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秀麗人生 »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二單元:民主種子的萌芽

【真情秀麗‧躍動人生】第二單元:民主種子的萌芽

by 望小風

●外婆家有個政治犯

很小的時候,我就聽大人講過,不要講政治,否則會惹禍上身。

我的父親是招贅進入媽媽家,我外婆家是個小地主,生有五個男生,一個女生,住家附近的農地,都是他們家的,那個時代的人,重男輕女,我的媽媽分到的土地並不多,只有四分地不到。

我外婆家,位在竹崎與鹿滿之間的鹿馬場,當地種菸草,也有製菸場,是當地經濟發展的命脈,每年五穀王生日,我們一定會回去外婆家,她家的四合院,平日是曬稻穀用,五穀王生日,就在那裡宴客。

台灣農業社會時期,農村祭拜五穀王,五穀王是農業之神,又叫做「神農大帝」,在民間信仰中甚受崇敬,在台灣地區共有一百多座以奉祀神農為主神的廟宇,而各地的寺廟,也都奉祀有「神農大帝」,尤其是在農業村落的廟宇。

我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有次我與媽媽回家時,外婆間我說,妳有一位小舅,妳知道嗎?我說,我沒有見過面,怎麼會知道?

她給我看他學生時代的照片,真的是一表人才,他是外婆最小的兒子,也是最優秀的一位,他早年留學日本,在228事件發生後,就被捕入獄,我問外婆,他去多久了,她說,他被判了十年,已經關了好多年了,應該快要回來了。

他是在1947年入獄,被判十年,照理在一、二年前就該出獄,可是一直沒有回來,外婆每天都在盼望他這個最小的孩子,早日回家,有時候她會拿著小舅寫回來的信,叫我唸給她聽。

他隔一陣子就會寄來一封家書,向家人報平安,說再過不久,他就可以回家了,要外婆向家人報平安,放心等他回來。

家書成了外婆心中最大的精神寄託,通常他會在五穀王生日前後寫信回家,每次我一到,外婆就會拿出來,要我唸給她聽,同樣的信,讀了許多遍,外婆都不厭倦,她真的相信,她心愛的小孩,不久就可以回家了。

外婆終於盼望到小兒子回家的日子,照理說,他應該回家了,可是仍不見他回來,外婆心裡焦急,可是無計可施。

一年後,突然出現三位外地來的人士,來到外婆家,交出一件東西,說小舅已經過世了,留下的只有骨灰,外婆聽聞後,昏倒在地上,被送到醫院,過了不久,就傷心過度過世了,留給家人無限的思念。

我研判小舅早已過世,信是別人寫的,目的在安慰家人,而我外婆就是為了這一封封的安家信才活下來的,一旦希望落空了,知道小舅不在人世間,她的精神寄託沒有了,心靈不再存有希望,就沒想延續生命下去,這是生命的悲劇,沒想到就發生在外婆家。

我那時意識到台灣太不正常了,才會發生這樣的人間悲劇,後來我去聽了黨外人士的演講,才知道像這樣悲劇的發生,不只發生在外婆身上,也發生在別人的身上,我感到悲哀,就產生了反國民黨的想法。

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靈,留下巨大的陰影,我一直無法理解一個那麼優秀,又是留日學生的年輕人,怎麼會是政治犯,他不是一再寫信說,即將回家了,怎麼又會無緣無故死亡呢?難道他其實早就已經死亡,這些信都是別人代筆的,只是為了安撫家屬的情緒?

這件事,成了我心中的一道陰影,讓我知道台灣社會存在著忙許多不公不義的事,也才知道這個社會其實擁有複雜的幽暗面,後來我在海外時接觸到許多黑名單人士,以及政治犯,每次聽到他們講到遭受不公不義的事,就會讓我想到外婆那張憔悴蒼老的面孔,也恍惚看到她流下的目屎,因而我除了高度的關心外,能夠幫就會盡量的幫忙。

●三姐夫宣傳車上的助選員

我初二時,三姐嫁給一位縣議員,他叫黃國魂,他是黨外人士,一位開設國術館接骨的師父,是台灣時報王玉發的結拜兄弟,我自小與三姐感情很好,三姐國小結業後,就沒有升學,去學燙頭髮,開了一家燙髮店,照顧我們家人,後來她嫁人了,但與娘家往來仍很密切。

我姐夫以黨外人士參選縣議員,選舉時花了很多錢,每次選舉,他都雇用宣傳車,在市區的大街小巷宣傳,我自告奮勇,說我可以上宣傳車拿麥克風,他開始時並不相信,認為我只是個小女孩,怎麼可能被授予重任,去拿麥克風呢?

我說,讓我有一次機會,上宣傳車拿麥克風,你就會知道我的能力,他真的讓我嚐試看看,我一路上都不會怯場,他很訝異的看著我說,妳是怎麼做到的?怎麼那麼會講話,我說,你寫的稿子給我,我已經背了下來,難不倒我。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拿麥克風,上宣傳車演講,對我而言,意義重大,因為透過選舉,我了解到「主權在民」的道理,也才知道民主是選民一票一票累積而成的,民主的種子,透過我姐夫的講稿中「打倒國民黨」、「建立民主政治」等詞句,就在我的腦海裡萌芽,也成為我後來參與政治的原動力。

《望春風週報》SP02-B1/2018-10-13

2017年來一趟日本北陸兼六園,任何季節都忘不了。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