說,我不會輕易放棄,因為對喜歡旅行的人來說,拿美國護照,真的很好用,除了政治因素,主要原因還是出國旅行上的方便與安全。

我在美國做生意

我要到美國以前,大哥最小的女兒,因為不愛讀書,就上來台北幫我照顧孩子,就隨行到美國,幫我照顧孩子。

我在美國時,曾經與朋友合伙開設少數民族貸款公司,我們要提供百分之四十的資金,有個基金會提供百分之六十,少數民族移民剛到美國,因為沒有交易的記錄,銀行借不到錢,少數民族貸款公司因應而設立,為少數民族的貸款,提供服務。

我先生的表妹,她先生是婦產科醫生,在地方很活躍,我們在LA地區集合家庭主婦們,每周有一場聚會,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這個聚會也提供大家交流的機會,如三德飯店老板娘住在我家對面,她的女兒,是我兒子的同學,在家庭聚會中,我們可以閒話家常,順便聊聊孩子接受教育的情況。

相形之下,莊國輝在美國的生活似乎不是很愉快,他不喜歡與人交際應酬,也不喜歡打牌,每天要開車來回三個小時,才能到公司上班,可是公司並沒有很多業務,他的壓力會比較大。

遠東機械曾懷疑我買房子的出處,是否是出自遠東,曾向我查帳,有員工說,陳秀麗從來沒有管過遠東的財務,陳秀麗有錢,是她自己賺來的,這樣反而可以澄清了外界不實的傳說。

在美國期間,我曾用過美金五萬元玩股票,我有一個朋友的先生,在中介土地買賣,也在玩股票,我叫他們夫婦教我怎麼買股票,他們說五萬元很難做,不如投資期貨好了,期貨只看大勢,以小搏大,我就用心研究,我不貪心,只要賺了一千元,我就賣掉了,我還算運氣不錯,股市起起落落,沒有輸錢,還賺了不少。

當時在洛衫磯,有一位叫蕭大的台灣人,很會做股東,每天生活過得很快意,上午做股票,下午就去跳舞,可是有一次「黑色星期五」,他輸了幾千萬後,從此人間蒸發。

從股市看人生,實在令人感概萬千,年輕時家裡沒有錢,能過溫飽的生活,就不容易,可是等到你有錢,有得吃時,?又是吃不下去,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我覺得人生苦短,每一天都要過做自己,過自己的日子,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我總覺得世事無常,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在安排,人算不如天算,面對不平靜的世界,想要做什麼,就要做什麼,對或錯,就留待未來的裁判,人生無常,要活在當下。

我這一生,看到很多人的堅持,台灣這塊土地,我們永遠割捨不掉,我的中心價值,是活得自在,這一點我認為很重要,我們要肯定自己的價值,你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要相信自己,對自己有信心。

曾有一位朋友對我說,我為了選舉,向朋友借了很多錢,我很疑惑,她怎麼會這樣說,就問她是誰說的,後來查證,這純粹是個謠言,每個人的一生,時常會碰到許多不實謠言的打擊,自己要像大樹一樣,「樹頭徛予在,毋驚樹尾做風颱」,這句話講得很有道理。

《望春風週報》SP10-B1/2018-1208-1214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