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五單元:認識夫婿莊國輝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五單元:認識夫婿莊國輝

by 望小風

●結識莊國輝

我在初中時,就認識我的先生莊國輝,他是高中生,嘉中與嘉女暑假都有舉辦舞會,他很木枘,不會跳舞,舞會上都在播放唱片,這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

我從初二開始,就有男朋友,每天他都會騎著自行車,到我姐姐的燙髮店,載著我到嘉義女中上課,然後他才去嘉中上課,他後來沒有考上大學,在家裡的幫忙下,在水上鄉下做代書,後來我們就慢慢疏遠了。

因為當時我覺得自己要走自己的路,在人生路程上,還要繼續奮鬥。

莊國輝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母親很寵愛他,高中畢業,他沒有考上大學,要去當兵,他去參加舞會,我們雖然認識了,可是不久他就去當兵,我繼續就讀高中,一直沒有聯絡。

高中結業,我到歌廳賺錢,在台南「藍天歌廳」當主持人,我為什麼要當節目主持人呢?原因是主持節目要從開始到最後,時間很長,底薪比較高,從四千元起薪,在台北薪水有六千元,中間客人還會給紅包,當時我想多存一些錢,當然會選擇做節目主持人。

有一天在「藍天歌廳」主持完節目,在後台看到莊國輝,他正在台南當兵,休假沒回嘉義,他不知道從那裡得到消息,知道我在歌廳主持節目,就來找我,聽我唱歌,聽完後他來找我,問我怎麼沒有去上大學,我說,考上銘傳,不想去上,我問他近況如何,他說,還在當兵,明年計劃去日本留學,手續都辦好了。

我們談完話,轉身說再見,然後就各奔前程,沒有再聯絡了。

隔年二、三月,我北上台北,在「真善品歌廳」駐唱,四月時他與我的另一位男的朋友,前來聽我唱歌,結束後他請我們去吃宵夜,朋友問他,你何時要去日本,他說,我這回來到台北,是要補習日文,六月就要去日本,朋友再問他說,你的女朋友怎麼辦,他說,我沒有女朋友,那位朋友家裡從事建築業,與我們都有交情,又問他說,如果要嫁給你,需要什麼條件,他說,我們家比較麻煩,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上有二位姐姐,很會管我,我們家裡的條件,一定要大學畢業的。

我聽了覺得很受到刺激,吃完宵夜後,他們沿著中山北路走,送我回長春路的住家,在路上,我忽然聽到心中發出一種聲音:我一定要嫁給他,我一定要讀大學。

那一天我就下定決心,要嫁給他,一定非讀大學不可。

●相約一起讀大學

那一年五月,他幾乎每天來聽我唱歌,有時與朋友一起來,有時自己一個人來,結束後我們通常會一起去吃宵夜,到了六月,有一天他突然問我,妳為什麼不讀大學呢?我說,我有在想,你不是下個月就要去日本了,他說,再二個禮拜,就要去日本了。

我說,你為什麼不留在台灣讀書呢?為什麼不要去參加大學聯考,如果沒有考上,再去日本,他說,這樣也可以呀!

那二天,我就向歌廳老板說,我要辭職,老板說,妳在歌廳上班,不是工作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辭職呢?我說,想要再去讀書,所以他就沒有再留我,因為我的合約要到六月底,後來我賠了一點錢,才能脫離「歌星」的生涯。

那時距離大學聯考,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很緊張,但我還是隨「遇」而安,用了二十多天,發奮圖強,參加大學聯考。

台灣當時流行瑪麗香皂,有一位瑪麗小姐,是「真善美歌廳」的台柱,她有拍過電視、電影,是瑪麗香皂廣告明星,她在中央酒店旁邊租了一間房子,時常找我去她家玩,我跟她說,我不做了,要去準備考試,她說,妳已經那麼久沒有讀書了,一個月不到就要考試,考得上嗎?我說,沒有關係,我本來考試都是臨時抱佛腳,我有信心自己可以考得上。

我說,想要找一個房間,靜下來好好讀書,她說,我的房子有二間房間,另一間給妳住。

我就住她的房子裡,還打電話向媽媽說,一個月內妳不要找我,我要準備考試。我媽媽說,妳是在「起肖」(發瘋)嗎?妳正在賺大錢,怎麼要放棄大好的機會呢?我說,我自己有自己的打算,妳不要管我。

我這個人潛意識很強,自尊心也很重,只要是我認為對的,我就會去做,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我,因為我一直認為,我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備備了一個多月,去參加考試,又考上了銘傳專校,而莊國輝也沒有考上理想的大學。

我就跟莊國輝說,要不然,我們去考夜間部。我想,白天可以去上班,晚上可以去讀書,也不錯。

我們兩人一起去考夜間部,他考上了師大數學系,我本來是考上中興大學會計統計學系,為了配合他上師大,我就去唸淡江大學的會計統計學系,當時金華街、永康街,有很多日本宿舍,我在潮州街去租了一個小空間,上面放著棉被,人一進去不能站起來,只能躺下去睡覺,使用空間非常有限。我的生活仍然很艱困,一個月生活費只有三百元左右。

他家裡在麗水街買了一間44坪的二樓房子,成了師大同學聚會的地方,學生考試前夕都在那裡K書,我也找了很多淡江的女同學,到他家舉辦校際的聯誼活動,他的住家煞是熱鬧,成了同學聚會、K書、玩樂的地方。

志氣是很重要,一個人對自己的要求,要從志氣做起,我從小時到現在,想要做的事,就會馬上去做,到了現在,很多人都搞不懂,有時候我要出國,今天才講,明天就走了,這是我年輕時就養成的一種習慣,如我當年想考大學,第二天就向歌廳辭職,有人說我的個性很急,其實這是不了解我的人,才會這麼說,我一旦下定了決心,就會想辦法去完成,這是我的行事風格,也是我做人處世的原則。

這幾十年來,我有不少次與李登輝前總統相處的機會,我發現他也是一個當機立斷,做事不會拖泥帶水的人,他給我精神上的鼓舞,讓我又更上層樓,我對自己的要求,更嚴格,又更有自信,也更有勇氣。

《望春風週報》SP05-B1/2018-1103-1109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