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登輝台灣 » 台灣歷史的啟示(1)

台灣歷史的啟示(1)

by 望小風
李前總統登輝先生

李登輝在日本演講

作為台灣當代青年,內心必需懷抱著對台灣的熱愛,以及對台灣前途發展的關心,這才是應有的神聖使命。青年是國家的接班人。而作為一位肩負台灣命運的青年,尤應學習先人的奮鬥經驗,才能準確為台灣前途導航。
每個國家的歷史,就像每個人的生命史一樣,有其不同的背景、不同的特色,並且,就像一個人必須接納自己的過去(包括幸與不幸,優點與缺點),才可能活得有自信、有尊嚴,一個國家的國民也應該瞭解自己國家的歷史,才可能產生真實的、長久的愛國之情。台灣住民除了南島語系的原住民以外,十六、十七世紀之交開始有中國東南沿海的居民移入,一六二四年荷蘭東印度公司佔領台灣南部的大員海灣,作為其東亞轉口貿易的據點,隨後西班牙人佔領台灣北部的雞籠、淡水等地,十幾年後荷蘭人趕走西班牙人,並且決定給所有到雞籠和淡水進行貿易的中國人發放護照,規定這些中國人必須納稅。所以一六六二年鄭成功打敗荷蘭人,在台灣建立的是歷史上第一個漢人政權,過去很多教科書說鄭氏「光復」台灣,是一種錯誤的描述。
一六八三年,施琅率領清兵打敗鄭氏家族,清廷經過一番爭論才把台灣納入中國版圖,從這一年開始到一八九五年清廷割讓給日本為止,台灣確實有二百一十二年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不過其中大約一百九十年清廷施行海禁政策,移居台灣的漢人絕大多數要冒著生命的危險潛逃而來,這種海禁政策不但妨害台灣的開發,而且影響到日後台灣人民對中國的態度。
最近這幾十年每逢北京政府打壓台灣的時候,總是強調台灣「自古」屬於中國,一九九三八月三十一日中國北京政府以七種語文發表「台灣問題與中國的統一」白皮書,就是站在意圖併吞台灣的立場,篡改台灣歷史、扭曲國際法與國際條約,誤導國際視聽。這份白皮書費了不少筆墨說到宋、元、明朝的中國政府如何與「澎湖」發生行政上的關係,其實當時澎湖是澎湖、台灣是台灣,直到十七世紀明代的管轄權仍止於澎湖而未及台灣,所以明史將台灣列入「外國傳—雞籠山」,一七二二年清雍正實錄所載詔書:「台灣自古不屬中國」,到了康熙年間,才將台灣列入版圖。
這些資料,都可以對北京政府篡改台灣歷史作有力的反駁。
階段,日本政府在台灣造成第一個全島性、有效率的行政系統,提供比較現代的教育,切斷與中國的大部分紐帶,生活水準遠高於騷亂的中國,這些因素皆有助於形成台灣人的「國家單位真實感」,學者Douglas Mendel說:日本政府企圖把台灣人變成日本人的努力雖然沒有成功,但是卻成功地使台灣人變得「不像中國人」。
也正是因為以上的歷史背景,使得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國政府依盟軍命令接管台灣,短短一年半就發生二二八事件,台灣人死傷枕藉、創鉅痛深,這就是勉強將台灣入中國的後果,也是嚴重的歷史教訓。
一九四九年以後的國民黨政府,將台灣當作反共復國的基地,與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進行爭奪「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零和遊戲,直到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二七五八號決議,中華民國的代表被逐出為止;不過二七五八號決議只是贊成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並無表明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事實上聯合國大會辯論中國代表權問題時,多數國家已經達成以下的共識:台灣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省,台灣是一「事實國家」的存在;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依據聯合國憲章的精神,以民族自決的原則解決之。

陳秀麗出席在日本為李登輝舉行的研討會

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以後,使我們國家陷入外交苦戰。參與國際組織活動始終是我們的願望,但是由於受到中共的打壓,困難重重。
台灣在一九八七年解除戒嚴。一九九一年開始進行修憲,終止動員戡亂時期。
一九九六年舉行總統全民直選,正式成為民主國家的成員。二○○○年完成第一次政權和平轉移,奠定了民主政治的新基礎,成就了台灣民主化的寶貴經驗。然而五十多年來,中共企圖併吞台灣,始終是威脅台灣生存發展的唯一源頭,台灣人民必須堅持理想,勇往直前,才能締造台灣的光明前景。

《望春風週報》SP08-B1/2018/11/24~11/30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