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七單元:我曾是公公的看護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七單元:我曾是公公的看護

by 望小風

●公公生病做看護時的回憶

我與莊國輝是愛情長跑,時間長達十二年,我初中認識他時,他是高中生,後來他去當兵,我去唸高中,高中畢業後我有一年的時間,在歌廳駐唱,然後我們重逢,接著重考大學,他讀師大,我讀淡江,都是夜間部學生,一路走來,就是緣份,我們是在1975年11月結婚。

1974年他去紐約歌倫比亞大學進修,他的父親莊俊銘得了重病,日本人來台灣參觀,他陪他們去日月潭玩,晚上住在飯店裡,不習慣吹冷氣,本來只是感冒,後來轉成肺炎,情況很危急。

當時我與他已經訂了婚,就以未婚妻的身分,充當看護,我在病房裡近距離接觸了我的這位公公,他是一個很優雅的人,喜歡拉小提琴,又會玩音響,他愛好音樂、藝文,也喜歡跳舞。

林懷民的雲門舞集,當初創辦時期很艱難,企業界願意支持藝文活動的並不多,錢都拿不出來,文化的提升,其實是與政府的鼓吹有關,林懷民的故鄉在新港,他的父親林金生,出任過雲林縣長,他在日本留學時,與我公公同一寢室。因為這個交情,林懷民雲門的第一齣戲,在嘉義公演時,遠東機械買了八百多張票,幾乎是包場。

遠東機械在台北市第三分局附近,大昌飯店後面,有一間透天的房子,莊國輝的大姐,在1976年從美國回來後,開了一家服裝設計的店,林懷民先生時常去那邊。

有一天我在醫院做看護時,主治醫師竟然拿了病危通知書,要我通知家屬,我拿了這張通知書,走到走廊,心裡想著,我的命怎麼會這樣,我們剛訂婚不久,就要面臨公公病危的惡運,我是不是「掃把星」,我的公公怎麼會生病怎麼嚴重呢?

我不敢通知我先生的家人,就在醫院外面徘徊,心裡想著,絕對不太可能,我的命運不會這麼差,「絕對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才對」。

我冷靜下來,去找醫生說,我公公狀況還好,不想你說的那麼危急。醫生也說,也覺得很奇怪,他怎麼會突然好了起來。我把病危通知書交還給他。

我在看護的過程中,公公曾說,我喜歡吃古早味的蛋糕,妳可以去幫我買嗎?我雖然是嘉義人,但沒有在市區長大,不知道要去那裡買蛋糕,但他一直催促著說,趕快去買,好想吃,我去問護士,那裡可以買得到蛋糕,她要我到了南門市場,我買到蛋糕回來後,他已經睡著了,等到他醒過來,我才說,這是南門最有名的蛋糕,他吃了一口,竟然說,怎麼會那麼難吃,想到自己千辛萬苦,才買到的蛋糕,竟然被嫌棄,我的眼淚就流下來,護士進來就說,這一定是南門那一攤的蛋糕,才會這麼香,我沈默不語,公公才意識到,這就是他愛吃的南門蛋糕,他看著我,然後說,妳放著,我等一下再吃。

我做看護期間,可以體諒病人的口味,味覺一定會改變,同時也感受到病人的情緒變化無常,當看護的人,要很有耐心。

幸好後來公公病情好轉,慢慢痊癒,我卸下了看護的工作,回到台北。

●我曾與姐姐在嘉義蓋房子

我把在股市賺的錢,拿到嘉義去,與姐姐做伙「起厝」,當時流行用磚塊與木頭,蓋二層房子,很便宜,一間只有幾十萬元,我們蓋了幾千間,那時我才二十多歲而已。

我把「起厝」,當做是一種投資,也是在做生意,不要看「販厝」沒有什麼,其實也是一門學問,「販厝」蓋的地點很重要,不能太偏僻,要有人氣,「起厝」的人,要有信用,如果建立了好的口啤,大家口語相傳,房子就會賣得很好。

我從小就對做生意這件事,很感到興趣,我想這是天生的,我國小時就會在校園賣冰棒,這就是一種小本的生意,我沒有事做,就會去找事做,久了,大家都知道,要做生意,一定要找陳秀麗。

我一路走來,很感謝我的媽媽,天生的基因是不能改變,後天一定要去裁培,再加上自己的努力,我的媽媽給我樂觀的個性,有時我很傷心,可是一下子就忘記了,我會一直往前看,我這一生碰到許多挫折,每一次不斷挑戰自己,靠的就是樂觀進取的態度。

我這一生,沒有錢是很正常的事,可是我不會為沒錢煩惱,我在婚前,因為做股票,賺進一些錢,讓我有辦法,做一些投資,出發點是為了擁有足夠的財富,做更多有益台灣的事情,我肯於付出,是因為沒錢了,錢就自己跑進來了,我會勇於捐獻,就是這個道理。

我在年輕時,有錢以後,就開始旅行,感受到這個世界,怎會這麼大,我認識的,怎麼這麼少,後來我結婚了,我也沒有改變認識這個世界的機會,因為世界太遼闊了,天外有天,永遠了解得太少。

我們對世界的了解,永遠不嫌遲,趁年輕時,要了解自己,做你自己,不必符合別人的期望,以及父母的期待,做你自己,就對了。

《望春風週報》SP07-B1/2018-1117-1123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