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實現慈悲與寬容的政治(1)

實現慈悲與寬容的政治(1)

by 望小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台灣是一個移民的社會,今天住在台灣的人,除了原住民外,大多數人的祖先都來自中國大陸。按照當年祖先由大陸來到台灣的先後,大概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寧願冒著通過台灣海峽的危險來到台灣;j種是民國三十六年之後從大陸來的,大多是官員和軍人。

此外,過去還有來自其他國家的西班牙人、荷蘭人和日本人,但這些人也都因為政權的結束,而離開台灣.,所以,基本上這些人是過客,和台灣的今天並沒有什麼密切的關係。

真正本土政權由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開始

政權是國家的政治運作機器,政權可以改變,但國家本身並不能改變。我時常講,過去台灣的統治者都是外來政權。什麼叫做外來政權?就是政府領導階層的產治黨國體制的權力結構。相對的,政府領導階層由台灣本地民意產生的,就是本地政權。

幾百年來,台灣一直由外來政權統治,從西班牙、荷蘭、明朝、清朝,以至國民黨政府。真正的本土政權,是一九九六年由人民直接選舉總統之後才出現。

外來政權有一種共同特質,就是只想從台灣人身上剝削經濟利益,在政治領導方面也絕對不讓台灣人有參與的機會;所以外來政權如同過客,不認同台灣,也不會為台灣人民謀求福利,使台灣人永遠過著被壓迫的生活。

在過去的四百年裡,民主和人權對台灣人來講,是遙不可及的,這就是我所說的「台灣人的悲哀」。但我覺得只要我們肯努力,「台灣人的悲哀」總有一天會變成台灣人的幸福。

民主、民權是我一生的堅持

從台灣的歷史來看,台灣人沒有民主,也沒有人權。在我個人的生命歷程中,對此也有深刻的體驗。

我從小時候開始,對不公平與差別待遇的事情,就感覺非常不能接受,尤其是對人與生?來的不平等,特別感到憤慨。我家是小地主,每逢過年,就看到佃農來送禮物,希望來年能夠繼續承租耕地,以便維持生活。我看了佃農可憐的情況,心中就開始產生疑問,為什麼地主不用做工、沒有流汗,就能過著很好的生活,而佃農卻要做牛做馬,才能勉強溫飽。

此外,我看到日本對台灣人的差別待遇,以及資本主義社會對有錢人、窮苦人間的不公平對待,心中也很難以忍受,而認為這種不平等的社會應該加以改革。這些少年時期對人生的深刻體認,也讓我的民主、民權概念萌芽,成了我一生堅持的理念,也是我一生為台灣奮鬥的目標。

改變外來政權,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由體制外著手,彭明敏先生與很多朋友所走的路線就是這一種;另一種是由體制內進行,設法加入行政體制,藉由行政體制的改革達到目標,這就是我經過審慎思考後,決定選擇的路線。

《望春風週報》SP10-B1/2018-1208-1214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